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和中共採取了一種新戰略,即以有限的核武威脅,來對抗美國,甚至是針對美國本土。中俄都聲稱這麼做,是為了因應常規性衝突,並維護區域安全,如俄羅斯將核武對準東歐,中共則是將矛頭指向台灣。

這與我們過去習慣的大規模核武威脅不同,例如在冷戰時期,蘇聯為了入侵西歐,部署了大規模核子武器,以作為侵略手段的一部份。

因此,要解決這種新型核武威脅,我們需要做到兩點。第一,是要擁有比現在更多的攔截性武器(missile interceptor);另外,還要具備功能更強、地理位置更分散的攔截系統,加上新的太空預警探測器(space-based sensors,又譯作天基探測器),才能快速發現並追蹤敵方導彈(導彈),並在導彈成功釋放多顆彈頭前,將其於升空階段擊落。

那麼,我們的傳統武器又該扮演甚麼角色呢?目前,我們有44具15年歷史的陸基攔截裝置,部署在阿拉斯加和加州。這些導彈防禦系統能護衛美國本土,防禦著來自中國(中共)、俄羅斯和北韓等核武國家的長程導彈威脅。(譯註:指部署於阿拉斯加格裏利堡、加州范登堡空軍基地的44個陸基中程攔截器。可發射GBI攔截火箭,火箭上升後會釋放殺傷攔截器,於外大氣層間擊落導彈,是目前美國抵禦洲際彈道導彈的唯一系統。)

與此搭配的是超過1200具中短程攔截設備,分別配置在美國與盟國的神盾巡洋艦上,以及陸地上的薩德反導彈系統(THAAD)和愛國者防禦系統上。

雖然,現在阿拉斯加的殺傷攔截器(kill vehicle)在最新試驗中有5/8的成功率,但國防部還是選擇採用全新的殺傷攔截器,這些新武器將能應付多彈頭導彈、誘餌彈和超高音速導彈等攻擊。但可惜的是,由於新殺傷攔截器尚未研發完畢,原先打算新增的20枚攔截裝置只能推遲。

其實,我們可將現有的殺傷攔截器用於新導彈上,即使這些殺傷攔截器有一些技術上的缺陷,但這些缺陷是可以克服的。有了20枚新的陸基攔截裝置,在面對北韓和中共的核武升級時,將別具威懾力量。

危險的核武戰略

然而,為了應對即將出現的威脅,即使加強了阿拉斯加的攔截技術,還必須推行天基偵察與防禦系統(space-based sensors and defenses)。據早先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廳(OSD)的評估,此系統價格合理且符合技術標準。要投資建置這個防禦系統,所需的僅僅是授權而已。(譯註:天基偵察與防禦系統,是指利用衛星偵測並擊落敵方導彈的系統。目前美國僅停留在紅外線偵測階段,並未發展衛星武器。至今已成功發射4顆預警衛星,對偵測導彈攻擊功效卓著。)

從歷史上來看,發展天基防禦系統的關鍵障礙,並不是財力或技術,真正的絆腳石在於:一直有臆論認為,發展太空武器系統會帶來軍備競賽和戰略上的不穩定(strategic instability)。這種系統可在加速、上升階段,就將導彈摧毀,且相較於固定式的陸基裝置,天基系統的防禦範圍更為廣大。臆測者因此認為,這會迫使我們的敵人製造更多的攻擊性彈頭。

但這樣的說法是真的嗎?

事實上,情況恰恰相反,軍備控制和導彈防禦之間並沒有衝突。舉例來說,喬治布殊總統於2001年退出了1972年與蘇聯簽署的《反彈道導彈條約》。並於2004年,開始在阿拉斯加與加州部署了導彈防禦系統。同時,美國在2003年和2010年,也和俄羅斯簽訂了縮減軍備的《莫斯科條約》和《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基於這些條約,美俄兩國將戰略性核子武器,從6000顆減低至1550顆,減少了大約七成的核彈頭。

因此,部署導彈防禦系統,並不會阻礙核武器的削減。事實證明,部署防禦系統的同時,大幅削減核武是可以做到的。

我們也經常聽到這種論點,因為沒有完美的導彈防禦系統,所以無法起到威嚇作用。假設敵人能夠發射超過攔截器數量的導彈,那防禦系統將變得毫無價值。

讓我們檢視一下這種說法的不合理之處。如果有人擔心44或64個攔截彈,不足以阻止數百枚彈頭攻擊美國,因此認定防禦系統不可靠,這似乎是合理的。

但是,目前的防禦系統(甚至未來太空防禦),都能抵擋俄羅斯總統普京在2000年4月宣佈的新威脅。普京明白,任何對美國的重大核武攻擊,都可能讓世界進入末日大戰。因此,普京制定了「有限的一次攻擊戰略」(limited first strike strategy),計劃在一次攻擊中癱瘓對手,讓美國無法對俄羅斯的侵略作出任何反應。

「新普京主義」非但不追求提高戰略穩定性,反而不計代價地讓俄羅斯侵略他國。諷刺的是,也因為這些情況,使得美國的導彈防禦系統顯得格外可靠,尤其當防禦系統部署在太空中,亦即攔截導彈最有效的地方。

美國再也不需要向懷疑論者證明,防禦系統必須保護我們的國家,免於成百上千枚彈頭的威脅。要抵禦這些「有限的攻擊」,已是可實現的目標。

因為美國和盟國的防禦系統相對強大,我們的敵國只剩下簡單的選擇,要不就是冒著導致世界末日的風險,一次性使用他們所有的核武來突破完密的防禦系統(這麼做可能會遭致美國大規模的報復性攻擊),或者停止使用他們的核武,畢竟導彈防禦系統能抵禦所有「有限的攻擊」。

儘管目前的陸基攔截器(GBI)系統,可抵禦針對美國的有限核子攻擊。但俄羅斯和中共,最終都將部署超高速先進導彈。因此,美國迫切地需要過渡到新式探測器,才得以搜尋、發現和追蹤超高速導彈的發射,並更有效地部署攔截器,以遏止和擊敗先進導彈威脅。

在此期間,我們還需要密切注意,北韓、伊朗、中俄的威脅。每一位美國總統都必須保護美國,免受任何立即或短期內的核彈威脅,包括繼續與我們的盟友進行反核武擴張外交(counter-proliferation diplomacy),以消除更多核武擴張的威脅。

要升級防禦能力,需要研發更有效的殺傷攔截器(kill vehicle),也應先增加部署20枚攔截彈。考慮敵方的部屬導彈的速度,國會應儘速通過目前計劃中的天基探測器,以偵測地面雷達無法看到的導彈威脅。最後,在擬定的國防預算中,應為天基攔截設備提供資金,該防禦技術在老布殊總統時,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廳(OSD)就認為是可靠且負擔得起的。

這些升級,每年總共會增加30~40億美元的支出,大約佔國防部預算的0.5%。但由於這些相對適度的投資,得以更有效地遏止中俄魯莽地進行核武威脅。加上我們對空軍技術、導彈防禦和核子武器的現代化更新,將確實加強威懾力量和戰略穩定性。

遏止「有限核武攻擊」的同時,美國的導彈防禦系統也將提升到另一層次。不僅可因應有限核武攻擊,還可進行強大的空中防禦,其中包括:高能激光、高能微波、精確導向彈頭以及無人遙控飛行器等。國防預算目前有近10億美元,投入於這些技術的研發,但還需要在其它領域內進行加強。

透過這些技術的開發與收購,將獲得完整的空防能力,落實分層防禦的概念。(譯註:美國導彈防禦署將防禦系統分為四個階段:加速段、上升段、中段和末端,但目前在加速段、上升段還沒有普遍有效的攔截設備。)藉此,美國與盟友們將可把力量投射到爭議地區內,同時,能保衛我們海外地區基地與美國本土,免受彈道導彈、導引導彈和無人機等的威脅。

特朗普政府的導彈防禦評估,確知了上述許多因素。但還需要國會在國防預算上加以配合。無效的立法者或對國防需求無休止的分析,並不會阻止我們的對手。導彈和核武威脅無時不在,捍衛美國及盟友們的途徑,也已相當明確。

作者簡介:

彼得·休西(Peter Huessy)是美國空軍協會的資深國防顧問,同時也是國防諮詢公司GeoStrategic Analysis的總裁。

原文Russia and China: Dangerous Nuclear Strategies 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 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