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港府就武漢出現不明原因肺炎疫情的應對措施,昨日有立法會議員提出第一至第三項緊急質詢,有議員指政府聲稱有足夠醫護人手應對病情的說法不實,指醫護人員嚴重不足,增至1,400病床難以應對,也有議員要求政府回應出席公眾場合或師生入校可否配戴口罩,還有議員對於政府能否及時獲取武漢肺炎個案病情的最新資料表示懷疑。

醫管局昨日再公佈本港增加8宗疑似武漢肺炎病例,涉及1男7女,年齡介乎3歲至61歲,病人均曾在過去14天到訪過武漢,並出現發燒、呼吸道感染或肺炎徵狀。由去年底至今,公立醫院共向衛生署呈報38宗個案,其中21人已經出院,其餘正接受隔離治療。

另外,據韓聯社昨日報道,南韓出現一宗「不明原因肺炎」疑似病例。患者為36歲大陸女子,曾經到訪武漢,無去過海鮮市場或接觸野生動物。

就本港立法會議員要求政府提交掌握武漢肺炎病例的最新資料,包括病因、病症、傳染性和治療方法,以及會否盡快給予醫護人員發出診病治療的工作指引,還有提供足夠的保護措施的質詢,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昨日回應表示,自去年12月31日、今年1月3日和5日與湖北武漢衛生當局溝通,獲得最新資料顯示,武漢至今有59例涉及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病徵主要是發燒,少數病人出現呼吸困難。

陳肇始表示,根據最新資料沒有死亡個案,目前僅接受隔離治療,同時有163名密切接觸人士也在接受醫學觀察,皆沒有出現發熱等異常症狀,並表示在武漢沒有發現人傳人的徵兆,以及醫護人員受感染。

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對武漢肺炎一問三不知。(葉依帆/大紀元)
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對武漢肺炎一問三不知。(葉依帆/大紀元)

她指,所有以上症狀均排除流感、禽流感、性病毒、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以及中東呼吸綜合症等呼吸道的病源。

陳肇始重申,香港並未出現與武漢相關的肺炎個案。

甚麼病毒?一概不知 前線醫生無所適從

對於陳肇始的陳述,有醫學背景的郭家麒議員表示,按照醫學觀點,如果武漢59例,7例嚴重,而香港30個病例,無一嚴重的話,「嚴格來講是不符合的,不過可能實際(患病)數字多很多」。

對於當局表示有足夠的醫護人員應對疫情,郭家麒拿出前晚在伊利沙白醫院急症室拍攝的圖片提出質疑,「60個病人等待一個半護士,20個鐘頭才進入病房」。他還諮詢過前線醫生,醫生向他表示,政府十問九不知,「甚麼病毒不知,基因排序不知,如果一個發燒病人來自武漢,醫生可以做的事情僅一件,就是要求病人隔離。當病人問醫生『我到底有沒有病?是否是那種病?』醫生回應『不知』,因為沒有基因圖譜,我不能夠斷然下結論。』5天後再問『可否出院?』回答『不知,它到底是甚麼都不知道,我怎麼能夠給你出院呢?』」

政府提出的醫院床位有400張,可以增至1,400張,郭家麒對陳肇始的說法提出質疑:「如果你是局長就是在說謊,因為基本上是不夠醫護人員去照顧1,400張沒有足夠設備的床位的。」

有醫生向郭家麒提出,可否向食物及衛生局局長提出質詢:「這個是甚麼病來的?」郭家麒認為,武漢的數字很奇怪,59例無一人死亡。因此他要求特首林鄭月娥和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親自前往武漢,親自向武漢當局詢問,該病例到底是甚麼病?「並且拿到基因圖譜和斷診標準,讓香港能夠充足準備,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十問九不知,『斷估無辛苦』」。

未回應不准師生戴口罩

教育界葉建源議員則提出,收到一些學校的消息,指有學生去武漢交流回港後染病,「對於此病是否屬於這個新型病例是大家都關心的問題」;也有校長問:「怎樣可以買到口罩?發現現在買口罩很困難。」葉建源向陳肇始提出可否告知如何解決。

葉建源還提出:「尤其早前,教育局的通告,要求老師、學生不能戴口罩回校,對於這個問題,政府的立場是怎樣的?」

陳肇始並未回應有關教育局的通告,僅回應說,目前買口罩是比較緊張,但正在訂貨採購中。

拒籲市民公眾場合戴口罩

公民黨楊岳橋議員指,這個新型不明肺炎有可能通過空氣、飛沫,或接觸傳播,然而現在港府對於在香港的傳播詳情掌握不足,因此為了公眾健康,局長是否應該呼籲市民到公眾場合或人多的地方應該戴口罩呢?

「簡單的問題,會還是不會?」楊岳橋要求陳肇始作出即時回應。

陳肇始沒有直接回答「會」或是「不會」呼籲公眾,不過,她承認,有需要是應該配戴口罩。

楊岳橋再問:「作為問責局局長不應該將問題推給衛生署,簡單一個問題就是作為局長你『會』還是『不會』呼籲市民在公眾場合配戴口罩?」

陳肇始回應:「當然有呼吸性病徵是應該配戴口罩的,而有呼吸性病徵也不應該上班或前往人多的地方,應該盡快向醫生求診。」

「恆常溝通」未掌握新料

民主派會議召集人陳淑莊議員對於政府在1月8日僅獲得武漢1月5日的最新資料,因此對陳肇始提出的恆常機制溝通提出質疑,她說:「特區政府在網頁上的公開資料我們只能夠掌握到1月5日的情況,我想問局長有甚麼方法可以掌握現在國內,特別是在武漢所發生的狀況,以及會否得到基因圖譜?」

陳肇始的回應是,港府一直有與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溝通,但是暫時得到的資料還是僅59例病人和160例觀察;但港府更進了一步,就是啟動了「嚴重級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