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遼寧鞍山市台安縣黃沙坨鎮政府在鯰魚泡村的農田掩埋1,400頭病豬,造成該村水污染,村民討說法近一年無果。

該村村民劉先生向大紀元記者透露,去年10月是當地非洲豬瘟高峰時期,距離該村七八公里的下薄村華首養豬場將1,400頭豬全部銷毀(包括沒有死亡的豬),當地政府最開始是在下薄村選址填埋,遭到村民的反對。

10月19日凌晨3時許,鎮政府官員、鯰魚泡村村官等帶領工作人員連夜在該村的一農田保護區裏挖了八個大坑,將1,400頭豬推了下去。

劉先生表示,埋的豬有活的,也有死的,當時村民根本不知道這件事,19日上午9時許村民才聞訊後陸續趕到現場,但是現場已有警察把守,不讓村民拍照,誰拍照搶誰的手機。

處理病豬的選址是村民反對的主要原因,第一是距離水源地不到1公里,距離村民的居住區不到300米。

自去年10月19日以後,劉先生與村民多次去到各級政府,當時還有中央巡視組官員入駐當地政府。

劉先生向中央巡視組反映情況,第一次回復稱他反映的情況無法確定真假,劉先生又將拍攝的照片郵寄過去,這回巡視組不認為虛假,但是也未解決問題,而是將此事推給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再一級一級往下推諉,沒有人解決問題。

掩埋豬事件後一個月,由於豬屍體腐爛,血水從掩埋處流出,將田地周邊的排水灌溉渠污染,而且掩埋處又陷下去一個坑,當地政府從外地調運土石再次填埋,將排水溝也用泥土蓋住,下雨天根本無法排水。

2018年10月,遼寧鞍山市台安縣黃沙坨鎮政府在鯰魚泡村的農田掩埋1,400頭病豬,造成該村水污染,村民討說法近一年無果。圖為埋死豬的田地。(受訪者提供)
2018年10月,遼寧鞍山市台安縣黃沙坨鎮政府在鯰魚泡村的農田掩埋1,400頭病豬,造成該村水污染,村民討說法近一年無果。圖為埋死豬的田地。(受訪者提供)

劉先生還表示,目前現場已封鎖,有獸醫站等工作人員看守,不讓村民靠近。最大的問題是村民喝的自來水已污染。

劉先生稱他家裏的水通過淨水器流出來的都是混濁的黑水,而且是有一股從來沒聞過的腥臭味。

2018年10月,遼寧鞍山市台安縣黃沙坨鎮政府在鯰魚泡村的農田掩埋1,400頭病豬,造成該村水污染,村民討說法近一年無果。圖為村民家中接的自來水。(受訪者提供)
2018年10月,遼寧鞍山市台安縣黃沙坨鎮政府在鯰魚泡村的農田掩埋1,400頭病豬,造成該村水污染,村民討說法近一年無果。圖為村民家中接的自來水。(受訪者提供)

劉先生多次去政府討說法,結果是政府人員到他的兒子單位進行威逼利誘,「我找的話,政府到我兒子單位去,你不告要甚麼條件都可以,到後來甚麼都不行了,巡視組一撤甚麼都不答應了。」劉先生說。

「現在政府哪有替老百姓著想的,都是層層保護。」

該村兩千名村民現在陷入無奈的境地,政府不管,當地媒體不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