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周三(1月8日)凌晨,伊朗向2處伊拉克美軍基地發射多枚導彈。美東周三上午11:30,特朗普總統發表講話,表示美軍沒有人員傷亡。

特朗普稱將持續對伊朗經濟制裁,並呼籲盟友合作重談伊朗核協議。美伊衝突是否暫告一段落?局勢演變對中共有何影響?

嘉賓:時事評論員 Jason博士;前美國陸軍軍官 蕭恩

主持:方菲

【熱點互動】伊朗「放空槍」,特朗普得分,「第三次世界大戰」火速結束?中共痛失又一個「十年發展機遇」?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2020年1月8日,星期三。就在今天當地時間1月8日凌晨,伊朗向伊拉克的兩個美軍基地發射了多枚導彈。那麼美東時間今天上午11點半,特朗普總統發表全國講話,說美軍方面沒有任何的人員傷亡,並且美國要對伊朗實施額外的經濟制裁,還呼籲盟友合作,重談伊朗核協議。那麼美伊衝突是否就告一段落?事態的演變對於中共又有甚麼樣的影響?

今晚我們請來倆位嘉賓一起來談一談美伊局勢的最新發展,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你好。

傑森:你好,觀眾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前美國陸軍軍官蕭恩先生,蕭恩先生您好。

蕭恩:方菲你好,觀眾朋友們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觀眾朋友也歡迎您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您可以發手機簡訊,或者是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那麼您在直播中間如果有任何問題或者評論,我們後台人員會儘量把您的評論發給我們,如果時間允許的話,我們會讀,好的,非常感謝。那我想先請蕭恩先生跟我們講一講,我們知道您過去在美國陸軍服役,那您告訴我說,您自己本人也在中東,在科威特的美軍基地服役過,所以您對那個地方應該是蠻了解的。

跟我們稍微談一談美國在中東的基地的情況,另外就是這一次伊朗導彈對準的那個阿薩德基地,其實它之前就是特朗普總統還去那邊訪問過官兵,所以為甚麼伊朗要針對阿薩德基地發這個導彈,也請您談一談。

蕭恩:其實美軍在中東的佈局是非常強大的,如果我們從北往南看的話,伊拉克北邊,包括這次被襲擊的阿薩德基地,附近還有埃爾比勒(Erbil)基地,這是在安巴爾省的,還有凱文基地。那往南走,在科威特有比較大的軍事基地,陸軍、空軍都有,在科威特就將近有1萬5千名美軍。然後再往南到巴林,還有卡塔爾,還有安曼、阿聯酋等等這些地方,還有沙特阿拉伯都有比較大量的美軍的軍事部署。總體來說,美軍在大概中東地區現在仍然有6萬到7萬的部隊在這邊,包括海陸空都有的。

那這個阿薩德基地,(是)在伊拉克北方比較重要的美軍駐軍基地。它最初確實是歸伊拉克,但是在美軍支持伊拉克解放的操作過程中,就被美軍租用了吧。那當時最高峰的時候,是由美軍的海軍陸戰隊駐紮在那邊,當時最高的時候人數可以達到5千人,所以是最重要的一個基地。後來因為奧巴馬執政期間,決定美國從伊拉克撤出,結果這個基地被關閉,同時也造成了伊拉克的,就是美軍力量的真空。

後來就是ISIS伊斯蘭國的恐怖組織力量在當地崛起,所以到了2014年底ISIS就比較猖獗,後來美軍不得不重新介入來打擊ISIS,所以後來美國的海軍陸戰隊又重新派駐到這個基地。這個基地後來又成為美軍比較重要的駐紮伊拉克的基地,它成為美軍在伊拉克本地攻擊ISIS,還有在敘利亞攻擊ISIS的一個重要的基地。

但派駐在那邊的軍隊經常要做很多的巡邏的任務,因為那邊有幾個重要的通道,一個是往敘利亞,一個同時是往約旦,所以其實美軍派駐在那邊是比較關鍵的地點。所以這次也是為甚麼你會看到伊朗要攻擊這個基地,也是之前為甚麼美國總統去,比如說伊拉克慰問美軍的話,就會到這個基地來。

特朗普講話點出整個對伊朗策略

主持人:就是象徵意義比較大,謝謝跟我們的介紹。我想這一次的攻擊,等一下再談攻擊本身,但是攻擊發生當時,就是(美東時間)昨天晚上,可以說是全球都在關注這個事態發展。那麼攻擊發生之後,基本上全球都在看美國如何反應,傑森博士我們今天早上看到說,特朗普總統終於出來講話了。那他的講話您聽了以後,您有甚麼樣的感覺?您覺得他的講話發出一個甚麼樣的訊息呢?

傑森:他短短十來分鐘信息量非常非常大,當然首先大家關注的就是美國時間是昨天下午,事實上是當地時間凌晨一、兩點,伊朗直接從伊朗本土,向伊拉克的美軍基地發射了十幾枚導彈。那麼全球當時股票預期大跌,黃金暴漲,就是認為是不是第三次……

主持人:第三次世界大戰。

傑森:世界大戰要馬上爆發了,就是那種心態在面對這個事情。當時美國政府也是明確說,我們在評估損失。然後在昨天晚上,美方已經說今天早上特朗普會有一個講話,說是11點有講話。

整個講話拖到11點半真正開始講,講了很短,十來分鐘,但是信息量非常大。第一解決了大家巨大的問號,美國才逐條回應。特朗普說首先因為美軍的預警系統很強大,美軍幾乎沒有任何人員傷亡,包括附近的伊拉克人員都沒有任何傷亡。那麼整個建築有微小的損傷,

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準備針對伊朗進行下一輪的經濟制裁。

換句話說,簡單意思就是沒有任何的武力制裁,這就把大家最擔心的這種武力升級這個概念放下了,而且其實發射完導彈以後,伊朗那邊,伊朗的外長在推特上已經明確說了,我們報仇行動已經結束。

主持人:對。

傑森:我們(伊朗)也不準備升級。事實上,雙方至少從官方的角度,把戰爭升級的可能性已經降到了幾乎為零的狀態。那麼當然其它還有很多信息量的東西,他(特朗普)談到了一點,這一次他為甚麼要殺卡西姆·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他就把這個事情解釋了一下,而且特意提出來,蘇萊曼尼罪大惡極,早就應該殺,而不是說是拖到他(特朗普)這一任來殺。本身來說他也把前任,就比如說那個(奧巴馬)。

主持人:在很多事情上,我們都聽到特朗普類似的說法。

傑森:他說你(奧巴馬)莫名其妙地簽了一個特別爛的協議,答應給伊朗數千億,好像是數千億美元的資助,用飛機直接運去十幾億美元現鈔,而現在的很多導彈都是從那時候,用那個錢買的。某種意義上講,就把這個伊朗養得這麼驕蠻的原因給解釋了。

另外,他(特朗普)還說了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概念,我們美國經濟現在極其強大了,而且美國現在石油全部自給,我們根本不需要中東石油了。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呼籲北約組織應該更多地關注中東問題。

這是個非常新的概念,這個概念是從來沒有任何一個美國總統提出來過,而且這也是在歷史時刻,我早就覺得該提出來的。

美國根本就不需要中東石油,而在這樣的情況下,歐洲是完全依賴中東石油,而中國50%的進口石油來自於中東。

換句話說,為甚麼美軍要在中東又花錢又死人的,維持中東這個局勢,給歐洲和中共提供這樣平和的一個低價石油的渠道。所以說這個概念是他這一次非常展現出來,而且我覺得非常準確的一個概念。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他還提出了其它的概念,比如說他也談到,很新穎地提到另外一個概念,事實上他(特朗普)是希望伊朗人民能獲得自由的,他甚至說ISIS,美軍把它幹掉以後,對伊朗本身是有很大的幫助。

因為我們知道了,整個伊斯蘭分「什葉派」和「遜尼派」,那麼伊朗是認為自己是什葉派的領頭大哥,事實上ISIS跟它是死敵。當美國把ISIS幹掉的時候,事實上,幫了伊朗很大的忙的。那麼他也談到如果伊朗能真正跟美國走向合作道路的話,伊朗人民未來會有非常輝煌的前景。

主持人:我感覺這信息跟說給金正恩聽的有點像。

傑森:對。

主持人:又打又拉。

傑森:對,短短的這麼十來分鐘,當然我是總結幾個方面,還有其它的很多方面,你可以看到把現在的問題解決了,把整個中東未來的這種大思路解決了。

而且當時他非常重要地提到說,美國絕不允許伊朗擁有核武器,這是他的一個底線。把美國在伊朗問題的紅線也畫得非常清楚,同時又給伊朗人民,給出一個非常光明的前景,你只要跟自由世界,跟美國站在一起,你就有光明的未來。

所以說我的感覺他的信息量非常非常大,而且講得很有派頭。背後站著一群他的大將,然後他在前面非常有派頭地講完這個話,轉身離去。

主持人:是,沒錯。所以特朗普這個講話讓很多人,基本上了解軍事衝突的可能性現在已經回落了。

傑森:對。

伊朗「放空槍」以進為退

主持人:我想問一下蕭恩先生,您怎麼看就伊朗襲擊本身這個舉動,因為很多人覺得伊朗這個襲擊,它本身就是個爭面子的舉動,像目前透露的信息,就它(伊朗)襲擊之前,伊朗曾經通知伊拉克。而且本身美軍沒有任何傷亡,但在伊朗國內媒體上說有80個美軍死亡,就讓人覺得你是否是用來宣傳的。所以您怎麼看它(伊朗)這樣的一個導彈襲擊的行為,另外就是它想要達到的用意和效果又是甚麼呢?

蕭恩:一個是內在的壓力,因為伊朗本身內部當然有強硬派,那同時呢蘇萊曼尼在過去幾十年的宣傳裏面,已經把他朔造成國家英雄這樣的一個人物。那當然他的被擊殺對於很多人被政府這種宣傳誤導的人會造成群情激憤,所以我們看到在這個伊朗甚至他(蘇萊曼尼)的葬禮的時候,有上百萬人上街等等。

當然本身對現在的伊朗政府形成了很大的壓力,就覺得它必須採取一定回應的措施,所以它(伊朗)不得不採取措施。但是呢真正的這些伊朗的領導人和軍方,他們知道他們本身並沒有跟美國對抗的實力,可是呢怎麼辦,所以它就得很詳細地策劃一個行動,既能夠表示它採取了行動但是又不能夠造成進一步的升級,所以這個本身的攻擊是非常精細地計算出來的一個行動的計劃。

主持人:嗯。

蕭恩:你比如說,它這個地點選擇是在伊拉克的北部。首先有一點它知道,伊拉克政府裏面有很大的什葉派的力量會支持它,伊拉克即使主權受到這樣的侵犯,它(伊朗)知道伊拉克能忍下去。伊拉克不會譴責伊朗,你在我的領地上進行導彈襲擊,這是一個方面它(伊朗)可以放心的。

另一方面,在這個北邊相對比較無人的荒漠區,不會造成更大的人員傷亡,因為如果你往南邊打,南邊有很多美軍基地,你比如說科威特或者是阿曼、卡塔爾。你稍微不精準就造成平民的傷亡,它就不願意希望這個事件升級,然後南邊的美軍有更多的軍事的力量,很可能你的導彈會被攔截。而在伊拉克北邊,因為過去美軍在這邊派駐軍隊主要是針對這個ISIS,ISIS並沒有任何導彈的力量,所以美國在伊拉克北邊的這些佈署它並沒有反導的這樣一個功能。

主持人:反導系統。

蕭恩:它(美軍)沒有反導系統在這邊,所以它(伊朗)知道它打過去,基本上不會被攔截,現在就決定我打你北邊的。而且有機會告訴伊拉克政府,事先通知他們(伊拉克),我要打擊你啦,當然伊拉克政府也必須跟美軍招呼一聲,那麼相對來說大家都知道要來襲擊了。那美軍有充份的時間躲入掩體或者是說疏散,伊拉克也估計採取這樣的措施,這樣就把人員傷亡降到最低。

但是它(伊朗)又可以利用在國內媒體控制,告訴民眾有幾十個美軍傷亡了,就爭回來一點面子,把國內的情緒給穩定下來。告訴(伊朗民眾)我已經採取報復行動了,它就是有這樣的一個策略。

但同時呢,又可以通過外交部長出來說話,說「我們並不想升級,我們只是為了自衛」,然後呢就進行一定的對美方一種安撫,說我們不會升級。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這種打擊確實像是放個空槍,我也回擊了,但是是一個空包彈,是這樣子的意思。我不會真的傷害你,然後大家都有面子,大家都有個台階可以下。基本上是這樣的措施,我覺得。

主持人:所以今天早上特朗普總統的回應,對您來說,您覺得意外嗎?

蕭恩:我覺得就是最核心的一點,他(特朗普)已經確認了沒有美軍人員的傷亡,這個我覺得是特朗普對這個事情一個重要的底線。

因為之前在伊拉克美國的軍火承包商被擊斃,對吧?還有在美國大使館被攻擊個過程中有美軍人員的受傷,那這些事情我覺得也是觸及到他(特朗普)的底線。因為特朗普就是特別強調,就是要保護美國人民生命的安全,這一點上也是他的一個底線。所以如果沒有造成傷亡,我覺得特朗普就比較放心的。

其實可以明確看到,伊朗發出來的,實際上是一個示弱訊息,就是說我不敢升級,我也不可能升級,我只能先這樣做一個動作。

主持人:嗯,是。

蕭恩:這是比較有底的,所以今天他(特朗普)出來講話的時候,就像剛才傑森提到的就說實際上他是表現得非常有厎氣的,有這麼多將軍都站在他這一邊。

中共希望看到美伊局勢升級還是降溫

主持人:相當的一種支持。所以傑森,我們看到這樣的結果,您在推特上也發了一些訊息,你說可能讓很多希望看到一些戰爭升級的,或戰爭情況的人失望。所以很多中國人在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在分析說,這個東西對中共有甚麼影響?因為之前確實不少人擔心說:美伊如果局勢升級,中共會不會從中得利?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很多人也在猜說中共是希望看到局勢升級?還是看到局勢降溫?這點您怎麼看呢?

傑森:其實呢對中共來說真是兩難的一個做法,這也就是為甚麼中共在這個事情上,它沒有大張旗鼓地鼓動人民說,網上確實有兩種聲音。也是中共在這個事情上它兩難,我們知道中國目前是個貧油國,它的80%的石油靠進口,而其中的44%換句話說就是將近50%是從中東地區進口過來的。那麼它對於中東石油的依賴,就可以說是中國的命脈,換句話說,中國本身30~40%的石油(靠從中東進口)。如果從中東那邊出了事……

你想伊朗它實際上是在波斯灣邊上,它直接控制那個霍爾木茲海峽,整個全世界大概1/5~1/3的石油,從那個海峽走過來的。如果那海峽出了戰事,石油有點問題,中國(中共)的經濟是打得死死的,因為整個全球油價上漲。

中國現在根本就是CPI整個消費者指數,已經到四點幾了。如果石油再漲漲價,它衝到6、7,那整個老百姓就承受不住了。所以說對它來說從經濟層面上,它(中共)真的不希望這個事升級,它這次是真的。而且美國也給足了它面子,當時美國是射殺了蘇萊曼尼以後,美國的國務卿蓬佩奧直接跟楊潔篪打電話,解釋美國為甚麼這麼做,甚至給足了中共面子。

所以說中共後來在發言的過程中,對於伊朗這個事它也反覆強調,雙方要克制、克制,就是沒有一味地鼓動伊朗去做事。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從意識形態的角度來說,它(中共)又有點想讓伊朗跟美國幹起來。

主持人:糾纏不休下去……

傑森:畢竟它(中共)覺得美國盯它盯得很緊,香港問題、整個貿易戰問題、經濟問題、南海問題……就是各種問題,它就覺得能有人揪住這個美國的話,讓我有個喘息的功夫,是不是就能舒服一點?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它(中共)有點想讓這個事發生,而且它是伊朗最大的軍火提供商。就是伊朗現在有2000多個的導彈,這次打到美國基地的導彈……,美國對於伊朗的經濟制裁持續了幾十年,按這個國際、聯合國對於伊朗的經濟制裁,伊朗發射的導彈都是中共賣給它的。

主持人:都是中共?

傑森:幾乎全是中共賣給它的,換句話說,它(中共)用導彈換石油整個這樣的運作是持續發生的。歷史上中興、華為給支持伊朗的通信事業,已經都被美國抓住了,其實伊朗目前在全球圍堵的情況下,伊朗主要是靠中共在維持、幫助它。中共在這邊也賣了很多錢,不管是通信、還有是其它的這種東西,它都賣了很多錢在伊朗這邊。

所以說從這個角度來說的話,軍火商總希望戰爭嘛,中共也覺得從另一方面也希望這個事。對於中共來說它是兩難,不是說一個純「打」就好或者「不打」就好的這樣的一個概念。

主持人:是,其實不少網友分析說中共是希望用中東來牽制美國。所以這點我想問一下,蕭恩先生,我們看到國內的網友意見兩極,但是有一種意見是說如果美國陷入伊朗危機,再次陷入中東危機,那麼很可能就出現象911之後,給中共一個10年的發展機會,那麼這一次有可能會同樣地給中共一個喘息機會。所以這一點我想請您談談,一個您是不是覺得911給了中共一個10年的發展機會?另外一個,現在的中東局勢如果下一步升級的話,會不會又給中共再一次喘息之機呢?

蕭恩:我覺得911發生之後,確實是美國的整個國防上有很大的調整,美國過去十幾年都是全球的防恐戰爭作為第一位,在中東還有其它地區打擊恐怖主義作為最主要的一個目的。這個確實是整個國家戰略防衛策略的一個大調整,當然在這點上美國很大的精力在於應對中東各方面的危機,戰爭的巨大的支出等等。所以在戰略上它當然會希望我能夠拉中共也進來一起反恐,這也是為甚麼會變成對中國有各方面一定的綏靖,允許在很多方面,比如在人權方面進一步惡化,或者是在經濟方面、知識產權的盜竊等等,因為當時的(美國)政府都希望至少拉住你(中共)能夠跟我(美國)一起反恐,在這點上是一個很大的區別。

但是我覺得整個事態現在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像剛才傑森博士提到的,一個是美國已經成為最大的石油生產國,而且在去年就已經成為最大的石油輸出國了,這一點當然已經是很大的不同,美國不再依賴中東的石油。同時本身美國的經濟現在是空前的發展非常強大,它也並不怕跟中美對抗中貿易戰造成自己本身一定的損失,它已經並不怕這一點了。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即美國現在整體的戰爭的戰略技術、軍事發展的技術已經跟當年2003年已經很不一樣了,跟911事件發生之後,整個軍事戰略都已經發生很大的變化。所以我們看到過去比如說像無人機等等,這種精準打擊的技術已經非常成熟,有衛星防衛系統,美國的多層級的導彈防禦系統,都比之前成熟了很多,還有新的尖端的武器、定向能武器等等,這些都已經得到了一些長足的發展。

現在其實美軍的實力遠遠超過伊朗,即使是中東再陷入戰爭的話,美國仍然會在非常快的時間結束這個戰爭。它並不會真的陷入在這個戰術的,比如伊拉克戰爭中,不會是那麼慘的。也不會像是在阿富汗的戰爭過程中,好像美軍整個地方必須投入那麼大的精力,它不見得會達到這樣一個狀態。而且整個特朗普團隊策略仍然是希望儘量的,少量的人力能夠介入,所以他(特朗普)是說從中東撤出來,因為那個地方很多矛盾並不是美軍能夠去解決的,它牽扯到三千年政治、宗教的衝突,民主的衝突,所以在這一點上美軍是不想介入的。所以即使是有軍事衝突,它(美國)也會在很短的時間內打擊一些精準的軍事目標,比如說,把伊朗的導彈發射基地快速給摧毀,就可以解決問題了。

而且就像去年有個實例,其實伊朗連以色列的導彈都根本擋不住,當時美國方面決定退出伊朗核協議,很快的美國剛退出不久,馬上以色列就對伊朗在敘利亞境內的導彈基地進行一個導彈的襲擊,伊朗沒有任何的阻攔的能力,沒有任何反攻、反導的能力,很快這些導彈基地就被摧毀了。

所以更不用說伊朗有能力能夠抵抗美軍的攻擊,其實要作戰起來,伊朗知道自己沒有任何對抗的能力,即使中東再陷入戰爭,美國不會陷入在其中。所以我覺得是中共如果這樣判斷的話,我覺得是一廂情願的這麼想。而且美國現在有精力,同時在兩個地方應對強敵,這是美軍的一個戰略,就是同時可以在兩個戰場能夠應對對手的。所以即使中東作戰,它(美國)也仍然可以在印太應對中共的,所以我覺得這點上,如果中共是這樣想的話,其實是在一個錯誤的時間地點去做這樣的判斷。

主持人:您怎麼看?傑森。

傑森:我很同意蕭恩先生這個評論,其實此時彼時完全不一樣,幾乎沒有一個地方一樣的。

主持人:主觀和客觀都不一樣。

傑森:對!我們知道你會驚訝地看到,整個西方的所謂的主流媒體,他們分析是多麼離譜,有人甚至說會不會爆發第三世界大戰,我說這人在說甚麼?目前來看的話,其實就是伊朗跟美國在叫板,伊朗背後其實說是去年12月份伊朗和俄國和中國在印度洋和阿曼灣有一個軍事演習,那是極小極小的一個演習。中共就是吃錯藥了,腦子有水了,它也不會站在伊朗背後跟美國對立,俄國更不可能。

所以就是伊朗一個國家,怎麼會有第三次世界大戰呢?這個話甚至有很多以前奧巴馬智囊團的人都在說這樣的話,我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說甚麼。

剛才我非常同意蕭恩先生的分析,伊朗如果真的這一次,比如把美軍傷了,美國手術刀式的切割著伊朗的防空體系,然後切割完了以後,炸掉它所有的導彈體系,把它整個軍事癱瘓,很短時間都會發生,速戰速決,因為整個兩國實力差別太大太大。本身來說你把這事交給以色列幹,以色列都幹完了,它還聲稱說是你要是打我的話,我趕快炸以色列國家,我說你炸一個以色列國家,你國家就完了。

主持人:以色列恐怕比美國更要大膽。

傑森:對。你只要美國放手讓我(以色列)做,伊朗就差不多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本身伊朗根本不存在對美國威脅的問題。第三,戰爭升級,只是美國多生產點導彈的問題,美國這邊沒有任何問題。

同時特朗普反覆說,我們沒有謀求政權更替,特朗普一點點都不想介入到像當時小布殊派軍去推翻整個伊拉克的統治。美軍把伊拉克打翻,這個事是美國一個決策錯誤,它(美國)是幫了伊朗一個最大的忙,因為歷史上伊拉克和伊朗是最大的敵人,它把伊拉克幹掉以後,對伊朗是一個巨大的幫助。事實上美國幹掉了伊拉克,同時又幹掉了ISIS,對伊朗來說這是沒有人幫它幫得更多的。

但是在整個過程中,特朗普明確說,我不會介入你政權更替,換句話說,我的部隊絕不會介入的,在這樣的話,戰爭怎麼會更一步升級呢?這是完全不可能的。

對於中共來說,2001年當時美國被恐怖主義襲擊,和當時中共的狀態和現在中共的狀態,完全是兩個狀態。當時中共還沒有入世貿,中共當時整個經濟、外匯儲備、它國際的態勢各方面,都是比較弱的狀態,而且國際上對中共的認識是非常非常有限的。在那樣的情況下,很多美國這邊在左派勢力的推動下,把中共看成一個未來崛起的積極因素,而且布殊因為個人的恩怨,非要打伊拉克,他主動地跟中共拉近。所以當時911,十二月份它(中共)就入了世貿,整個中國經濟就一路高,一下子暴漲起來。此時此刻美國這邊看得非常清楚,因為當時確實美國依賴中東石油,而且中東那邊同時戰爭也需要中國的幫助,各方面中共是一個拉攏對像;而這次特朗普完全沒有捲入中東的意思,甚至明確說我對中東一點興趣都沒有,如果可能的話我就撤出來;而他整個戰略思想,他一直是認為強國對抗,現在全世界的強國對抗,主要是中共。

西方媒體還努力想把俄國加進來,其實在特朗普的意識中,俄國都不一定是政治對手、軍事隊手。俄國的軍隊是很強,但是它的經濟實力就是墨西哥和南韓的狀態,它(俄國)根本不足以跟美國有任何的對抗。而真正從意識型態中,經濟上、軍事上,將來潛在的技術上各方面,對抗的幾乎只有中共。

在這樣的情況下,怎麼可能因為短暫的和伊朗有某種戰爭,短暫的切割,手術切割的事情會影響它(美國)整體的全球對於中共的戰略,這是不可能的。所以你從中共那的分析和美國這邊的分析,都可以看到,我不知道他們在分析甚麼,換句話說,這些人為甚麼把他們叫專家?我完全不明白。

主持人:就是戰略上其實美國現在也是非常清晰,因為之前有媒體報道國防部還有點擔心,我在伊朗或者在中東會不會分散我對中共的主要對手的精力,甚至都有這樣的擔心,比如他從戰略上、從主觀上,他是分很清楚的。

傑森:他(特朗普)是分得很清楚,他一直都知道真正的敵人是誰,在此時此刻來看。

美國擊殺蘇萊曼尼 為何華人反響熱烈?

主持人:是,所以可能傑森說的此時彼時都不一樣了。但是我覺得也有一個問題想問一下蕭恩先生,我們看到這一次特朗普從一開始擊殺蘇萊曼尼這個事情就引起非常大的震動。其實在華人中,不管是在國內國外,也引起了相當大的震動,一直到後來美伊局勢的發展,很多華人很關心。一個是我想問一問,為甚麼這個事情引起了華人如此大的關心?另外一個就是,特朗普擊殺蘇萊曼尼這個在美國國內也有一些反對的聲音,就是合法性啊,正常性啊,這個問題您又怎麼看?

蕭恩:我覺得如果說到大陸民眾對這件事情反應很大,因為長期以來,中共的好朋友本來就不多,對吧?所以在這樣一個政治環境和一個宣傳的環境下,那很多人對伊朗的一些恐怖份子的認識是不充份的。所以蘇萊曼尼在國內的宣傳渠道上,並沒有把他說成是恐怖份子。而在海外的人其實是比較清晰地知道蘇萊曼尼他所做的一些惡事,對不對?包括黎巴嫩的真主黨,也門的胡塞(武裝組織)等等,還有伊拉克里面的游擊隊等等。

其實很多在各地製造各種動亂和國家分裂的力量,都是這個伊朗的蘇萊曼尼在背後策劃的。那包括巴基斯坦調動這個什葉派的這個僱傭軍到敘利亞去戰鬥,支持敘利亞的政府武裝等等,他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而且在伊拉克有很多美軍都是死在伊朗所策劃,地面佈置的臨時炸彈啊等等,對不對?造成美軍的傷亡等等。所以他手上確實是沾了很多美軍的鮮血,還有平民的鮮血,包括伊拉克人還有伊朗本地的人都有鮮血在他手上。

所以這種情況下,海外的人會比較清晰地知道蘇萊曼尼是個恐怖份子。但在美國即使是民主黨的一些人士,覺得特朗普總統把蘇萊曼尼擊殺的這個時機或是做法不見得認同,但他也不敢說蘇萊曼尼不是恐怖份子。但是在中國那種宣傳的環境下,很多人覺得這個好像是美帝國主義又採取了一個極端的行動,攻擊了另外一個國家的軍事將領等等。

所以在這種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或者是在國內信息不透明的情況下,很多中國人會不知不覺被激發一種義憤。覺得好像要譴責美軍,就會期望看到,比如說希望伊朗採取更加積極的這個報復的行動等等。很多人會有這樣子的誤解,那我覺得在這種情況下,很多華人就不知不覺又被這個宣傳又進一步地誤導,這一次導彈空襲的結果,還有這次特朗普總統對外宣傳的結果。

我覺得會對更多的華人帶來一定的進一步的啟迪,想一想我為甚麼會被誤導了,對不對?我為甚麼會對整個事情有一個非常錯誤的判斷。那當然剛才傑森博士也提到了,其實包括國內一些專家他們怎麼誤導民眾。我覺得大眾也應該想一想,自己去獨立地思考一下。

主持人:剛才蕭恩先生提到的是一部份被誤導的民眾的觀點,但是我想也有相當一部份的華人,他關心這個消息。很多人是覺得說這是開啟對獨裁者一種震懾的模式,特別是很多人提到,比如像對北韓,甚至有人覺得中共這種獨裁政權,它其實也是同樣,沒有甚麼合法性,不知道這方面您怎麼看?

傑森:是,好像網上有報出來,當這次蘇萊曼尼被無人機擊殺了以後,中國北京開始禁飛那種無人機,甚至是領導三天之內的行程不許報道等等。就是你要仔細研究一下伊朗的這個政治結構的話,跟中共非常非常像。

伊朗是政教合一的國家,它的最高領袖就是它從1979年革命以後,我們叫霍梅尼。其實霍梅尼只執政了十年,現在是阿里·哈梅內伊(Ali Khamenei),他執政了三十年。他實際上是集政治和思想為一體的領袖,所有的軍事、經濟、外交全部向他效忠。這跟中共非常像,中共司法、軍事、經濟全都是共產黨。就是共產黨領導人也是它的國家領導人,就是黨和國家是同一個概念。它那邊就是教和國家是同樣的概念。

唯有一個不一樣的就是軍隊。它(伊朗)的軍隊分了二大塊,一個是常規的正常軍隊;另一個是國家衛隊,國家衛隊唯一效忠的就是它的精神領袖。那麼國家衛隊裏頭,一萬二千人中分了好幾個部門,其中有一個關鍵的部門就是蘇萊曼尼領導的,它叫聖城旅。這個聖城旅其實是一個所有海外間諜、所有特種行動,換句話說叫恐怖行動綜合的總稱。幾乎現在全世界的所有的主要戰事都是它挑起的。

敘利亞各個派系的戰事,也門各個派系的戰事,包括伊拉克內部的整個政治因素全是它(聖城旅)。因為其它的伊拉克的軍隊,包括國民衛隊都是在伊朗內部在控制的,只有它(聖城旅)是在整個全球,因為蘇萊曼尼是領導全球什葉派的關鍵人物。那麼對於他的擊殺是早該幹的,特朗普今天講話就是說了:「是早該幹的。」結果奧巴馬政府遲遲沒有做,是因為奧巴馬政府本身一方面沒有這個勇氣,一方面沒有這個決心,另一方面沒有這個視野。對於特朗普來說的話,他覺得是必須做的事,而這次做完全是成功的。

他的成功,剛剛網民分析是對的。他不光是對於伊朗有震懾作用,它叫deterrence,對於這個北韓,北韓確實就宣佈了,我們暫時不開發,我們暫時停止開發。

主持人:它(北韓)本來說甚麼新的核策略。

傑森:它(北韓)本來還說甚麼聖誕節要給美國送禮物,結果不但沒送禮物,甚至說要暫緩發生。中共那邊也有點擔心,中共就跟哈梅內伊一樣,他(阿里·哈梅內伊)本身是某種軍事的方式推動他的意識形態,他在整個中東推動他這個什葉派的意識形態,而中共是在全球推動它的共產主義這種意識形態。

比如說它(中共)的這種間諜行動,雖然說沒有軍事的這種行動,但它(中共)的間諜技術,各方面非常像這個蘇萊曼尼做的這樣的事情。未來會不會把他(哈梅內伊)定義成恐怖主義份子,對他有這樣的打擊?它(中共)實際上是非常緊張的。

所以我感覺到特朗普這個行動,實際上起了一個非常大的作用。短暫的,近距離是對伊朗,宏觀的是對全球各種各樣的這種邪惡勢力都是一種巨大的震懾。國內的人叫「讓領導先走」,其實也是一種很好的說法。以前是領導人推著老百姓給他做炮灰。現在我讓領導先走,你誰做頭我打誰,這實際上是非常大的震懾力。

特朗普對伊朗策略與奧巴馬時期完全不同

主持人:對,其實你剛才說到奧巴馬時的政策。我想問一下蕭恩先生,這一次我們看到一些反對的人士,比如說民主黨以前的官員,像美國前國安顧問賴斯,她在《紐約時報》上發表文章,批評特朗普擊殺蘇萊曼尼,會引起戰爭。可見現在特朗普政府對中東、對伊朗的政策,和奧巴馬時期是完全不同的。您怎麼看這兩種不同的政策呢?

蕭恩:我覺得很明確的不同。一個是出發點不同,因為當時整個奧巴馬的團隊它其實是不敢去碰這樣硬的對手。就是採取比較「綏靖政策」的,對這個流氓政權確實沒有一個充份的認識,而且缺乏打交道的經驗。那麼它(奧巴馬政府)就會覺得,我給你輸送錢,我通過錢來買你的這個相對的這個平穩。那這種做法當然最後帶來了,是讓伊朗充份地發展它的這個核武器,還有其它的導彈啊等等。

但是呢其實特朗普現在,我覺得他的戰略是蠻清晰的,現在民主黨人經常攻擊說他是衝動的,說他沒有一個策略。其實我覺得他(特朗普)的策略是非常清晰的,一個是精準打擊,對於邪惡首惡我是真的懲罰,真的打擊,除掉首惡。對於伊朗這種強硬派,他(特朗普)是用經濟手段去懲治這些人。

那對於伊朗內部的溫和派,他通過他的呼籲來拉攏他們,對吧?也進一步造成本身內部的分裂。對於民間的開明的力量,防腐的力量他會支持他們。所以不管是蓬佩奧、還是特朗普,都支持伊朗人民爭取自己的自由,對吧?

所以我覺得他(特朗普)整套策略其實是非常明顯的。只不過是在美國國內的民主黨,他們就是通過控制的主流媒體擾亂視聽。造成一種覺得特朗普是很衝動的,對中東問題是沒有一個辦法的,我覺得是一種錯誤的描述。

另外我補充一點,現在中共唯一希望的是,伊朗政府可以在世界其它地方攪起一些恐怖事件,造成美國政府更大的壓力,造成特朗普總統在美國國內的聲譽受損,希望美國特朗普總統在連任上受到打擊,我覺得這是中共唯一期望看到的事情。

主持人:但這次事件好像是給特朗普加分了。

傑森:贏了,事實上是(特朗普)反倒勝出了,人家說(民意)現在是特朗普歷史的最高峰。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我們節目的時間很快又要到了,也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