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10月25日晚上,港民在將軍澳街坊發起築人鏈活動,悼念油塘女浮屍案中的死者陳彥霖。

參與的學生和市民聚集在知專設計學院內,人鏈由校園向將軍澳海濱方向延伸,民眾手持印有陳彥霖肖像的文宣,現場高呼「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解散警隊」及「香港人反抗」等口號,並沿途呼籲案發當天路上泊車的市民提供所拍攝到的片段。#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晚上,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10月25日,香港市民在將軍澳舉行「陳彥霖走過最後的路」人鏈活動,人鏈由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延伸至調景嶺海濱。(葉依帆/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