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是觀察中美貿易關係更重要的一年,專家說,中方兌現承諾比談判更為困難,明年進入三個關鍵期。

越南富布賴特大學(Fulbright University)副教授克里斯托弗·鮑丁(Christopher Balding)12月26日在「彭博觀點」(Bloomberg Opinion)發表專文說,在華盛頓和北京宣佈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後不久,雙方立場出現差異。最引人關注的是,協議生效後,雙方對華盛頓是否會迅速地撤除對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有不同的解讀。

對於明年中美貿易關係的發展,鮑丁在文章中寫道:「壓力只會有增無減,單就進口承諾而言,中方必須在第一年實現相當不易達成的目標。」

12月13日,中美宣佈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雙方公佈的協議內容都包括知識產權、技術轉讓、食品和農產品、金融服務、匯率和透明度、擴大貿易、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執行機制)的內容。

美國總統特朗普12月24日表示,他將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簽字儀式,簽署貿易協議。

此前,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雙方可能在明年一月於華盛頓簽署協議。

美方表示,依據初步協議,中方必須在兩年內增購2,000億美元美國商品及服務,其中包括加購320億美元農產品。這意味著,北京必須在明年至少購買400億到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

鮑丁表示,除了加購美國農產品的承諾外,中方還要兌現有關知識產權和技術轉讓的承諾,這部份的執行恐更為困難。

特朗普政府的重點:防止中共作弊及違反承諾

對特朗普政府來說,初步協議加入中美談判前所未有的執行機制,因此明年最重要的問題將是如何落實執行條款,應對中共的作弊行為或未​​履行承諾。

明年正值美國總統大選,人們或認為特朗普可能會希望避免在選舉年中發生中美衝突,以證明初步協議是成功的。然而,也有人推測特朗普有必要表明不會對中共軟弱,會儘一切努力監督初步協議的執行,否則過去3年半堅持對抗中共不公貿易行為的努力將付之東流。

北京面對更大的壓力

相對於華盛頓,北京明年面對更艱難的壓力。最大的挑戰是如何使美國降低數千億美元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

根據雙方第一階段協議,美方僅暫緩實施原訂在12月15日對近1,6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的15%關稅。在協議生效後,美方仍維持對1,2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的7.5%關稅,以及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25%懲罰性關稅。

可以預期的是,美國會將這部份關稅作為明年與中方進行第二階段談判的籌碼,以促使北京進一步結構性改革,包括對國營公司的補貼及傾銷出口的不公行為。

對此,北京將堅持要求美方迅速取消此等關稅,以換取達成第二階段協議。預料雙方將因關稅議題陷入僵局。

鮑丁認為,在雙邊談判中,通常雙方會根據履約情況或時間,設定降稅期程,如果明年雙方未提供這份降稅時間表,意味著中美之間仍然缺乏互信基礎。

另外,相對於美國,北京明年需要解決的問題更多,除了中美貿易衝突外,還有如何維持華為的海外市場、香港等地區人權議題,以及與北韓和伊朗的貿易摩擦。

明年的三個關鍵時間

鮑丁在文章中說,2020年中美貿易戰有三個觀察點。

明年第二季度初:北京如何履行初步協議承諾,會更為明朗。

夏天和初秋:應可更清楚地知道北京是否兌現承諾。

如果中方執行承諾的進展不佳,特朗普將不得不再次挑戰中共,中美貿易戰再度升級。在美國明年11月總統大選前,特朗普不會對中共違約行為坐視不管。

11月大選日:這個日子將決定美國2021年的中國政策。

如果特朗普總統成功連任,意味著北京將面臨更艱難的四年。

明年,美方將如何監督中方的履約,以及中美貿易關係走向,引發外界關注。日前,萊特希澤表示,如果中方沒有遵守承諾,美方將採取相應的適當行動。他沒有說明細節,外界推測美方可能再採關稅措施。

不過,萊特希澤說,初步協議能否順利運作,將取決於「誰在中國做決定」。

「如果(中共)強硬派做決定,我們將得到一個結果。如果改革者做決定,那麼我們將獲得另一個結果。」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