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朋友大家好,我是唐靖遠。今天是1月4日,星期六。去年底由於休假,暫停了一期熱點互動快評,今天再次回來做節目,已經是新年過後,雖然有點晚了,還是要給朋友們道聲新年快樂,恭祝大家新年新氣象,財運步步高。

今天想和大家討論的話題,是才發生的一件大事,就是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被撤換。由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委駱惠寧接任。就這個新聞來說,王志民被撤換並不令人意外,因為早在去年11月,路透社就發表獨家報道,引述兩名知情人說法,稱北京高層對中聯辦工作不滿,考慮撤換王志民。

當時外交部駐港公署很快就出面闢謠,說這是不實報道,敦促立即停止傳播等等。那麼現在回頭看,路透社的報道得到了證實,官方聲稱的謠言,再次成為遙遙領先的預言。

這條新聞真正令人意外的是,為甚麼是駱惠寧來接手中聯辦。駱惠寧這個人,大多數吃瓜群眾可能都沒怎麼聽說過,這個人究竟有何特殊之處,能夠被北京高層看中,在如此敏感關鍵的時間點,來主管香港事務呢?下面我就跟朋友們討論一下我的一些觀察。

 我們先看看駱惠寧的工作資歷有甚麼特別的地方。首先,駱惠寧現年65歲,是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此前曾擔任山西省委書記。這個年紀按照大陸正常情況,應該是即將步入退休了。事實上,駱惠寧在去年11月30日剛剛「因年齡原因不再擔任」,後於12月28日被任命為十三屆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也就是說,一個即將退休的官員,在人大養老的位置上,屁股還沒坐熱,就突然被推到香港這個堪稱炮火連天的最前線,這是第一個不尋常。

我們可以對比一下路透社此前的報道,說北京不滿中聯辦的最大原因,是錯誤判斷了香港局勢,導致高層也被誤導,而中聯辦誤判的原因,是王志民一直只和有錢人及精英階層往來,把自己和人民隔絕開來,這需要改變。同時,北京在深圳設立危機中心,說明不僅對王志民向上呈送的情報不信任,對他在香港採取的行動也是不滿意的。

既然王志民被撤換得到證實,那麼路透社的這個內幕報道就比較可靠了。王志民「誤導中央」這個罪名基本上可以坐實。也就是說,送錯情報誤導中央,說明王志民要麼能力不行,要麼政治立場有問題——這裏插一句,為甚麼提到政治立場,是因為王志民曾經擔任張曉明副手,而張曉明是原港澳辦主任廖暉的秘書出身,都是地地道道的江派人馬。

而對王志民在香港採取的行動不滿,說明北京懷疑他有故意激化矛盾,變相養寇自重的嫌疑。

這麼一對比,駱惠寧這個年屆退休者的特別之處就顯露出來了。一個即將退休的人,又是一個港澳地區的外人,讓他掌管中聯辦,很可能只是一種過渡性安排。既然是過渡,他就不會有搏政績求仕途進步的想法,只要不折騰,不出事,安全落地就是成功。我想習近平刻意安排駱惠寧到人大去蜻蜓點水一下,再任職香港,而不是從山西任上直接調任香港,應該是有釋放這個信號的意圖。

在歷屆中聯辦主任的任職人選中,有一個例子可以和駱惠寧作對比,就是從江蘇省委第一書記位置退下的許家屯,在1983年調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這個新華社香港分社,就是中聯辦的前身。

根據許家屯自己寫的傳記《許家屯留下的秘密》一書記載,他說自己1983年調任到香港工作,是很突然的要求,因為他已經過了退休年齡,此前也沒有做過外事工作。領導層就明確告訴他,中央最關心的是對香港的情況不太了解,要求他「到香港三個月後,系統地、全面地向中央做一個報告」。

這就和北京當局現在的處境,和駱惠寧的情況有點相似,北京現在也正為如何獲得香港全面真實的情況而頭疼,而啟用這種即將退休的官員,可以比較有效地避免因個人仕途考慮而造成的信息偏差。

下面我們再說說第二個特別之處。從駱惠寧公開的簡歷看,他的官場生涯從安徽起步,長期在安徽、青海任職,安徽工作了30年,青海工作了13年,然後就調任山西直到退居二線,從來沒有任何港澳地區工作經歷,也沒有任何外事工作經歷。可以說,對香港這種制度關係和社會關係都錯綜複雜的地方來說,他完全是個門外漢,為甚麼北京會挑選一個完全不相干的外人來掌管中聯辦?這是第二個特別之處。

駱惠寧仕途的起步在安徽,主要是靠了時任安徽省委書記回良玉的提拔,回良玉是鐵桿的江派。當時汪洋正出任安徽省委副書記、常務副省長,也算和駱惠寧有交集。2003年,駱惠寧調任青海省委擔任副書記,當時的書記是趙樂際,二人共事4年多。而趙樂際一直被視為是習派人馬。

從這份資歷來看,駱惠寧的背景其實比較複雜,和多家派系都關係不錯,也是各個派系都能接受的人物。從這個角度看,之所以選中他,恐怕也是各個派係爭奪相持不下,最後大家都妥協的結果。這很有中共特色。因為習近平當初上位也是類似情況,高層幾大派系都推出自己的人選爭執不下,最後是一直低調,和各方關係都不錯的習近平勝出。

香港問題走到現在,海內外各方勢力和影響力都攪在一起,猶如一團亂麻。對港澳系統了解的官員,固然有熟悉情況的優勢,但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越是熟悉情況,往往會在複雜的利益糾葛中陷的越深,做事會有更多顧忌權衡。這種情況下,反而可能一個不懂行的外人,處理起問題來會有更少的束縛和顧忌。這在官場生態中並不少見。很多時候,一個地方派系林立,利益糾葛太複雜,主政者往往就採用空降外地官員的辦法來快刀斬亂麻。

駱惠寧這次空降香港,很可能就有這方面的考慮。因為駱惠寧雖然對港澳地區和外事工作不熟,但他出任過兩個省的一把手,過去的話講就是兩任封疆大吏了,而且其中在山西出任一把手,主要的工作就是為山西官場塌陷救火,善後。

山西官場因為塌陷式腐敗,整個官場完全就是一個爛攤子,駱惠寧在山西待了3年,把山西官場慢慢調整到正常運作狀態,這說明他在收拾爛攤子方面是有經驗的。香港現在從港府到中聯辦,包括港澳辦,整個管治系統,在北京當局眼中,可以說也是一個爛攤子了。香港的抗爭已經持續半年多,新年遊行仍然有百萬人上街,這說明整個管治系統是無效的。

所以,駱惠寧在山西收拾爛攤子的經驗,正好是習近平目前最需要的,因為一個非常關鍵的原因,是習近平不得不考慮的,就是香港問題長期化。

香港問題長期化,一直是中共高層不願意面對的,他們本來一直想速戰速決,從8月份陳兵深圳,到一度制定不能拖過「十一」的最後期限,都體現出中共這個思路。

但11月的區議會選舉是個重大轉折,區選結果不但沉重打擊了北京對選情的預判,還有一個更重大的影響,就是讓北京意識到香港問題長期化已經不可逆轉。一個很有意思的細節可以提供一點佐證,就是香港區選24日投票,路透在26日就獨家爆料說北京考慮撤換王志民。

緊接著區選,特朗普又在28號感恩節前夕簽署《香港人權民主法案》,等於給香港抗爭長期化保駕護航。僅僅2天後,駱惠寧在11月30號,就被宣佈因年齡原因不再擔任山西書記。這一連串事件的前後關係,完全是巧合嗎?我覺得是有內在因果聯繫的。

也就是說,習近平實際上在此之前應該就已經考慮換人,駱惠寧可能也早就進入考察視線。不過他要等到區選結果,看看是否還有強硬解決的民意基礎。結果大家都知道了,香港整體民意已經用選票宣告,抗爭註定長期化,而中聯辦再次誤導北京,讓他們以為建制派會取勝,甚至提前寫好了稿子,結果再次出醜。

如果我們從收拾爛攤子這個角度出發,做一個前瞻性的解讀,那麼很可能意味著未來整個港澳管治系統還會有重要官員下馬。請注意,是下馬,不是落馬。為了中共的面子,其他下馬官員可能會採取王志民模式,表面上給予肯定,另有任用,顯示不是問責,不是追究,但實際上是怎麼回事,大家都心照不宣。

最後還有一個值得留意的看點,就是駱惠寧和港澳辦的關係會很微妙。我們都知道,中聯辦和港澳辦都是正部級單位,但由於港澳辦同時有中央港澳小組辦公室的牌子,也就是大家熟悉的一個機構,兩塊牌子,從這個架構上說,港澳辦要比中聯辦高半級,而實際上中聯辦的王志民,過去就擔任過港澳辦張曉明的副手。

所以這就帶來一個問題,以駱惠寧兩任地方一把手的資歷,又和張曉明同為19屆中央委員,這次空降香港又帶有特殊時期全權任命的味道,他當然不太可能買張曉明的帳。這樣一來,實際上張曉明等於自動靠邊站,在香港問題上恐怕插不上甚麼話了。

總的來說,習近平這次人事撤換,體現出來的可能是對香港事態應對思路的調整。也就是謀求香港局勢的整體緩和,但由於各個派繫在香港都有重大利益,習近平想法再好,能否真正實現,駱惠寧在山西那套和稀泥的手法能否玩轉香港,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裏,謝謝各位,我們下次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