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3日,北京房山區有兩個養豬場爆出非洲豬瘟疫情,消息引發外界關注。

11月23日下午,房山區青龍湖鎮果各莊村一名村民指該村涉事豬場負責人馬玉龍,長期從外地運回死豬騙取保險,懷疑因此而將病毒帶入當地。

中共農業農村部今天通報,確認房山區青龍湖鎮、琉璃河鎮各有一個養殖場發生非洲豬瘟疫情。

截至目前,青龍湖鎮的養殖場養有生豬1325隻,死亡49隻;琉璃河鎮養殖場有生豬429隻,死亡37隻,通報中沒有說明疫情的來源。

村子三個路口全被戒嚴

電話採訪中,大紀元記者得知,龍湖鎮的養殖場在果各莊村,負責人叫馬玉龍。

果各莊村一位不願具名的村民透露他知道的內情。「現在我們村戒嚴了,已有2天。距村方圓好幾公里都設卡,有好幾十穿黑衣的特警在村口那兒守著,人可以進出,但不能靠近豬場那邊。」;「幾里外的路口都有消毒車,在疫區裏面人都穿著防護服。」他說。

該村民告訴記者,接受採訪時他正好看見有好幾十人,還有車輛在馬玉龍的豬場那邊,同時還把其他四個個體戶家養的沒染病的豬也都一起拉走了。

此外,他還聽村民說,11月21號晚上來了一幫人要進馬玉龍的豬場被馬玉龍阻擋,雙方起了矛盾,加上倆餵豬的,馬玉龍三人被帶走,現在還沒回來,不知道帶到哪兒了;22號,馬玉龍豬場的豬被拉走了一車。

對於此次疫情,該村民懷疑,是馬玉龍從外地拉回便宜的死豬導致。不僅是死豬,馬玉龍還拉回活豬在房山販賣。

從外地拉死豬騙保險

據介紹,馬玉龍是河北邑縣人,在房山相親結婚後又離婚,他曾因拿刀扎他岳父蹲了禁閉,出來後,就開始倒賣生豬並騙保獲取暴利。

從2013年開始,馬玉龍承包了該村原集體豬場,但他並沒有安分守己地養豬,而是動起了歪念——騙保。

知情村民介紹,大約在2013年的時候,馬玉龍開始張羅給當地一百多戶個體戶的豬上保險,為其提供業務服務的涉及三家保險公司。那時他還沒有營業執照,使用的是果各莊豬場的執照,並且打著別人的名字,幹起了倒賣豬的生意。

隨後,馬玉龍僱了兩輛麵包車,一次大約從外地拉回七八頭死豬,他將這些死豬拉到個體戶A那兒,擺拍豬死亡的照片,然後,再將這些豬拉到B那兒拍照,就這樣,靠拉死豬騙保險發了財。

知情村民說,為此他還曾報過110(報警),北京市農委和審計局也詢問過此事,但沒見效果。

他算了一筆帳,一頭母豬可騙保一千多元,一頭肥豬也有六、七百元,一戶就算能騙保萬兒八千的,有一百多個養豬戶,就能賺近100萬元。那個年代散養戶多,一個村子就有七八戶。

損人利己遭報應

2013年,也是馬玉龍賺錢最多的時候,大量騙取的錢被他揣進了自己的腰包。

「這些錢,保險公司的頭兒(負責人)肯定是得了,他們得不到好處,也不能批他保險啊。馬玉龍曾給某保險公司楊姓經理在村裏租了一套房子,供其長期居住。」

「你不接觸亂七八糟的豬,怎麼會得這個病?把別人家的經濟來源也給弄沒了。」;「這回馬玉龍是遭報應了,我相信好人一生平安,善惡有報。」知情村民氣憤地說。

採訪中,北京龍泉養豬場的老闆告訴記者,她們那裏沒有發現疫情,早在2個月前就已經開始做消毒防護。

「這裏離河北省近,有拉死豬的,那邊(疫區)是因為從河北拉豬,有可能帶來了病毒。」老闆說。

非洲豬瘟自今年8月份在中國大陸首次被發現以來,已有3個多月了,疫情呈現連發、爆發且已經失控的狀態。特別是10月份,非洲豬瘟疫情集中爆發,截至11月23日,官方數字顯示,包括天津、上海、四川等20個省市已淪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