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新總部另一個門向,是行政大樓的進出口,就是學生反對國民教育洗腦運動的公民廣場所在。

此門前有一條天橋橫過。凡天橋,直者是劍,彎者為刀。天橋出現在建築物前面,高處稱為刎頸,低處謂之剖腹。出現在左右是為腰斬,皆屬形煞。

新總部前面的天橋是「青鋒剖腹」格局。因為劍剖腹部,故傷在肚腸。共匪要剖開香港政府的肚腸,吸盡香港的民脂民膏。前剖腹由後流走。新總部剛剛入伙,就發生「退伍軍人之疾病」,此疾病傷在肚腸。

學生在公民廣場絕食反洗腦,絕食亦傷在肚腸。

這些並非巧合,都和「青鋒剖腹」形煞有關。凡形煞,被陰陽五行氣所衝擊時,就會出事。先是表面殺傷力浮現。上述兩項皆表面徵兆。繼之而來,深度的殺傷亦陸續發生。

這條天橋完全是為禍害港人而設計。表面看,此天橋是供中信大廈之人使用,其實若把行政大樓右方天橋延伸到對面馬路,供電力大廈和中信大廈之人上落使用,設計就比現在合理得多。如此一來,政府總部前面橫過的一段天橋就不會存在。

但共匪需要的就是該天橋的「青鋒剖腹」殺傷力,剖腹後由地獄門放血。

新總部這個座向,除「青鋒剖腹」外,正面對著高大的電力大廈,這座大廈把行政大樓的視野全部遮擋,犯了風水「明堂障目」之病。

風水術語有云:「明堂要干淨,有物皆為病」。明堂最忌蔽塞。蔽塞則生氣不聚。

明堂又忌障目。障目則事業不廣,人必意亂情迷。如辦公桌前面是一幅牆,沒有窗,則外面的世界發生什麼事,汝不知道,因為汝只能看見桌面的東西,而看不見牆外的事務。所以林鄭司長稱政府推行「一簽多行」、「國民洗腦」、「東北割地」等,是政府的德政。

以林鄭的智慧,若非在障目的新政府總部辦公,斷不至於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矢言。共匪刻意選如此座向,要的就是此障目迷心的效果。時間越久,人就越迷失了。

有朋友問老漢,香港人究竟冒犯了共匪甚麼?共匪要如此盡破香港風水,又刻意設計如此狠毒的新政府總部,禍害香港人?

老漢答之曰:香港人並沒有冒犯共匪。相反,共匪在竊國初期,被聯合國圍堵,經濟制裁,全靠香港和澳門這兩個走私窗口救活了共匪。其後共匪更長期在香港掠奪大量財富。其實香港是共匪的大救星。

根本原因是共匪非我族類。共匪原出身大西北窯洞的土匪,投靠蘇俄,當了蘇俄的走狗。國難當頭時,在蘇俄的扶植下竊國,成立蘇俄的傀儡政權,是徹頭徹尾的賣國賊。
由始至終,共匪從沒有否認自己是傀儡政權。直到今天,共匪尚厚顏無恥地大喊要堅持馬列主義。問題是太多中國人心甘情願當亡國奴。難道沒見六十多年來有多少犬儒厚顏無恥地為共匪歌功頌德?有多少行屍走肉卑躬屈膝地為共匪塗脂抹粉嗎?

末世大審判已到,民族正面臨滅頂之災,老漢正苦於不知如何說服那大批無神論者,令他們相信天上確實有神存在,因《聖經》記載:「信者得救。」又苦於不知如何告知眾多犬儒,怎樣才算是個炎黃子孫。

《大紀元時報》登載;「9月7日,重慶長江水變成血紅色。」《聖經 啟示錄》記載:「他們在傳講上帝信息的日子,有權叫天閉塞不下雨,又有權叫水變成血,並照自己的意思隨時用各種災殃打擊大地。」《聖經》又記載:「預言的實現證明有上帝存在。」

近三年在中國大陸所發生的天災地震,全部和中西預言吻合。共匪之所謂無神論徹底破產。

《大紀元時報》登載:「9月12日,暴雨襲杭州西湖,集賢亭倒塌。」

禮義廉恥四德乃賢者立身之本。共匪統治神州六十多年,盡滅中華傳統文化。全國上下禮儀廉恥蕩然無存。既無禮義廉恥四德,又何來有賢士。國無賢士,盡皆亡國犬儒,要集賢亭何用?一場暴雨,雷神把集賢亭毀之。合理。

唐代《推背圖》第五十四象頌詞云:「坎離相剋見天倪,天使斯人弭殺機。不信奇才產吳越,重洋從此戢兵師。」《推背圖》此象正是描述現在所發生的事。坎水尅共匪火運。圖中小人物用盆盛水倒向地上之火以滅之。所謂「坎離相剋見天倪」者,水尅火見天機也。

近兩年神州暴雨下不停,雨到之處必成汪洋。帝都亦數次被水所淹。最近一次連中南海亦水深數尺。共匪火運又何來能有火氣?天威所臨,又豈是一眾共匪所能抗拒得了?  (待續)

香山夕陽

壬辰年八月十四日

於 香江靈臺秘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