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京城的民居

民居是北京古建築中的重要組成部份。由房屋和牆圍成正方形或長方形之院落,即由正房、東西廂房和倒座形成四合院,或無倒座形成三合院,並由多個院落前後或左右擴展,以門、迴廊相連接,構成較大的建築群體。

這種佈局形式,適合於中國古代的宗法禮教制度需要,同時又與陰陽五行、風水學說相結合,使家庭成員在長幼、尊卑、主僕、男女之間,在房屋的居住使用上體現出來。

北京正規四合院,大門闢於宅院東南角「巽」位。四合院中間是庭院,院落寬敞,庭院中植樹栽花,有的備缸飼養金魚,是四合院佈局的中心,也是人們穿行、採光、通風、納涼、休息、家務勞動的場所。

在規整的四合院中進了大門還有垂花門、月亮門等等。垂花門是四合院內最華麗的裝飾門,作用是分隔裏、外院,門外是客廳、門房、車房、馬號等「外宅」,門內是主要起居的臥室「內宅」。體現著在居住環境中的「內外有別」。

四合院的雕飾圖案以各種吉祥圖案為主,如以蝙蝠、壽字組成的「福壽雙全」,以插月季的花瓶寓意「四季平安」,還有「子孫萬代」、「歲寒三友」、「玉棠富貴」、「福祿壽喜」等等,展示了人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北京四合院內講究種樹、種花,花有丁香、海棠、榆葉梅、山桃花等等,樹多是棗樹、槐樹。花草除栽種外,還可盆栽、水養。盆栽花木最常見的是石榴樹、夾竹桃、金桂、銀桂、杜鵑、梔子等等。

清末民初有句俗語形容四合院內的生活:「天棚、魚缸、石榴樹、老爺、肥狗、胖丫頭。」可以說是四合院生活典型的寫照。

四合院中住正房的一定是一家之主,東廂房又因為左為貴,由長子居住。而倒座房一般是傭人來住。「尊卑有序」在四合院中得以完整的體現。

平鋪規整的院落組合不僅具備了較為舒適的居住環境,還創造了接近自然,利於人際交往(本家、本族)的和諧狀態,在小小的自我天地中,一家人可以享受天倫之樂。院落方整的空間,也符合中國人以不變應萬變的理念。

此外,北京城裏的四合院基本是正方形的或呈南北長方形的,而我們所看到的爨底下的四合院其規制大體與城裏的四合院相仿,而限於山地的條件則是因地制宜,甚至也有東西長方形的院落。這也可以視為人與自然的和諧關係所決定的。

我們通常看到的四合院的門開在東南方向,幾乎所有的宮殿的大門是開在正南方向。宮殿向南開門,多是傳統中「面南而王」作為解釋,而民居朝東南,也賦予了「紫氣東來」。

用五行八卦來解釋,東南為「巽」位,按照卦相的解釋,象徵風,有「順」、「入」的意思。用五行來解釋,此為「青龍」位,為吉位。建築與自然的協調在古代就已經上升到了理論和哲學的高度。

五、 園林之最

清代的園林建築在世界上是享有盛名的。如北京西郊的圓明園,周圍廣達三十里,擁有一百五十多座精美的宮殿、台閣、寶塔等建築。從康熙時開始營建,乾隆時基本完成,道光時又有所增修,前後經歷一百餘年,耗費白銀約二億兩。

「圓明園」,是由康熙皇帝命名的。玄燁御書三字匾額,就懸掛在圓明園殿的門楣上方。對這個園名,雍正皇帝有個解釋,說「圓明」二字的含義是:「圓而入神,君子之時中也;明而普照,達人之睿智也。」

意思是說,「圓」是指個人品德圓滿無缺,超越常人;「明」是指政治業績明光普照,完美明智。這可以說是古代明君賢相的理想標準。

此外,「圓明」是雍正皇帝自皇子時期一直使用的佛號,雍正皇帝崇信佛教,號「圓明居士」,並對佛法有很深的研究。著有《御選語錄》十九卷和《御製揀魔辨異錄》。

在清初的佛教宗派格局中,雍正皇帝以禪門宗匠自居,並以「天下主」的身份對佛教施以影響,努力提倡「禪淨合一」,是佛教發展史上非常重要的人物。康熙皇帝在把園林賜給胤禛(後為雍正皇帝)時,親題園名為「圓明園」正是取意於雍正的佛號「圓明」。

圓明園是中國歷史上園林藝術的巔峰之作,被外國傳教士稱為「萬園之園」,愛新覺羅家族與鳳凰有很深的淵緣,鳳凰是這個家族的守護神,在風水師看來,圓明園就是一隻巨大的鳳凰。

古人在大地上製造的巨型景觀中常常包含著特別的寓意,只有上天瞭如指掌。對於世人,如果不站在信仰的層面,用上天的視角,也就不可能從一鱗半爪間,讀懂這些體現上天意志,為人間所呈現的圖畫。

一個好的城市是有生命的,有過去、有現在、有未來;有血、有肉,有靈魂的,其中信仰是一個的城市靈魂。中華五千年文化之精華在於儒、釋、道的神傳文化信仰給中國人建立了一套非常穩定的敬天法祖、重德向善的道德體系,所謂「天不變,道亦不變」。

在人類社會,社會的倫理價值觀常常是通過文化反映出來的,而文化又具體體現在建築、音樂、舞蹈等形式上,好的建築形式不僅能體現出好的文化和道德體系架構,也是是社會賴以存在、安定、和諧的物質基礎。美好的建築形式如同美好的文化是人類所共有的物質和精神財富,對其破壞也是對全人類在犯罪。

《周易》有「天、地、人」——「三才」之說。「天、地」在「人」之上,孕育了人、護祐著人。如今北京作為二千多萬人口的大城市,人滿為患、車滿為患,而城市居民根據腰包,被分割得越來越清晰,界線也越來越不可逾越,城市如同混凝土的叢林,居民也不似生活在胡同中的親和。

如今的北京市所表現出的浮華和其代表的價值觀,背離了宇宙運行規律。(Getty Images)
如今的北京市所表現出的浮華和其代表的價值觀,背離了宇宙運行規律。(Getty Images)

如今北京市的路網規劃是建設大馬路、環路工程的典範,結果必然是「攤大餅」,二環、三環、四環的向外擴展。北京不乏超大工程建設,動輒幾十億、上百億投資,但是城市建設不是大手大腳的花錢堆砌,這樣一方面會造成巨大浪費,一方面會使建築的親和力蕩然無存。

與敬天法祖、感恩惜福、宛若天宮的老北京城相比,如今的北京市所表現出的浮華和其代表的價值觀,包括謊言、暴力和慾望,是真正意義上的「崇洋媚外」,是背離宇宙運行規律的,是病態的。

「拿甚麼挽救你,我的北京!」

唯有找回傳統、回歸神傳文化信仰,順應宇宙規律,對真誠向善、寬容忍認的普世價值表現出應有的虔誠和尊重,才會擁有真正意義上的文化自信,才會得到來自上天的護祐和福澤。◇

——錄自「弘揚傳統文化」徵文 / 大紀元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