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2019年最後一天,白宮通知稱,元月15日,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將在白宮簽署。特朗普也表示,稍晚他會前往北京與習近平會面,開啟第二階段貿易協議。美方的消息讓外界相信,雙方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已經指日可待。

不過中方始終沒有證實,反應有些奇怪。對這個大事件,截止到1月2日錄製節目,網絡上仍然看不到北京的回應,一直保持沉默。

美稱簽協議 中方不置可否

特朗普在海湖莊園告訴媒體,協議可能在本月15日簽署。他說,「在某個時間去北京,跟習主席在一起」,開啟第二階段談判。他表示「第二階段就可能是完全的了」,他再次重申了與習近平有「很好的關係」,並強調「我們(中美)要做對等的事情」。

「對等」,是美國的主要訴求之一。特朗普認為,以往的中美貿易,中共佔了很多便宜,嚴重損害美國利益,是「不可接受」的。美國之音表示,他在競選前、競選中和就任總統後,「反覆指責在他之前的美國總統無能得驚人」,導致中美貿易嚴重失衡。

對美方說法,中共官媒只是元旦引用了美國媒體對有關計劃的報道,此外再沒有其它消息。

1月1日上午,特朗普還推文表示,他將與中共「高級別」官員一起出席在白宮舉行的簽字儀式,但他沒有透露中共「高級別」官員是誰。

有了解談判內情人士告訴《南華早報》,中共副總理劉鶴將在1月4日(本周六)率團前往華盛頓。「北京已經接受了華盛頓的邀請」,劉鶴一行將在華府待幾天。

特朗普推動 北京為何沉默?

北京三緘其口,引起了多方關注。分析認為,北京沉默可能有二個原因。一種可能是怕面子受損,另一個可能要繼續拖。

怕面子受損,是因為協議幾乎是「一面倒」,對美國非常有利。如果讓國人知道了,北京的形象可能會受損,也可能被強硬派罵「賣國賊」。

以往中共不斷煽動民族主義,忽悠民眾「不願打、不怕打、必要時不得不打」,把民眾情緒忽悠的十分高漲。但是現在向美國「服軟」,要打到自己了,「偉光正」的形象要倒了。

北京或想繼續拖,是希望能夠拖到今年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之後,看看美國會不會換一個軟一點的總統。說白了,中共拖延的目的,還是不想兌現承諾,希望繼續維持以往的中美貿易往來。繼續鑽世界貿易規則的空子,佔美國的便宜。

協議「一面倒」北京難堪?

根據美方的描述,第一階段協議涉及至少五大領域:採購、知識產權保護、金融自由化、執行機制以及外匯政策。

有參與談判的人員告訴《華爾街日報》,協議中最引人關注的部份就是「協議的執行」。雙方將嘗試通過三輪談判解決分歧,如果談判不奏效,美國可能採取「對等回應」。消息人士稱,美國可能會「重新加徵關稅」。

消息指出,雖然中方也可以採取對等回應,但北京是處於「被動防禦」,協議中幾乎「全部是中方的承諾」。

目前不清楚在這種情況下,北京會怎麼辦。不過追蹤談判的人士表示,北京已經同意「不採取反制舉措」。

這些如果確實,對北京來說,這是一個重大轉變。因為之前美國的幾輪關稅制裁,中方都有報復動作。

另外美方表示,中方已同意從今年開始,每年平均購買至少400億美元美國農產品,這個數量是貿易戰之前中方採購量的2倍。按照這個數字採購,那麼北京可能要調整從其它國家的進口量,比如減少巴西、阿根廷等國家的農產品進口。

美方還指出,中方已同意,未來兩年大幅提高美國商品和服務的進口額,達到2000億美元。《華爾街日報》指出,這是北京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WTO)後,從來沒有接近過的增長速度。

這樣「一面倒」的協議,北京當然不希望被國人了解詳情,更怕被體制內的強硬派罵「軟骨病」,甚至罵「賣國賊」。所以希望儘可能縮小影響面,把人們的關注度降低。

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中國問題專家普拉薩德(Eswar Prasad)表示,北京「不希望自己在國內民眾看來是向美國的要求作出妥協」。

以拖待變?美國一直沒變

不過臨時協議並不完整,中共經貿政策中的「結構性問題」還沒有觸及。比如下一步將要涉及的中共產業補貼,就是一個大難題。這是北京不願意觸及的,所以沉默的原因,也可能是北京試圖繼續拖。

國企是中共的統治根基之一,如果中共對國旗補貼被切斷,那麼中共就被斬斷了其中的一條經濟命脈。也會影響到中共的科技發展,甚至軍事科技,中共所謂的產業計劃「中國製造2025」,就會受到極大的影響。雖然中共最近很少提這個說法,但實際中共並沒停手,不過是為了減少注意力,「化整為零」在繼續實施。

美國貿易問題專家艾倫·托納爾森(Alan Tonelson)指出,中共不會放棄「中國製造2025」、或者更大範圍的高科技野心,因為完成這個目標對中共繼續掌權非常重要。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經濟學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表示,中共將中國GDP的3%以上用在了直接或間接的商業補貼,這個比例大致相當於美國軍費佔GDP的比例。

如果切斷補貼,對中共來說就是「要命」。所以對這些「結構性問題」,北京總是推三阻四,不想改變。不僅不改變,從2012年至今,中共還在一些領域強化了國有企業的作用。

中共當然不會引頸受戮,閉著眼睛等死。所以它希望儘可能的拖,能拖多久是多久,最好能拖到美國總統大選之後。中共寄望美國換一個比特朗普軟的總統,那時候就不用改變不道德的經貿政策,而是像對付已往的美國總統一樣,對個人施以利益誘惑,矇混過關。

兩條道 北京如何選擇?

不管出於哪種原因,雙方的下一階段談判其實都難以樂觀。現在北京是左右為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但最終的結果,可能都是一樣的。

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表示,特朗普發動的關稅戰,已經把北京套上了。如果不接受美國的條件,貿易戰很可能重燃戰火。中國經濟將繼續下滑,中共也就失去了它賴以吹噓的執政合法性。

傑森指出,如果接受美國人的條件,這對北京來說是得民心的大好機會。過去兩年,因為逆著走,所以越走越糟。

兩條道,北京會怎麼走呢?我們拭目以待。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