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今天是美東時間的2020年1月3日星期五。

2020註定不平凡,新年剛一開始,就發生了好多事件。比如美軍無人機空襲巴格達機場,殺死了伊朗革命衛隊指揮官蘇萊曼尼;台灣黑鷹直升機墜落,造成參謀總長沈一鳴上將等8個人遇難,等等。

但是對華人朋友來說,最容易引發恐慌的,則是在武漢爆發的「病毒性肺炎」。通過這個案例,我們會引申談到兩點問題,一是來談為甚麼說「野味」可能成為「灰犀牛事件」,第二是在武漢與香港不完全相同的政治文化下,兩地對疫病處理方式的不同。

武漢病毒性肺炎增至44例 威力與SARS相仿

截至我們1月3日發稿,按武漢當地衛生健康委員會公佈的數據,已經有44宗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感染病例,其中11人狀況嚴重。染病的人都被隔離治療,病狀主要是發熱,也有人呼吸困難。

當局說已經追查到121個密切接觸過患者的人,對他們進行觀察,而且追蹤工作還在繼續。

12月31日,也就是3天前,武漢當地官方首次公佈有27人患上了這種「病毒性肺炎」。

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認為,這次武漢肺炎的病毒有一定侵略性,與SARS的威力相當。袁國勇指出,武漢12月31日通報的病例,使用抗生素治療無效,因此不是典型或非典型的「細菌」,相信是「爆發病毒」,而且他估計很大機會是動物傳染給人。他與香港食物及衛生局官員一起出席記者會的時候說,武漢的肺炎「情況不尋常」。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講座教授許樹昌則說呢,SARS的時候,香港每4個感染者中,就有一人要送入深切治療部,以插喉和呼吸高濃度氧氣維持生命。而目前武漢的44名患者有11人情況嚴重,其比率已經跟SARS相仿。

不過,許樹昌教授指出一點比較關鍵的問題,就是當前的疫情,從公開數據上看,還沒有「人傳人」的現象,也沒有死人的報告,相對來說,尚且是不幸中的萬幸。如果有跟病人緊密接觸的人染病,情況會更值得憂慮。

SARS陰影猶在 各地展開防禦

不過,因為還有2002到03年間SARS疫情的恐怖陰影在,人們對此還很緊張。

據大陸媒體報道,武漢漢口的「板藍根」,1月2日已經快賣斷貨,因為「板藍根」據說有防治這類肺部傳染病的功效,而口罩也很暢銷。

港澳台三地也在嚴加防範。

在台灣,因為正面臨2020大選和黃曆新年的「返台潮」,當局12月31日晚已經開始對來自大陸武漢的直航班機,進行登機檢疫,阻絕疫情。他們當晚就發現一名發燒的幼兒,但評估後發現並無關聯,於是放行。

在澳門,所有從武漢回到澳門的人,都要在出入境口岸測量體溫。

在香港,出入境口案也加強了監察措施,當局並要求公立和私家醫院提高警覺。特別是,香港與武漢的交通來往頻繁。一些香港市民也開始購買預防性的N95口罩,有的網店N95口罩已經被買光,也有專家建議加強洗手。

截至1月3日,香港已經先後有3人到公立醫院就診,他們都是從武漢回去後,出現身體不適症狀,懷疑是肺炎。其中一名香港女士是聖誕節期間前往武漢,12月31日到屯門醫院就診。

好在這三人現在都已退燒,其中兩人出院,一人留醫但情況穩定,應該不是武漢的病毒性肺炎,但只是還沒找到具體病因,目前這名患者的有關生物樣本已經送交香港大學作基因排序,以查清病因。

而且,這三個人都沒有去過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這間市場被懷疑是這次病毒性肺炎的發源地。

舌尖上的瘟疫?野味或成灰犀牛事件

根據武漢當地官方的說法,目前感染肺炎的44名患者,部份是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的攤主。綜合其它媒體報道,患者中也包含攤主們的家屬,也有光顧過這間市場的客人。而在12月31日公佈的感染不明原因肺炎的27名患者中,多數來自「華南海鮮批發市場」。而這裏距離四通八達的漢口火車站只有1.3公里。

早有報道說,這間市場「表裏不一」,掛著海鮮的頭,賣的是野味的肉。深入進去,待殺的活狗、活貓,蛇鱉野雞、土撥鼠、梅花鹿、猴子等等。大陸媒體還拍到了,在這間市場的地面上,散落的兔子頭和動物內臟。武漢大學醫學部的一名專家說,通常引發肺炎的,在「野生動物」中會多一些,而不是海鮮。

2000年代初的恐怖SARS,感染給人的病毒源頭,幾乎篤定是「果子狸」這種美味的野生動物直接傳染給人,雖然根本的病原很可能來自蝙蝠,但是卻是由果子狸這種「中間宿主」傳染給人。

而目前,在廣東,仍然有很多「路邊攤」販賣野味,貓、兔、鼠都算常見的,還有貂、浣熊、箭豬、赤狐、白狐、蟾蜍以至於果子狸等等。有香港網友在連登討論區發出照片,就在野味市場拍到很多相關照片,好像是在動物園。

然而,野味們把病毒傳給人類的例子卻比比皆是。2019年5月,在蒙古有一對夫妻生吃土撥鼠,感染鼠疫死亡。2012年,有歐洲人食用沒有煮熟的野豬肉香腸,使歐洲爆發「旋毛蟲病」。

世界衛生組織在2015年公佈一份最新的「傳染病」名單,所有疾病都是由一種叫RNA的病毒引起,人畜都會被感染,這種病毒最主要的就是來自這些「野味」。RNA病毒缺少一種遺傳密碼,突變率特別高。專業人士介紹說,突變率高,多數會弱化RNA病毒,但是總會有某一個突變,會強化病毒,如果這種RNA病毒遇到新的宿主,比如由野味傳給人類,就會導致新的瘟疫出現。

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將從野生動物身體中傳出來的疫病,稱為「黑天鵝事件」。但或許叫成「灰犀牛事件」也很合適,因為我們能看到這個危險,大家很多人在吃野味,就是不知道,野味甚麼時候會露出猙獰的面孔,向人們撲過來。

當然,有關瘟疫,以上我們談了表面的原因。在中國傳統文化裏面,瘟疫的出現往往是在給道德淪喪的人或王朝以警示,通常王朝末年疫病特別多,例如東漢末年、明朝末年、清朝末年,還有外國的比如羅馬帝國等等,這些王朝一直到最後,都可能還有實力做最後一搏,可惜禍不單行,「瘟疫」往往成為「助燃劑」,撕破了這些王朝的銅牆鐵壁,加速覆滅。

例如明末,史書記載,北京城被攻破很大程度是因為瘟疫消耗了明軍的戰鬥力。有關這個層面的議論,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我們今後有機會再做相關探討。

防治疫情 武漢香港兩地應對之不同

下面,我們來比較一下,武漢與香港兩地,對這次肺炎疫情防治措施的差異。可能在香港市民眼中,香港政府仍有很多不足,但我們暫且不對香港本身做比較,只比較香港與大陸城市武漢之間的這種差異。

武漢處理疫情拖延 闢謠抓人

我們剛才提到「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可能是這場武漢病毒性肺病的源頭,其實有些人患病已經十幾天,開始只是以普通感冒對待,後來嚴重了才去就醫,發現是「病毒性肺炎」。

武漢當局12月31日就正式公佈27名肺炎病例,當時當天直到1月1日一大早,爆發肺炎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仍然正常營業,根據當地政府後來公佈的消息,直到1日早7點後,這間市場的商戶被勒令停業撤離,並被無限期休市。

從12月31日算起,到1月3日。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網站公佈的消息,除了對染病數據做了更新之外,字裏行間是在努力降低公眾對疫情的恐慌,說沒有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也沒發現醫務人員感染。不少文字還是八股文,比如甚麼甚麼委「高度重視」,派專家組到武漢指導展開工作等等。而對外界普遍關注的病原、傳播途徑等重要問題,遲遲還沒有更新。

再看看「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的網站,截至北京時間的1月4日凌晨4點,大家普遍關心的肺炎防治,都登不到網站的首頁,網站頭條是《全市控煙工作會議順利召開》,後面還有其它會議的「順利召開」的報道,還有甚麼甚麼的宣誓活動,網站右側是從中央到地方,某某領導的講話。在首頁上方的顯眼位置幾乎看不到有關肺炎的報道,只有親自用鼠標去翻,才會看到在首頁圖片下方的「公示公告」一欄內,有兩則關於「我市」肺炎情況的通報。

不過,在沒有抓到「病毒」元兇之前,人已經抓了8個。武漢市公安局在微博「平安武漢」上,1月1日通報,有8個人在未經核實的情況下,散佈和轉發有關肺炎的「謠言」,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已經被傳喚處理。這些人轉發的是甚麼謠言還不清楚,但是此前在網上的傳言,比如有人說,「武漢市第二醫院後湖院區,已有病例確診為SARS冠狀病毒,請大家做好防護」等等。

當局在12月31日就已經闢謠說這不是SARS,但民眾為甚麼還害怕呢?因為有教訓。在十多年前的SARS期間,一開始當局也是刪帖、闢謠、降低影響,但是後來確認是SARS疫情後,為時已晚,瘟疫流行導致全球恐慌。

香港公開接受媒體採訪 疫情透明

不過,就在爆發「反送中運動」的香港,起碼在官方的交代方式上,就不太一樣。這說明兩點,一是雖然北京近年加緊控制香港,但是香港的政治文化仍沒有被完全同化;二是,這也給香港的反送中抗爭者,為甚麼不喜歡香港被大陸政治同化,提供了另一種答案。

12月31日武漢通報疫情後,香港食物及衛生局第一時間召開新聞會,公佈防治措施。官員邀請相關領域權威專家一同出席會議,向公眾嚴謹交代事實,提醒公眾不能掉以輕心。在香港食物及衛生局的網站首頁,很容易就能在「最新動態」中,看到「政府就武漢肺炎病例群組個案舉行跨部門會議」的消息,雖然不多,但卻是在網站較顯然的位置,況且這件事並非發生在香港,已經說明當地的重視程度。

此外,香港政府官員也公開接受媒體採訪,更新防治進展。例如,香港醫管局總感染控制主任賴偉文,在1月3日接受香港電台採訪,介紹香港當局防治疫情的工作時說:當局已加強監測範圍,嚴陣以待,第一步會對疑似病例,儘早隔離和化驗;第二步是快速測試,過程中會涵蓋17種病毒還有4種病菌,最快1個小時有結果,同時,相關樣本還會送到「衛生防護中心」進行病毒測試;如果有需要,還有第三步,就是把樣本送到香港大學進行基因排序。

而且SARS之後,香港完備了瘟疫防治設施,僅隔離病床就由原來的百位數字猛增到現在的大約1500張,而賴偉文也表示,針對疫情,當局有足夠的「防護衣物」儲備。

從香港和武漢對疫情的應對我們能發現兩地不一樣的政治文化。

在香港當前這個半民主社會裏面,第一時間向公眾介紹,交代疫情事實,明令預防而不是努力降低影響,而且經歷過SARS之後,當局吸取教訓,做了相對比較完善的準備,所以賴偉文在面對當前疫情的時候,才會對媒體說有足夠的「防護衣物」儲備這種話。

相比之下,一邊是「服務社會」的態度,一邊是「政治維穩」的思路,兩種處事基礎,會導致不同的後果。

好,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感謝您收看今天的節目,我們下期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