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天香港這邊,相對前些日子,看上去比較安靜。但在街頭,仍有不少人堅持抗爭。例如在香港多個區域的「和你lunch」快閃活動,而近些天最受矚目的活動,當屬民陣籌備的12月8號國際人權日遊行,是從維園出發,到中環遮打道結束。截至我們發稿,這一次活動的警方不反對通知書還在申請中。

也就是說,香港街頭,正繼續醞釀抗爭風暴。而從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北京和港府的種種回應來看,政府方面的強硬態度,暫時沒有顯著的改變。

《環球時報》在最新的社評裏,再一次用香港駐軍為當局助威,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不過,社評提到另一件事,還算比較新鮮,它暗示著威脅說啊,不惜強制改變香港的經濟制度,以反擊美國。這話環時的社評沒明說,這也給自己留出了狡辯的空間。但是光看它的字面,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它這是放話不惜要放棄「一國兩制」啊。那這件事,我們今天出一期「新拍專題」,來細聊這件事。

《環時》社評再打「駐軍牌」,報復美國香港人權法,暗示不惜廢一國兩制?「耿爽模擬器」不是個案,老外精解中共對外話語公式,讓人看清甚麼?

~~~新拍專題~~~

中方報復美國的現行措施不管用

香港區選後,很多香港人沒有因為勝利停卻腳步。在街頭,上周末又有幾十萬人上街,五大訴求的呼聲一點沒有減弱,甚至勇武派放火燒港鐵站的畫面,也在傳媒的報道中重現。香港人的抗爭熱情沒有減。

同時,美國那邊在區選後,很快確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成為除了街頭之外,施壓北京當局的另一個重拳。

美國共和黨海外事務組織副主席俞懷松,前日在推特披露了一份涉及六名香港政客的「外洩制裁名單」,他們可能成為美國根據香港人權法,進行制裁的第一批人。包括特首林鄭、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前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新處長鄧炳強,以及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

此外,這項法案還可以對侵害香港人權的大陸官員,提出制裁。美國可以禁止被制裁者入境,並且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

面對這項新法案的壓力,像我們昨天在報道中提到的,中共當局提出了一些反制措施:包括12月2日起暫停審批美軍艦機赴香港的休整申請,並制裁5家在美國的非政府組織,包括「人權觀察」、「自由之家」、「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但沒有提出具體措施,只說他們支持「反中亂港」分子。

這些制裁措施,被《紐約時報》形容為「象徵性報復」,這篇《紐約時報》的文章甚至質疑,中方對這些非政府組織的制裁,似乎不會有甚麼影響。文章引述香港中文大學專家林和立的話表示,這種制裁就是當局試圖說服世界,是美國的機構在煽動香港人。

而另一項,「暫停審批美軍艦機赴香港的休整申請」。海外新唐人電視台的《熱點互動》節目中,嘉賓Jason Ma指出,這種做法對美軍幾乎沒有任何傷害,因為美軍艦隊在香港停留,他們的購物和補充給養,對當地經濟都大有好處,香港不讓停,還有很多地方希望美軍可以去停,比如台灣的高雄港。

中方不簽貿易協議?特朗普: 沒有「最終期限」

如果說以上兩項反制措施效用不大,那如果中方不簽貿易協議,是不是美國會害怕呢?

美國媒體Axios之前報道說,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法,導致貿易協議延遲,最早也只能是今年年終,美國也可能把原定12月15號對中國的新關稅推遲。

從這篇報道看上去,好像雙方都想要貿易協議,那麼這項協議會不會影響到美國人執行香港人權法呢?

12月3號,美國總統特朗普給出了明確的答案。特朗普說啊,貿易問題沒有「最終期限」,或許等到2020年11月大選之後更好!特朗普的表態,顯得對美國經濟胸有成竹。

同一天,美國商務部長羅斯還說,如果美中兩國不能達成貿易協議,美國會提高對價值1,56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而12月15號這個之前提出的期限,是「合理的最後期限」,因為這個時間點,美國商家已經為聖誕購物季準備好貨物,羅斯進一步強調,如果從目前到15號那天之間,甚麼也沒發生,特朗普總統已經明確表示,會如期加徵關稅。

特朗普政府認為,美國經濟非常好,而中方有很多問題。他們還是強調中方更想達成協議。但是特朗普也提到,是否能達成協議,不在於中方想不想,而是在於特朗普想不想。而且他已經授意談判代表,之前堅持的貿易談判原則,都不會變。

從以上美國特朗普政府對貿易協議的表態來看,他們表達的意思就是:美國無所謂有沒有貿易協議,全在於中方是不是能滿足美國的條件,滿足了,貿易協議可以簽,滿足不了,那等多久都沒關係。

所以說,中美貿易協議簽署與否,從特朗普政府的角度來看,並不會影響到對香港人權法的執行。

《環時》再打出「駐軍牌」 不惜毀掉香港?

那麼,如果以上的情況,都不足以對美國構成壓力。那麼,到底要怎樣才算是有力的回應呢?這時,時常發表極端言論的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又出聲了。

《環時》在自己的社評中說:之前公佈的措施,只是最輕的,中方迄今都比較克制,但這不意味著北京不會對美國的挑釁出重手。社評再一次提到中共在香港的駐軍,說:駐軍「不是擺設」,在基本法受到衝擊的時候,這支軍隊會對惡勢力「迎頭痛擊」。

這已經是《環時》至少第三次打出「駐軍牌」,有的朋友可能已經見怪不怪了。但是與前幾次不同的是,它再次拋出駐軍論之外,又說了另外幾句話,比較耐人尋味。

我們都知道,北京為甚麼不敢直接出兵香港呢,因為那會讓它直接面臨國際制裁,最嚴重的,是毀掉香港這個重要的經濟窗口。但這次《環時》的社評說:香港是中國治下的一個中西方介面,美國願意通過香港拓寬中美交流的管道,歡迎;如果想放棄,也不會挽留。這是對美國和西方國家說的。然後《環時》又對香港社會喊話,說:如果香港社會阻止不了內部的破壞力量,城市無法繼續作為中西的介面運轉,那麼香港進行經濟上的結構性調整,就將是自然的結果。

《環球時報》沒有具體說這個「經濟上的結構性調整」,這就給解釋這句話,留出了一些餘地。但是每個人從字面都能看出來,香港是資本主義的經濟制度,結構性調整要調整到哪去?很顯然是指中國大陸的經濟制度。如果從這個角度解讀這句話,那就是它不惜放棄對香港的一國兩制,把香港變成普通的大陸城市。這個說法,其實是為前面它宣稱駐港部隊可能要出動,做鋪墊。因為駐港部隊一直接參與,就威脅到國際認可的香港特殊經濟地位,《環時》的意思是如果把它惹急了,毀掉香港也無所謂。

《環球時報》向來以極端強硬的言論著稱,它講的話不一定成真,但是不排除它代表著北京高層一些人的思考。

官方勢力心態:挾民眾以擋子彈

它雖然這麼說,但不到非常非常極端的時刻,當局是不敢這麼做。但是它的這番話,代表了《環球時報》及其背後官方勢力的一個心態。

第一,不尊重民意。這是最起碼的一點,從官方對待香港抗爭的態度也能看出來,香港人沒有要爭取獨立,也沒有要觸犯基本法,但是當局為了保持對香港的控制,對港人的合法訴求,視而不見,現在面對700多萬香港市民的福祉,它可以說毀掉就毀掉,這是不正常的;

第二,強盜邏輯。《環時》社評提到,如果「城市無法繼續作為中西的介面運轉,那麼香港進行經濟上的結構性調整,就將是自然的結果。」這句話沒有感到是把香港當成自己人,而是可以任意處置的「肉票」。現在香港是我的了,我能控制,就當搖錢樹養著,不能控制,那毀掉也在所不惜。

有的朋友可能不認同,說你怎麼知道當局要控制香港?那我要反問一下,如果它不想控制,為甚麼不正面回應香港民間的五大訴求呢?包括落實普選和獨立調查;

第三,挾民眾以擋子彈。我們知道,作為一個正常的政府,哪怕是一個強硬的民族主義政府,都不會拿自己任何一塊土地上民眾的幸福當玩笑,香港的制度給它帶去了繁榮,現在香港人想保留這個制度,沒有得到公正的對待,當西方國家站在人權角度出手的時候,又把這裏的人民幸福,當成可以討價還價的砝碼,這無異於綁匪摟著人質跟警方對抗。

帶著以上這種心態,是無法解決問題的。但是從《環球時報》的話來看,北京當局,要的也許不是問題的解決,而是對權力的絕對控制,還有自身利益的保護。

剛才我們說到,中共「挾民眾以擋子彈」,其實它一直在「挾中國人以擋子彈」。這話不是我說的。

在今天影片最後,給大家放一段,最近在網上流傳的2分鐘短片,當中的外國專家,深刻解析了,北京當局的「語言遊戲」,跟最近在網上瘋傳的「耿爽模擬器」一樣,當局對外界的任何批評,都準備好了一套說詞。耿爽為中共外交部發言人。

按照這位外國專家的話,中共這些說詞的背後,邏輯是一樣的,就是讓自己代表中國,代表中國人民,然後躲在中國和中國人民的後面,躲避外界的批評。就包括現在的香港,它們也在這麼做。

好,今天節目就到這裏。最後,我們來看一下這位外國人士的解說。那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