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中美貿易戰因第一階段協議的達成而暫時消停,但這並不表明華盛頓及北京的關係會越來越緊密,相反,在部份議題上可能會逐步走向分離。

《華盛頓郵報》12月27日報道,過去一年半多的時間,華盛頓及北京針對中方的不公貿易行為進行了數回合談判,終在12月中旬宣佈完成第一階段協議。展望明年,除了中方是否兌現承諾及第二階段談判,更引人注目的是,中美雙方在包括科技發展等其它議題上的衝突。

東方資本研究公司(Orient Capital Research)高管安德魯·科利爾(Andrew Collier)說,「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列車,不會因為貿易戰暫時解決而脫軌。」

貿易戰暫告一段落後,中美或進入另一戰場:科技戰。

美國官員擔心,如果依賴中國產零部件,或將使關鍵的軍事、通信和公共交通系統遭到破壞,面臨間諜活動威脅。

美國商務部將發佈新法規,禁止美國企業向中國出口人工智能等先進技術。由財政部主持的一個跨部門小組正在加緊審查中國對尖端美國公司的投資。司法部上個月起訴中國公民,指控其竊取美國商業機密。

11月,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建議,在採購任何外國通信和技術設備時,應逐案評估是否符合國家利益。特朗普總統12月初簽署的國防撥款法案,納入避免採購可疑的外國電信設備的規定。分析人士稱,這些條款主要針對中共。

為防堵中共間諜滲透,美國政府嚴格限制中國華為購買美國零部件的能力,禁止美國政府機構購買該公司的設備,並試圖說服盟國排除華為的5G設備及技術。

北京政權同樣正在採取相關措施,以擺脫對美國的依賴。

去年,中興通訊一度因美國的制裁而幾乎破產。隨後,中共領導人再次強調減少對美國高科技供應商的依賴,同時推動一項由國家支持的運動,目標是中國企業在包括人工智能和新能源汽車等十個未來產業中,取得全球主導地位。

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專家、律師事務所Arent Fox合夥人戴維·漢克(David Hanke)說,中美對不同領域議題的「選擇性脫鉤」(Selective decoupling),實際上是因為所有這些導致兩國衝突的政策。

特朗普政府對華強硬立場得到國會的兩黨支持。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警告,中方有意取代美國,成為高科技領域的世界領導者,美國必須予以制止。

魯比奧說:「這是三十年來的第一次,我們面臨著一個競爭對手,該競爭對手試圖從軍事、經濟、技術和地緣政治上取代我們。」

彭博社曾報道,中國發展科技並沒有錯。但是中共不是按規則行事。它希望獲得其它國家的市場和技術,但是卻不開放自己的市場。中共的科技努力常常依賴可疑的或赤裸裸的非法方式——從網絡盜竊商業機密、軍事機密到違反WTO的精神。

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查理斯·舒默(Charles E. Schumer)亦支持強硬的對華政策,對初步經貿協議未涵蓋全面議題略有微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