「專業議政」成員及社福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上周五(1月17日)收到香港浸會大學(浸大)通知,校方成立的內部調查委員會將就他在佔中案罪成一事對其展開紀律聆訊,聆訊期間邵家臻本人須停止本學期的所有教學職務。

「專業議政」今日(21日)召開記者會,表示將去信浸大校長錢大康要求會面,批評校方以白色恐怖打壓異己,進行政治審查,認為校方製造的「白色恐佈」恐蔓延至其他專業界別,是一項政治醜聞。

「專業議政」在記者會上展示6頂頭上有把刀的頭盔,據介紹,該頭盔寓意政治清洗已經降臨在每個不同異見者頭上,但是只要頭戴黃頭盔的就是「手足」(兄弟),各個專業界別一定互相守護,一起撐住。

校方濫權製造白色恐佈

立法會議員李國麟,邵家臻已經服完刑,回到議員的正常工作崗位,而他所犯之事與其教學工作有何種關係李國麟表示質疑,他說:「邵家臻在教學中到底犯下了哪一條需要受到校方的懲處?邵家臻曾(因「佔中」)被判服刑,當然這是政治打壓,對這種政治打壓我們完全反對。」

李國麟議員要求校方做出解釋。「這個難道不算政治打壓,在校內製造白色恐佈?這種情況下,是否所有香港的大學都應該收聲呢?」李國麟表示,「是否所有社會公義問題都不要再提?乖乖地教學就可以了?」他說。

李國麟議員認為,對邵家臻議員的打壓為之「濫權」。

據悉,邵家臻議員在浸大工作長達12年,因參與雨傘運動獲罪入獄,在校對他的評核一直獲得系主任給予的『Excellent』(優秀)級別。「專業議政」認為邵家臻突然被校方解除教學工作,明顯是政治清算。

對邵家臻的定罪是政治事件

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表示,今日作為香港小班教學學會主席為學術自由進行呼喊,「學術自由最擔心的就是打壓,令大家恐懼,造成學術自由慢慢萎縮,對於任何地方的教學來說,都是很嚴重的威脅。」

葉建源表示,邵家臻在香港佔中期間作為司儀,自始至終都是和平的在抗爭,「因為和平抗爭而飽受牢獄之災,其實已經是一個不公義的政治壓迫了,反映出香港法例是落伍了。」

他希望邵家臻對浸大的決定能夠上訴成功。「也都相信歷史能夠還一個公道,今次校方因定罪而開啟的紀律聆訊,我覺得是不必要的,邵議員的定罪是一次政治事件,不關乎刑訊問題,不關乎侵害別人的問題,他的獲罪並不是因為個人的利益,相反包含了自我犧牲的精神。」

葉建源議員表示,在上訴沒有終局的情況下,不應該開啟紀律聆訊,也不應該停止邵家臻的教學工作。

「白色恐佈」恐蔓延至其他專業界別

立法會議員梁繼昌認為,邵家臻表現的只是一種不同的政治理念,他擔心這種「白色恐佈」如果還繼續存在於高等院校,「這種的恐佈會繼續蔓延至其他的專業界別,包括律師界、醫生、會計界,因為如果某一些專業人士因為某些原因被判刑的時候,那會否又是一個初審聆訊呢?」梁繼昌議員表示。

梁繼昌議員認為,一個政治理念和專業操守是完全無關的,但是如果「當一間大學將這一事件上綱上線,毫無法律基礎就說要停職,要聆訊,這種風氣是絕對不能助長的。」他說。

變相實行社會信用 是政治醜聞

莫乃光則對於邵家臻可以繼續議會的工作,卻不能繼續在校授課表示不解,他認為「這是各種部門抓住權力的一種政治打壓,我覺得這是一種變相實行社會信用。」

他認為,這是一種越來越貼身的政治打壓,「這種打壓涉及到每一個香港人」,「所以我們一定要堅持,一定不可以給這條線越過的。」莫乃光議員說。

浸大教職員工會主席黃偉國表示,對於邵家臻議員的停職紀律聆訊是一項政治醜聞,他斥責浸大是積犯,多次利用院校自主原則進行閉門紀律調查,為所欲為。

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則認為,對於邵家臻議員的打壓,今時今日在香港每一天都在發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