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缺乏信仰,很多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都屬於功利主義者,無論幹甚麼,都會反覆盤算個人利害、患得患失。

香港抗議者正在顛覆這種傳統價值觀,為了700萬香港人的自由,他們戴上面具抗議,他們寧願做無名英雄。

他們默默奉獻時間、精力、金錢,他們承擔警棍毆打、催淚彈瞄準射擊、黑社會恐怖襲擊,乃至被警察抓去拷打、被打斷骨頭,甚至被自殺、毀屍滅跡的危險。

他們很多人是在家人的反對下參與抗爭,早期自殺殉道的抗爭者,無一例外都是無法承受家庭的巨大壓力。

只要想一想,一個帶著口罩的抗議者,在經歷過一天、甚至加上半夜與警方的對峙,飽受攻擊和危險,精疲力盡回家之後,還會面臨家長長時間的精神摧殘。很多人會精神崩潰!

因為長輩們受傳統觀念影響,認為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每個人都應該「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更不能去做無名英雄。

因為捍衛自由,完全是沒有好處的白白奉獻,是傳統中國人歷來拒絕承擔的公民義務。老一輩的香港人、既要享有英國人白給的自由,又要賺容易掙的錢(當然也就是中國人的錢)。總想兩頭吃,什麼好處都撈到。

正是因為他們的貪婪和苟且,拒絕關心政治,沒有在長達157年英國人給予最充份自由的歲月建立好民主制度,才會落入現在可能成為中共奴隸的困境。

而現在香港的年輕人,正在為他們祖祖輩輩的貪婪、愚昧、苟且、冷漠付出代價。這份代價非常沈重,非常殘酷,但是勇敢的香港青年承擔了!

不僅僅是香港年輕人願意奉獻自己,做無名英雄,這還是一種最高明的政治策略。這應該是香港人的獨創。

與世界各地大都會不同,香港的國際化模式是獨一無二的。儘管大部分香港人都是說粵語的華人,但是擁有海外公民護照的人,卻多達450萬左右。

也就是十四分之九的香港人,不是中國人,而是英國人、美國人、加拿大人、澳洲人、歐洲人、印度人⋯⋯戴上面具,香港黑警和街頭人臉監控影片就難以識別抗議者的真正身分。

因為中共對於中國人,從來都是敢於血腥鎮壓的,如同1989年在北京;但是對於外國人,中共總是投鼠忌器,不敢大開殺戒的!

這也是中共雖然早已在香港境內及深圳集結數十萬軍警,但是始終沒敢大肆鎮壓的主要原因。而使用其他手段鎮壓,也面臨身分識別問題:不能打殺英國人,不能打殺加拿大人,不能打殺歐洲人、日本人,更不能打殺美國人!

香港人因地制宜,發明了這套抗爭模式,不僅充份展現了香港講英語、信仰基督教一代青年甘做無名英雄的獻身精神,還展現了他們的大智大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