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4日,中共官媒突然推出一則人事任免的消息,其中一條是任命駱惠寧為中共中央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簡稱「中聯辦」)主任,免去王志民的中聯辦主任職務。這證實了去年曝出的北京有意更換中聯辦主任的消息屬實。

據路透社早前報道,在去年11月香港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親北京的建制派後,中共高層開始繞過中聯辦,在深圳與香港交界的紫荊山莊設置對港危機處理中心,並考慮撤換王志民,原因是不滿中聯辦脫離民眾,長期與富豪階層及在港的中國權貴攪和往來,「需改變這種情形」。

報道援引中共官員消息稱,紫荊山莊是對港的「前線指揮中心」,是協調及監督香港局勢的基地。習近平每天都從紫荊山莊收到關於香港的書面簡報。主管香港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及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均有南下到紫荊山莊,並在此召見港府高層。但這大概也不是長久之計。

是以,在2020年新年伊始就更換中聯辦主任,無疑是中南海高層應對香港民眾持續抗議的一大舉措。而指派駱惠寧擔任中聯辦主任,多少有些出人意料。

首先,讓人意外的是出生於1954年的駱惠寧,2019年即已年滿65歲,這也使得他成為歷任中聯辦主任中就職時年齡最大的,而選擇這樣一個年齡大的人,除了表明中南海對其信任外,也讓人多少感覺到中共朝中無人可用的處境。

其次,駱惠寧也是第一個從全國人大到香港中聯辦任職的。去年11月,他卸任山西省委書記,12月28日,被任命為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這是否意味著駱惠寧被選中出任中聯辦主任的時間並不長?

那麼,是甚麼原因讓駱惠寧脫穎而出呢?與此前的幾任主任相比,駱惠寧是唯一一位任前有過主政地方經驗的,而且也是唯一一位具有經濟學博士學位的。

公開資料顯示,駱惠寧本科在安徽大學經濟系政治經濟學專業學習,雖然學習的馬列經濟學,但多少也接觸了一些西方經濟理論。其後,其先後在安徽省辦公廳、安徽外經貿委工作。1999年升任安徽省委宣傳部長、省委常委。2003年獲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此後,其仕途扶搖直上,2003年至2016年任青海省副書記、省長、書記。2016年轉任中共山西省委書記。

2018年12月,駱惠寧曾率山西招商代表團訪問香港。在香港期間,他與林鄭月娥、工商界人士和企業負責人交談,並稱,時至今日,香港仍然是一座「金礦」,並鼓勵香港企業到山西投資等。

而接替他的新任山西省委書記樓陽生評價駱惠寧三年來在山西的政績時,稱其來到山西之際,正值山西政治生態亂象叢生、經濟發展下行,駱惠寧除了解決塌方式腐敗問題外,還為發展經濟,推動山西改變經濟結構,推動能源供給、消費、技術、體制改革。

或許,駱惠寧在政治上的低調,在經濟上的務實,以及對習的忠誠,包括與掌控香港多年的江派關聯不多,是其被選中擔任中聯辦主任的主要原因。而這又極有可能與習近平對香港民眾抗議原因的認知有關。

去年至今,大陸媒體一直在報道香港經濟因為抗議受到巨大影響,還有分析指港人抗爭的主因是經濟問題。而2019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教授黎安友(Andrew J. Nathan)曾在《外交》雜誌上發表文章,披露了9月初習近平在中共中央黨校的演講中未被公開報道的部份內容。習表示在香港不會動用軍隊,而是讓地方政府和警方來解決危機。他還認為,香港問題的癥結在經濟領域,特別是停滯的收入和飛漲的房價,而非政治問題,即「經濟發展是解決香港今天所有問題的金鑰匙」。

此外,北京依然堅持「一國兩制」不能脫離中共的掌控。對於西方社會對香港爭取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的支持,習近平認為,這是西方勢力想把香港的「高度自治」轉化為「事實上的獨立」,目的是阻止所謂的「中國崛起」。

黎安友文章中透露出的內容是否真實,我們可以從習近平近兩個月三見林鄭的談話中可以看出。在三次見面中,除了肯定林鄭的工作,習還傳遞了自己和中共對港態度,即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的決心堅定不移,反對任何外部勢力干涉香港事務的決心堅定不移,而未來治港方向是支持林鄭、支持香港警方,支持「愛國愛港力量」,囑咐林鄭「要做好與社會各界對話和改善民生等工作」。

顯然,習近平對香港抗議活動的定性一直未變,且似乎仍在將香港民眾的抗爭問題歸咎於經濟、民生問題,或者是雖然內心已經知道誤判,但不願承認。而如果基於這樣的誤判,選擇一個懂經濟的中聯辦主任,目的是加強與香港商界的溝通,也就可以說的通了。

問題是懂經濟的駱惠寧上任真的就能協助北京高層解決香港的問題嗎?港人抗議的根本原因在於中共正在破壞香港的自由和民主,半年多的濫捕、暗殺,已經讓港人意識到了中共的邪惡,港人最大的希望是維持中共承諾的「一國兩制」下香港的特殊地位,而非獨立,也絕不是單純的經濟問題。但是,迄今為止,北京對此都不願回應港人的要求,任命駱惠寧任新中聯辦主任也是避重就輕,而這樣的任命大概除了讓最高層更多了解香港真實信息外,也讓港人依舊會持續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