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富豪移民潮、資金外逃潮、民企倒閉潮、外企脫逃潮、網貸平台爆雷潮、房企倒閉潮、員工失業潮、民工返鄉潮、銀行倒閉潮之後,中國又迎來了一波官場「辭職潮」。

當官不是鐵飯碗嗎?官員們為何也要辭職呢?據多位大陸公務員向作者反映,如今在中國當官不是一個好差事,許多地方官員都在借各種理由和藉口離職。據了解,中國官員辭職主要有以下四種原因:

一、領不到工資還要被集資

據某縣一商務局副局長反映,該縣前幾任縣官為了完成市裏下達的GDP任務,縣政府便無休止向銀行舉債,用於搞新區,搞工業園,如今新區的高樓遍地,但卻空無一人,工業園到處是廠房,卻是雜草叢生,幾乎成了廢區。

這位副局長說,縣裏的GDP是上去了,當官的也陞遷了,可留下來的卻是一地雞毛。現任縣長不願意揹鍋,幾次向市裏請辭,但都遭到拒絕,市領導讓他想辦法,只要能穩住大局,就是大功一件。可市裏也是債務纏身,又無法給縣裏提供資金,銀行貸款又越來越難,縣裏的五保戶也已經很久沒發錢了。為了穩住局面,縣政府不僅半年多不給公務員發工資,反而還要向底層公務員借錢,說是算利息。

縣政府規定:普通公務員每人2000元、副科級幹部每人5000元、正科級幹部每人1萬元、副處級幹部每人2萬元、正處級幹部每人5萬元。就連老師和已退休的幹部都要借。由於沒人願意拿錢出來,縣政府就通過財政直接從工資中扣除。

該縣—位公務員反映,一個正科級幹部每月的工資加補貼也只有2800多元,如今又沒有福利分房,公務員靠正當的工資收入,維持正常的家庭開支都困難。

二、工作壓力大,完不成招商任務

民企紛紛倒閉,外企又拚命外遷,中央又不斷壓縮對民企的貸款指標和各種補貼政策,而上級下達的GDP指標卻年年攀升。在這種情況下,各級地方政府除了數字造假,就是給各單位的公務員下達招商引資指標,甚至連公、檢、法、城管都有招商引資和罰款任務。完成任務的除了獎勵還可陞官,完不成任務的要受罰,甚至還要降級或免職。但真正能完成任務的只是極少數人。以湖北通城縣為例:

通城縣位於湖北省東南部,湘鄂贛三省交界處,是咸寧、岳陽、九江交匯點,山區就佔了全縣總面積的42.84%。全縣人口54萬,縣轄9個鎮、2個鄉。在中國2700多個縣區中,通城縣屬於中等縣城。

2018年,該縣規定:全縣要新引進投資百億元項目1個,50億元項目3個,1億元以上項目41個(工業項目不少於20個),5000萬元以上項目72個(工業項目不少於35個),3000萬元以上項目115個(工業項目不少於55個),到位資金119億元。為了確保全縣招商引資任務的完成,不僅是公檢法和城管都有招商和罰款任務,而且連教育、衛生、環保部門也分配了招商任務,更可笑的是,就連火葬場也有創收任務。

該縣還在通知中明確要求:各單位幹部職工必須要積極參與到招商引資工作中來,做到「人人身上有任務,個個肩上有指標」。

縣政府在考核政策中規定:實行招商引資與工作經費掛鉤。承擔招商引資工作任務的鄉鎮和縣直單位,行政事業預算工作經費與招商引資任務完成情況掛鉤。年終考核得分70分以上的,全額撥付行政事業預算工作經費,每少1分,扣除1%的行政事業預算經費。

縣政府還規定:按季度和年度,對有招商引資任務的單位進行通報和考核。第二季度招商工作無進展的單位,要向縣委、縣政府說明情況,由縣委組織部部長約談單位主要負責人;第三季度招商工作無進展的單位,由縣委副書記約談單位主要負責人;第四季度未完成全年目標任務的單位,由縣委書記、縣長約談單位主要負責人,並責成其單位主要負責人離崗招商,直至完成任務。

據一位大陸官員反映,近幾年來,大陸有錢投資的人是越來越少,外資又引不進來,而各地的投資環境又越來越惡化,這種招商任務是不可能完成的。

三、害怕受到國際制裁連累家人

據香港媒體報道,據中國官方統計,九成以上中央委員親屬移民海外。中國公民在外國取得國籍後大多不報告,以保留中國居民身份證,享有國內福利和退休金,擁有雙重國籍的大約有800萬人。這其中省部一級高幹直系親屬中有5.6萬至6萬人。那麼,廳局級、縣處級、科級及普通公務員又有多少親屬在海外留學或定居呢?

2012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中共中央黨校教授林喆透露,從1995年到2005年,中國就有118萬官員配偶和子女在國外定居。如今十幾年過去了,這個數字早已翻番了。

中共的權貴們不僅有子女親屬在國外,他們還將大量的資金轉移到了海外。2019年8月5日,中共財政部原財稅研究所所長賈康在微博上透露,僅100位中國人在瑞士銀行的存款就達7.8萬億美元。有媒體分析,中共權貴在海外的存款已超過20萬億美元,這還不包括他們在各國持有的股權和固定資產投入。

隨著全球「剿共」戰役的打響,中共的權貴們整天都在提心吊膽。2017年12月,美國正式實施《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今年,美國又相繼推出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和《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在美國的推動下,歐盟、澳洲、紐西蘭、加拿大、台灣及西方各國都紛紛跟進。如今在西方各國對中共「人權惡棍」已形成了人人喊打的局面。而中共權貴的親屬和資產又大部份都在美國、歐盟、澳洲、紐西蘭、加拿大等發達國家。

據明慧網公佈,截止2019年11月15日,明慧網「惡人榜」共收集了逾10萬名「人權惡棍」名單,並已將名單送達到各國政府加以制裁。這些人主要是在國內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共官員。可這份名單還不包括新疆、西藏、香港和大陸其他人權迫害者,如參與計劃生育、強徵強拆、迫害宗教、迫害訪民等人權迫害官員。

在中國,迫害人權的不僅是公安、國安,幾乎絕大部份基層幹部都參與了人權迫害活動。沒有參與的只是極少數人。若要嚴格按照《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執行制裁,中國的公務員、村官及各單位外聘人員幾乎90%以上都犯下了反人類罪。

四、在中國當官沒有尊嚴且政治風險大

中國自古就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傳統。意思是各行各業都是低賤的,只有讀書入仕才是高尚的職業。因此,中國歷朝歷代的官員都比普通老百姓高人一等。作為特權階層的中共官員自然也不例外。

然而,隨著中共政權的腐朽與沒落,政府官員早已站到了民眾的對立面。公務員早已不是為人民服務了,而是維護中共獨裁統治。在平時的工作中,公務員亂收費、亂罰款、強徵強拆、打壓訪民、強制計劃生育、迫害宗教人士等都是常態。而這些又都是與老百姓為敵的工作。有人說,過去日本侵華有「三光政策」,如今中共有「三要幹部」,即:要錢(罰款)、要地(強拆)、要命(計劃生育)。可見,幹群關係不緊張才怪呢!

某縣一位已離職副縣長曾向作者訴苦說:「當公務員不僅工資低待遇低,平時在上級面前都是點頭哈腰,在百姓面前又要當惡人。現在當幹部連做人最起碼的尊嚴都沒有,如果沒錢送禮,你又看不到前景,而送禮和收禮又可能出事。如果撈不到一點好處,我還不如去當個體戶,還可圖個心安理得。」中共官員普遍反映,從2013年中央出台「八項規定」以後,公務員過去的優越感已徹底失去,而且政治風險越來越大。

2014年兩會期間,北京市高院曾介紹,5年來北京法院系統共有500多人辭職。據北京朝陽區法院一名前法官介紹,近幾年北京辭職的法官是越來越多。

工作量大可工資又不高,晉陞空間狹窄,這是法官們普遍反映的問題。北京法官都要辭職,地方基層幹部辭職就更不奇怪了。

「官員辭職潮」是政權即將崩潰的前兆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無論是政府還是企業,要想留住人才有六個前提條件,即:前途、名譽、社會地位、物質待遇、工作環境、工作穩定。當這六個條件大多數都不具備時,就很難留住人才。

從目前中國官場的情況來看,除身居要職的官員外,一般幹部不僅待遇低、名聲差、工作環境差,而且社會地位也不如從前。更重要的是,中共的公務員早已成了一個「高危職業」。在這種大環境下,那些有理想、有能力、有正義感強的精英人才,他們自然會選擇離開公務員隊伍。

大廈將傾,智者先逃。從自然規律來看,企業辭職的人多,說明這家企業快撐不下去了;官場辭職的人多,說明這個政權即將要崩潰了。可以預見,隨著中國經濟危機和政府債務危機的不斷加重,未來中國公務員辭職的現象將會越來越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