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門主權移交20周年前夕,中共官媒開足馬力盛讚澳門是「一國兩制」模範,這也加深了外界疑慮:「聽話的澳門將取代不聽話的香港」。

有外媒12日報導引述澳門官員說法稱,澳門將獲中央政策支持開設股票交易所和人民幣結算中心,以此打造金融中心,因澳門沒有像香港一樣出現持續的示威活動。

澳門被指「聽話」,應該還包括這次沒有支持香港「反送中」,但海外報導顯示,6月9日百萬香港市民上街抗議,6月12日呼籲三罷(罷課、罷工、罷市),澳門也有中小企業響應並宣布於6月12日當日休息。可見澳門民間在第一時間就關注香港反送中且有實際聲援行動。

8月19日澳門當地發起默站行動,警方禁止這場公開集會,但仍有民眾參加,據稱7人被逮捕。10月1日澳門保安司長公示,「十一」期間舉牌或打出支持香港標語的學生群體有可能被視為非法集會。這顯示儘管澳門當局禁止集會、為此抓人,但仍無法阻擋澳門部分民間人士持續聲援香港反送中。

據報導,澳門一名23歲的王姓男子在談到香港反送中抗爭時說:香港價值觀正被引進澳門。澳門年輕人同情香港人,而這可能會使他們更加參與政治。我看到很多先前對政治不感興趣的朋友分享有關香港的事情。

其實香港抗爭活動激勵澳門年輕人的時間,可追溯至2014年佔中運動(雨傘運動)。而那時候時值澳門主權移交15週年,面對香港傘運的衝擊,中共也如同今日手段以「賞澳門」來「罰香港」。而當時大派的政策利多,即現今官媒宣傳的珠海橫琴供地、港珠澳大橋、粵港澳大灣區等政策。

而公開報導顯示,港珠澳大橋超支1000億元人民幣,開通一年有餘,使用率及收益率雙低,不僅成本回收恐遙遙無期,大橋營運收入用於還貸還不夠,可以說當初官方「計畫」高估車流、人口、經濟的港珠澳大橋,已成三地政府財政的燙手山竽。

澳門的橫琴模式,號稱實施比經濟特區更特殊的政策,開創一個比肩香港的大都會。但在推出後旋即滋生貪污腐敗,珠海橫琴頻頻出現「地王」,甚至有人在土地仍未發展時,已經率先囤地炒地,促升澳門房價。橫琴土地牽涉龐大利益集團,廣東、珠海及中央官員多有因此落馬,包括中共國僑辦副主任李剛。李剛曾任香港中聯辦副主任,被指曾力捧香港前特首梁振英。

大灣區更在今年5月爆發維權事件,粵港澳三地投資人控訴北上投資卻血本無歸,部份爛尾樓更涉央企腐敗。這些以及其他未能羅列的新聞表明,5年前中共給澳門所謂大利多,現在對澳門政府、民間、投資人而言都是負數,如今又要發派政策大禮包,焉知非禍。

澳門一直被視為「聽話」的特區,但澳門一些立法議員及法律工作者同樣關注香港抗議「送中惡法」。媒體披露,澳門警方於2007年至2015年間曾三度經「法外」途徑將中共通緝犯移交至當局。澳門立法議員蘇嘉豪直言,如果今次香港強行通過修改《逃犯條例》,可預見澳門當局將很快跟上。新澳門學社原副理事長曾憂心表示,這將打開一個令中共法律變相延伸到澳門的缺口,而中共經常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控告維權律師,慣以「維護國家安全之名實行政治迫害」。

就算澳門是「聽話」的特區,2014年5月照樣爆發「反離補法案」大遊行,離補法案原稱《候任、現任及離任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的保障制度》被指「肥貓自肥」,引發澳門兩萬人上街頭怒吼。時有文章指出,這是年輕人組織的一場抗議,年輕人在試圖改變由「愛國社團」壟斷、但社會問題層出的舊有的政府治理結構。

一些觀察指出,澳門崛起的民間組織和年輕世代鏈接,他們從事社會運動的開始是因為六四晚會,或曾在台灣求學時接受民主洗禮。澳門大學行政系教授余永逸2014年對當時澳門人走上街頭的行動解釋說:「政府做得不好,不斷刺激民眾情緒,總有人會走出來。」

中共要特區人民「聽話」,卻不聽香港百萬民意的心聲,這樣惡劣的政府不該被唾棄嗎?香港反送中持續這半年多,有不少澳門人自發到香港參與周日的遊行或抗議活動,就如上述23歲澳門年輕人表示說:「他們(香港民眾)對自由和民主的抗爭也是我們的抗爭」。這或許還可以說,澳門的新世代開始開始思變並挺身而出,中共失民心失到澳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