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年末,湖北武漢爆發「不明病毒性肺炎」疫情,疑似「SARS」捲土重來。在當局報告了44個病例後,亞洲各國和地區政府正在加強預防措施,以防止這種神秘疾病的爆發。

十七年前,席捲中國並擴散到亞洲及其它地區的SARS曾令無數人感到恐慌。

據《日經亞洲評論》報道,在武漢爆發的最新疫情促使香港、澳門、台灣、南韓和馬來西亞等國家和地區政府採取緊急措施,包括在邊境地區進行更嚴格的衛生控制,並對來自疫情最先爆發地武漢的所有航班人員進行體溫檢查。中共官員1月3日表示,44個病例中,有11名患者仍處於危重狀態,他們出現呼吸道感染症狀,包括發燒和呼吸困難,胸片呈雙肺浸潤性病灶。目前所有病例均接受隔離治療。

香港出現5宗疑似病例 促當局提高警覺

武漢不明肺炎恐慌蔓延至香港。香港有5名從武漢回來後出現呼吸道感染和發燒症狀的患者。香港衛生部門因此對武漢疫情擴散保持高度警覺。其中2名患者在完全康復後已經出院;對第三名患者進行的SARS測試呈陰性。香港當局周五(1月3日)晚表示,另外2人正在等待測試結果。

香港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周四(1月2日)晚上表示,到目前為止,香港尚未發現與武漢疫情有關的嚴重肺炎病例。

香港已經推出了新的預防措施,包括每天宣佈所有可疑病例,在香港國際機場安裝更多的熱成像系統,並對來自武漢的特快列車和飛機增加清潔和消毒工作。

世界衛生組織駐中國的一名高級顧問周三(1月1日)在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說:「調查仍在進行中,當局尚無法確認是甚麼病原體導致了這種疾病。」

台灣對來自武漢的航班加強審查 一6歲乘客輕度發燒

在台灣,當局加大了對來自武漢的航班的邊境檢查力度。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署長周志浩表示,在乘客被允許下機之前,衛生官員先在飛機上進行檢查,並提高人們的健康意識。他說,一名在武漢轉機的6歲乘客出現輕度發燒症狀,目前正在家裏接受健康監測。

澳門、南韓和馬來西亞均加強入境檢查

澳門衛生局每天有兩次來自武漢的直航,在新年期間,澳門政府對所有來自武漢的入境飛機上的乘客進行溫度檢測。

南韓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高級官員樸慧京(Park Hye-kyung)說,該國也採取了類似措施,該中心已經成立了一個緊急中心來處理這一問題。

馬來西亞衛生部公佈了在所有國際邊界處檢查類似發燒症狀的措施。

武漢不明疫情引民眾擔憂

這次在武漢爆發的這場不明疫情,大部份病例為武漢市江漢區華南海鮮城經營戶。陸媒說,市場附近的居民也感染了不明原因肺炎,甚至還有平時不去該市場買東西的居民。這加劇了當地民眾的緊張情緒。

《新京報》報道說,武漢不明病毒性肺炎疫情傳出後,市場周邊藥房的口罩及板藍根銷售火爆,其中部份店舖出現斷貨的情況。

藥房說,近期銷售額確實增長不少,並表示與此次肺炎疫情有關。「就是網上瘋傳,說疑似非典(SARS),全部口罩都斷貨了、都沒有了。」一名女店員說。

香港大學醫學院微生物學講座教授、世界知名傳染病專家袁國勇(Yuen Kwok-yung)周三(1月1日)告訴香港媒體,武漢市出現的病毒感染似乎與1997年爆發的禽流感以及中國2003年的SARS疫情相似。他說,在最新的一次疫情中,動物也有可能攜帶這種病毒。

袁國勇相信,武漢正爆發病毒感染,陸續會有更多感染個案。他指出,在同一時間和同一地點突然出現如此多的病例,應該是有爆發疫情,因現在是冬天,(致病的)最大機會是病毒感染。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呼吸系統學講座教授許樹昌表示,雖然暫時未知相關疫情的具體資料,但市民如有需要前往當地,最好配戴外科口罩「自保」,並且應該勤洗手。

許樹昌說,疫情的嚴重性與當年SARS相當,當年香港每4個人感染SARS便有1個人被送入深切治療部,需要插喉及吸高濃度氧氣。

SARS疫情簡單回顧

「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2002年底在中國廣東省河源市最先出現,並在2003年傳播到全球多地。該病經由旅遊、商貿、移民人群迅速擴散到香港,再擴散至越南、新加坡、台灣及加拿大多倫多等地。其中在中國大陸、香港和台灣的疫情最為嚴重。

這起疫情最終導致全球範圍內逾8000人感染,775人喪生。症狀包括發燒、頭暈、呼吸急促、呼吸困難、低氧症、肺炎和咳嗽等,嚴重的病人需要機器換氣系統。

世衛組織當時批評中共當局掩蓋和低報SARS病例數,使得鄰近地區疏於防範,導致疫情擴散。

公開信息顯示,SARS的後遺症包括肺纖維化等。在治療過程中,醫生為搶救生命,會大量使用激素類藥物於SARS緊急治療中,激素的副作用導致部份患者股骨壞死,這些過量使用激素導致的骨骼壞死,使患者康復後失去工作能力甚至自理能力,而巨大的心理落差也使部份SARS後遺症病人患上抑鬱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