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7日,香港民眾在中環愛丁堡廣場集會,聲援一名被港府遣返的支持香港民主抗議活動印尼籍女工兼作家。

爭取真普選很難 但都要繼續抗爭

王先生是一名來集會現場聲援印尼女工兼作家人權的大學生,他表示,12月8日國際人權日的民陣遊行,獲得不反對通知書是很難得的(最近警方都不批准民陣遊行),因而要大聲號召人們出去遊行。

他又表示難於預計遊行的人數,「因為最近的12月1日尖沙咀遊行,警方放催淚彈驅散抗爭者的和平遊行,可能有些家長、老人家會怕,不敢帶小朋友出來,他們自己(也可能)都不敢出去遊行。」

反送中運動已進行了半年,香港到了甚麼階段?他用比賽來形容這個問題。

「中場休息完了,開始打下半場。(香港)現在已經和國際相連,美國已經簽《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去制裁侵害香港民主的官員;也有很多不同的國家聯署簽人權法,比如日本也有聯署。」王先生說,「我覺得與國家連接(的制裁潮)已經到下半場,開始了。」

「香港的高官(面臨)被人制裁(局面),即他們不能用銀行,如渣打、匯豐這些銀行,因為他們有做美國生意;他們去不了美國等等。」

記者問他覺得何君堯上製裁名單的可能性有多大?王先生說:「一定會。因為他從選上區議員開始,都有一些很出位的言論,例如「殺無赦」,最近的「食洋腸」言論,使很多人很不喜歡他。而且,他也是被質疑與7.21元朗事件有關的人。7.21那天,遊行人士只不過在回家路上,卻被人打,這是一種侵害人權的行為。」

王先生對何君堯落選區議員感到十分開心,說何君堯雖被中國的政法大學頒發博士,但「沒有外國這麼有認受性的博士,一個野雞大學的博士學位,沒有甚麼用。」

他更認為在過去半年時間裏,香港的人權狀況下跌的很厲害。「6月9日的和平遊行,那時警察沒怎麼做事,6月16日(的遊行)也是;但到最近,連和平遊行的權利都被警察打壓,連在不反對通知書(允許的時間)未完之下,他們都會放催淚彈去驅散抗爭者。」

王先生說自己這半年都有參加抗爭運動,雖然挺怕被警察抓,但都堅持出來抗爭。

「如果不抗爭,不把這些問題講出來,這些問題還是存在,不抗爭,只是把這些問題掃到床底下而已,它一直還在。」他說道,「如果我們去抗爭,去把這些問題說出來,最起碼政府都知道我們想做些甚麼,最起碼現在做到了撤回送中條例。但是,我們還要做其它的四樣(四個訴求)。」

「中共會不會答應五大訴求,這很難說,未必會,因為中共其實很想收編香港做中國的一個城市,而不是特別行政區。它想做到這個,唯一的方法就是要控制特首,通過中共的人去篩選,但我們現在爭取真普選,就是那些(特首)提名人不用中共去篩選,這使中共的管治受到威脅。」

「所以,我覺得未必能做到(真普選),很難做到,不過都要繼續抗爭。」王先生說。

至於聖誕節新年將臨,有何新年願望,王先生表示願望就是,「光復香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你如果問每一位手足(新年願望),(他們)都會是:光復香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我希望所有在監獄裏面的、被定了罪的那些抗爭者可以安然無恙。我認識一些人,(他們)受到了警暴的傷害,有人被射盲眼,有人在新屋嶺被虐待,有人被強姦。我很希望能還給他們一個清白,要徹查警暴。」

最後,王先生說,聖誕節和新年假期不會有心情出去玩,反而是要去想一下如何更好地去抗爭。

13歲中學生:我想幫香港 所以出來抗爭

記者訪問了一位13歲的中學生,問他為甚麼來參加這個集會。他表示,「因為對政府不滿,還有,要爭取民主。」

他表示在過去的半年中有參加過前線的抗爭運動,自己不是從一開始就出來,而是在九月底十月的時候才出來,因為看到政府和警察對市民的濫權,很多哥哥姐姐都被打得很慘,要站出來幫他們。雖然也會害怕和擔心被警察抓住,但還是要站出來抗爭。

「如果所有人都害怕, 沒有人出來(抗爭), 就爭取不到(自由), 香港就會變成第二個中國(大陸)。」他說,「越多人出來, 政府就會看到我們表達的東西(訴求)。」

這位中學生說:「(政府)說我們是暴徒,但是我們不認​​為我們自己是暴徒。(因為)我們是在做自己認為對的事。」

「我們又不會在街上到處打人。我們不會見到一個老人,他甚麼都沒做過,我們就無端的去打他。如果你走在街上,無端的見到有個人就走過去打他, 這些才是暴徒。」

他還認為TVB電視在報假新聞。「它不報警察濫權,只是報我們(抗爭者)做不好的事。」

最後,他表示出來抗爭是「我想幫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