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大陸高校學生揭發老師的告密文化再度甚囂塵上。香港高校教師披露,這種告密文化通過大陸學生已經被中共推到了香港的一些著名高校。

負責監視老師的學生多來自大陸

最近,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大陸高校由學生揭發老師的告密文化在「佔中運動」之後,明顯來到了香港。具體表現一是讓大學管理層,甚至院系裏的管理層人員同大陸接軌,或者請與大陸有關係的一些人去做高層管理,以便掌握這些學校的人事陞遷,讓他們聽從中共;二是通過學生實施監控。

呂秉權說,負責監控的學生主要是從大陸來的。他們往往會突然很熱情接近老師,問很多問題,對一些問題的關心程度明顯超過大陸來的一般學生。有的甚至每節課都在課堂上用手機錄像。有的學生直言不諱地講,他是有任務的,需要定期向中聯辦等部門匯報。但有學生是被逼無奈才做這事,他們會用一種敷衍的態度去應付對方。

他還說,我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有言論的自由,做學問以及教學要求真和獨立自主,都有專業的做法,都會為自己的言論負責。自己在課堂上的講學,對中國國情的一些分析、討論,都經得起事實的考驗、正反雙方的考驗。他對學生監視的事不當一回事,不應該有恐懼而自我約束。

呂秉權分析,中共招募有特殊任務的學生有兩種方式:一是拉人情。比如學生的家人、朋友、師長,和中共情報部門的人有一定關係,他們以研究民情、社運的名義讓學生參與其中。讓學生覺得自己提供的信息很重要,可以幫助中央更好的研究和判斷香港的形勢,從而制定政策。為此,這些學生也有飄飄然的感覺。

另一種情況是學生到香港之前,有關部門會搞一些簡介會。通過這種簡介會,有關部門會很有技巧地發掘哪些人可以被發展和合作,然後請他們幫忙。他們名義上不會說是做間諜,會將所要做的事包裝得很好。很多人在不明所以的情況下,以為自己在為國家做貢獻。其實某種程度上就是告密,或者類似文革的通風報信、出賣老師。

除了學生之外,大陸也招攬香港的不同人士。有關部門給他們一些錢,讓他們去跟蹤一些社會運動的線索,觀察社會運動的種種活動。還要打入相關圈子收集信息。

招募學生主要是利益收買

呂秉權指出,出面招募學生的部門可能是學術層面,類似智囊角色,但後面的控制者都是中共的安全部門。這些學生收集的情報往往要寫成內部參考,有時甚至不用寫,只把老師說的話錄下來交上去就行了。給學生的利益往往是很可觀的,會令學生心動,加上他們的動機也是為國家做好事。這些學生心態上沒覺得有甚麼不妥。

呂秉權認為,獨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獨立的人格、崇高的道德,這些東西是不能用錢衡量的。一些大陸學生被洗腦去做告密的事還以為是很對的,其實這是出賣他人和為黨出賣靈魂的事。沒有自己獨立的人格和獨立的判斷,是很痛苦的事。

他奉勸大陸來港學生,在不明所以的情況下,不要做這些事。不然,他們會一步一步要求更多,讓你越做越多。然後就是出賣老師、出賣同學,收集你同學的情報,甚至要求你打入各種圈子。目前,公務員系統都有大量這種新香港人,參選區議會也有不少。

香港名校是監視的重點

呂秉權透露,與大陸安全部門相關的人直接講,港大法律系、中大政政系、浸大新聞系和嶺南的文化研究在各自領域對社會都有有影響的思想或做法,或者是老師比較出類拔萃,因此,中共對他們也有興趣,想知道有些甚麼人,他們在講些甚麼,有些甚麼學生等等。

現在香港很多院校除了講學術自由,也要講服務於國家民族大義、國家主權安全這些所謂主旋律。呂秉權指,像「港獨」、「中國崩潰論」、「中國現在是否文革復辟」、「習近平的領導機制、任期」等等問題屬學術範疇的東西,院校裏面應該可以自由討論和研究,不應受外來干預。可是現在講這些內容的老師可能會被攻擊。

中共對老師的情報收集,不外乎整些黑材料,挑剔老師講課當中的一些問題。呂秉權認為,情形就像大陸多年前進行的對老師大範圍的監聽,將他講課的內容變成文字版,說他們是貶低中國,與主旋律相叛逆,之後再進行攻擊。有關方面也想在一個大的環境裏去散播一種白色恐怖,讓大家有種寒蟬效應,甚麼都不講了。

「我覺得不需要中這些圈套。」呂秉權說,大陸文化大革命時期很時興學生揭發老師,甚至子女揭發父母。近些年,大陸校園又掀起告密文化,以此監控老師。中共還專門發文件規定教師在課堂上要『七不講』(即不講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錯誤、權貴資產階級、司法獨立)。這是對普世價值的宣戰。

他還說,在大陸高校還忌諱所謂「妄議中央」。對中央有些路線政策或者一些措施,如果有相反意見都可被視為妄議中央。對這些方面的監控,往往也是學生在實施,他會錄下老師講的東西,再寫成報告交給相關部門。還有在教室安裝監控錄像頭,老師講的話可以通過電子科技變成文本。有關部門通過敏感字就可以追蹤到講話者。

對教師監控的另一種辦法就是派黨媒記者到全國各高校去旁聽,他們將老師講的東西都錄下來整理成文字,對於超出講課要求範圍的老師,他們會說老師在貶低中國。記者錄下的內容就成了老師的罪證。

如果被抓到把柄,教師輕則被調職警告,或調離教學崗位去圖書館;嚴重的就炒了你,家人各方面都可能受到騷擾威脅等;再重一點可能以言獲罪。歷年來各地高校,都有獨立敢言的老師遭受莫須有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