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國際國內熱點問題非常多。我卻聚焦在一個問題——法輪功問題上。為甚麼?因為法輪功被迫害問題是當今中國一切問題的核心。

法輪功學員信神敬神,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中共不信神不敬神,按照「假、惡、鬥」害人害己害子孫。這就是法輪功與中共的根本區別。

中共迫害法輪功20年,就是反神、排神、褻瀆神,大搞「假、惡、鬥」的20年,就是持續不斷逆天叛道作惡的20年。其結果是:中共與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為敵,已走到「中國共產黨亡」的最後時刻。

法輪功在大陸持續受中共打壓(圖片來源:明慧網)
法輪功在大陸持續受中共打壓(圖片來源:明慧網)

「不信神,假、惡、鬥」,這6個字,是當今中國一切問題的癥結所在。

人類社會的歷史,無論東方,還是西方,都是從神話開始的。到了21世紀的今天,無論東方,還是西方,人類社會又經歷了許許多多震撼人心的神話故事,這些神話故事將整個人類的歷史串起來,最後彙集成一句經典的話:「我們不崇拜政府,我們崇拜神。」

西方的《聖經》預言,在人類的最後時刻,以色列復國之後,救世主彌賽亞將來到人間;以色列已於1948年5月13日復國。東方的佛經稱,在3,000年才開花的優曇婆羅花開放之時,未來佛——彌勒佛已下世普度眾生。1997年,佛曆3,024年,優曇婆羅花在南韓清溪寺的佛像上首次被發現;如今,優曇婆羅花已在世界各地悄然綻放。

中國明朝著名預言家劉伯溫的《燒餅歌》,記載了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與劉伯溫的一段對話。朱元璋問:「彌勒降凡在哪裏?」劉伯溫答:「未來教主臨下凡,不落宰府共官員,不在皇宮為太子,不在僧門與道院,降在寒門草堂內,燕南趙北把金散。」(「燕南趙北」指今天的北京,「金」是指救人的金玉良言)

1996年1月11日,一個自稱「來自火星的男孩」出生在俄羅斯。著名物理學家霍金曾對英國媒體表示:「這個『火星男孩』對宇宙和天文的認知已超出了我的想像,我相信全世界權威的科學家都有這種認識,我們不能忽視他提出的宇宙論以及對未來世界的預言。」

有人問2012年12月21日是否是「世界末日」時,「火星男孩」回答說:「末日是無法避免的,但並不是2012年,這要等我們誕生於中國的偉大的指導靈,返回神國的那一天才能發生。」

中國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的《西遊記》第六十四回中寫道:「夫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人身難得,我們得到了人身;中土難生,我們生在了中國;正法難遇,我們遇到了正法——法輪大法。我們是當今世界上最幸運的人。這是全中國法輪大法真修弟子的共同感受。

20世紀80-90年代,出現了一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遍及全國的「氣功熱」。當代中國最著名的科學家錢學森,是最重要的推手之一。習近平的父親,時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習仲勳,是世界醫學氣功學會名譽主席。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的岳父張震寰將軍,長期擔任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理事長。

當時,全國出現了3,000多種氣功,法輪功從中脫穎而出,成為最受歡迎和喜愛的氣功。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1992年5月13日,由李洪志先生從中國東北的長春市傳出。因袪病健身、淨化身心有奇效,通過人傳人,心傳心,迅速傳遍全中國,傳到全世界。

法輪功是如何傳遍全世界的?有這麼一個真實而又神奇的故事:

1994年7月,李洪志先生在中國海濱城市——大連傳法時,一對來自法國的父子求見。那位父親說:「我們是猶太人,我們知道當今的人類非常危險,有末劫之災。我們的神告訴我們,只有一位中國人能救人類、能救法國人、能救猶太人。我們考察了很久,我們知道那就是您——中國的氣功大師李洪志先生,於是,我們來求見您!」「我們的神讓我們來請您去法國,去救救歐洲吧!」他接著說:「您去法國的一切手續、費用,我們全權負責。」

法輪功從東方傳到西方的第一站,就是法國巴黎。1995年3月12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應邀在巴黎中共駐法國大使館文化處禮堂,舉行了一場報告會。時任中共駐法國大使蔡方柏和夫人等出席。

下面再講一講我來美國的神奇故事。

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因為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被中共非法監禁5年。

出獄不久,我登門拜訪了我攻讀博士學位時的導師高放教授。

高教授是當代中國第一流的「名人、學者、各類專家」之一,被認為是當代中國著名馬克思主義理論家;被中央黨校教授趙曜譽為「中國百科全書式的學術大家」;1981年由時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批准,被聘為全國第一批博士生導師;擔任過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

高教授曾問我將來有甚麼打算,我說我想去美國。「你絕對去不了美國」,高放教授立即打斷了我的話,說:「即使你辦好了所有手續,登上了飛機,也會被當局從飛機上『請下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