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東,是中國最北端的邊陲小城,東邊與北韓新義州隔江相望。安東省,是民國時期中國東北地區的一個省(民國時期中國東北有九省,中共竊國後改為三省),在中國東北東南部,1947年國民政府將偽滿州國時期的安東、通化二省合併為安東省,省會設於通化(今通化市)。

這個名字的來歷大概與1500年前唐朝的安東都護府(設於平壤)有關。不過,那時只是個漁村叫沙河子。光緒二年,朝廷在沙河子設立了安東縣。清末,也就是1901年,大概是上帝的眷顧吧,這裏出現了來自遙遠之鄉的丹麥傳教士,從此,在元寶山南麓有了教堂,又有了西式醫院,老百姓叫做丹國醫院,在多災多難的歲月裏,使安東的百姓感受到了上帝的憐憫和慈愛。尤其令人難忘的是,當年振奮人心的消息——日本宣告投降了,是從這個醫院傳遍小城的。

十九世紀末期,丹麥傳教士在安東天後宮街建立的基督教醫院,作者攝於2010年冬。(鴻路提供)
十九世紀末期,丹麥傳教士在安東天後宮街建立的基督教醫院,作者攝於2010年冬。(鴻路提供)

1945年8月16日早晨,丹麥人葛力夫(Erik Gjaerulf Larsen1908—1986)高興地告訴院長助理兼任護士總長的杜韶宣(基督徒),日本宣告投降啦!這是昨晚從他的收音機聽到的重慶廣播,杜先生喜極而泣,心潮澎湃,他馬上飽蘸筆墨,在白紙上一揮而就:「還我山河。」然後,把這四個大字黏貼在院牆上。瞬間,引來了許多人駐足而立,杜韶宣激動地說,小日本投降啦!大家頓時雀躍起來,歡呼起來……

從1932年開始,安東淪為了日本的殖民地——偽滿洲國。孩子一上學家長千叮嚀萬囑咐:誰問你是哪國人,只許說滿洲國,不許說中國。因為,你說是中國人,日本人就要「收拾」你,罪名是「反滿抗日」。安東人當了十四年的亡國奴,終於可以挺直了腰桿,揚眉吐氣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向杜韶宣提出要搞慶祝活動,於是商定,次日早晨要升起「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同時,升旗時要唱一首愛國歌曲。因為,滿洲國剛倒台,商舖還沒有「國旗」出賣,這就要買布來自己縫製。歌曲找來了一首老歌,叫《三民主義歌》,舊瓶裝新酒,大家在一起添了新詞。

17日早晨,秋風颯颯,江水蕩漾。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在樓頂隨風飄起,這是幾個護士連夜縫製的。此刻,中國的醫護人員和丹麥人站在一起,還有扶老攜幼的患者,仰望著呼啦啦的旗幟,熱淚盈眶,多少年的屈辱與憤怒,從壓抑的胸膛中宣洩出來,彷彿打開了閘門的激流,一瀉千里——

國旗飄揚,秋高氣清,同祝國慶,薄海歌騰……

聽到院子裏的歌聲,許多人湧進來觀看升旗儀式。這時,他們才知道小日本投降了,目睹了自己的國旗——原來是「青天白日滿地紅」啊!

院子裏的升旗儀式尚未結束,牆外已經響起了爆竹聲,有的人高興地敲起了銅盆。這時,大家向杜先生提出雙十節快到了,組織合唱團去廣播電台教唱歌曲,在節日那天,讓老百姓唱著歌遊行。杜韶宣覺得是個好主意,於是,他便跑安東電台,說明了教唱歌曲的想法,電台答應開播這個節目。

接著,杜先生又跑報社,建議登載電台準備教唱的《三民主義歌》,以方便市民學唱。很快,安東報登載出了《三民主義歌》。為了使教唱的有聲有色,杜先生又去邀請愛好音樂的朋友崔錦章(基督徒、眼科專家)和他的夫人音樂老師王澄美(基督徒),三個人是「愛國一心」,一拍即合。

從8月23日起,每晚七點,安東電台播開始放教唱歌曲《三民主義歌》,指揮崔錦章,鋼琴伴奏王澄美,歌詞講解杜韶宣,演唱者基督教醫院護士合唱團。家有電匣子(收音機)的市民興致勃勃地學唱了幾日後,突然,停播了。原來是蘇俄軍隊(第44坦克旅)開進了安東,不僅拆走工廠設備,還要強暴女人,無論是日本女人,還是中國女人都成了北極熊瘋狂追捕的獵物。

因此,護士不敢夜晚出行,教唱節目只好不歡而散了。小日本投降了,安東人的臉上剛露出了勝利的笑容,卻又蒙上了一層陰影。這時,街上不時地傳說,中央軍要來了。於是,老百姓盼星星盼月亮,希望中央軍來了能過上太平日子。盼來盼去的,雙十節到了。

早上,市民接到通知到金湯小學操場開會,慶祝雙十節。金湯小學在安東六道口街附近,從前曾是縣衙所在地。杜韶宣代表丹國醫院趕到會場,一進院子發現一群衣衫襤褸,肩扛長槍桿子的人,聽說是「東北人民自衛軍」,也就是「八路」。一會,台上響起一個聲音,下面請安東市保安司令呂其恩同志(後任中共安東市委書記、市長等)講話……

一個長方臉,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走上台放開了嗓門:「同志們,老鄉們,我們是東北人民自衛軍,也就是八路軍」。接下來口若懸河,滔滔不絕,但是,沒有一句慶祝雙十節的話。而且,有些話既新奇又震撼:「有些人天天盼中央軍來,我告訴你們,中央軍不能來啦,中央軍退到喜馬拉雅山去啦!毛澤東主席和朱德總司令領導我們八路軍抗戰八年,今天,我們打到鴨綠江來啦……」

杜韶宣第一次聽八路長官的訓話,覺得如墮五里霧中,又有些惶惶然。他又環視了操場上軍人的寒酸相……

這是抗戰勝利後杜韶宣經歷的雙十節,也是他一生的最後一個雙十節。不久,出現了「十.一」國慶節。接著,杜韶宣便被打成反革命入獄了,當年的升旗、教歌都成了「從事反動宣傳」。

附註:杜韶宣在獄中的《詢問筆錄》(1956年11月7日)中,回憶了當年升旗、唱歌的主要參與者,現抄錄如下,以紀念之:張濤、黃中興、於天民、宋殿邦、李榮中、蘆秉免、孫榮生等。此外,崔錦章(其子崔世光系中國著名鋼琴演奏家、作曲家)先生也打成反革命而下獄,在家帶著三個孩子艱難度日的妻子王澄美女士被打成右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