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國際特赦(AI)科隆地區和獨立中文筆會共同舉辦的聲援香港「五大訴求」的集會,2019年9月14日在德國科隆大教堂對面的廣場舉辦。來自德國、荷蘭等國家的多個組織和團體參加了這次集會。大紀元對不同團體就聲援香港的目的進行了採訪。

世維大會發言人:不能相信中國(中共)任何承諾

2019年9月14日,多團體齊聚德國科隆譴責中共,聲援香港民眾五大訴求。圖為世界維吾爾大會代表在集會上發言。(黃芩/大紀元)
2019年9月14日,多團體齊聚德國科隆譴責中共,聲援香港民眾五大訴求。圖為世界維吾爾大會代表在集會上發言。(黃芩/大紀元)

世維(世界維吾爾)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熱西提先生(Dilshat Reshit)在科隆集會之後,接受了大紀元採訪,談到世維大會參加科隆聲援香港集會的原因,他表示,「香港民眾發起的反送中活動值得敬佩,尤其是在中國(中共)的框架下,中國(中共)在當地對港人進行滲透、分化,從經濟上綁架,在這個困境中香港人能發起這種抗爭,是令人敬佩的。」

「我們參加聲援香港民眾的集會,期待他們的抗爭能夠更廣泛地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能夠對所謂一國兩制徹底失敗的這種現狀給予高度關注。中國(中共)政府的任何承諾都不能相信,因為香港問題再次印證了中國(中共)一直以來都是在對外欺騙,中國(中共)就是根據它自己的戰略,達到它自身所需要的目的。」迪里夏提說。

「香港人民的抗爭是為了爭取自由民主,這種抗爭不僅讓人敬佩、尊重,也應該讓國際社會警醒。」迪里夏提表示,「我們到場聲援,也是希望國際社會意識到中共從來沒有對自己的承諾兌現過,相反以承諾的方式變本加厲地進行政治性的迫害。支持香港民眾的抗爭實際上也是在爭取我們自己的權利,現在有很多政治家都在說,維吾爾的今天就是香港的明天。國際社會應該意識到香港所面臨的進一步惡化的處境。」

迪里夏提表示,「通過這次聲援抗爭,我們也希望國際社會意識到,維吾爾人有很多在當地遭到系統迫害案例,由於沒有言論自由的空間,無法在國際社會曝光。世維大會支持香港民眾,以理性的方式追求自己所希望得到的民主政治權利。港人的訴求,如果國際社會不採取積極的措施,而是採取默認和消極態度的話,可能會發生血腥鎮壓的悲劇。」他說,「希望國際社會能採取緊急有效的措施,避免八九天安門、七五烏魯木齊慘案在香港重現。」

迪里夏提還提到從當地傳出的、國際特赦也提到的原新疆大學校長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iyip)和新疆醫科大學原校長哈木拉提‧烏普爾(Halmurat Ghopur)被判死刑的消息。他說,「在當地所有維吾爾知識份子、知識精英都面臨著隨時失去自由,被中國(中共)極端迫害的現狀。」

席海明:中國(中共)在內蒙古實行文化滅絕

2019年9月14日,多團體齊聚德國科隆譴責中共,聲援香港民眾五大訴求。圖為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主席、自由亞太聯盟副主席席海明在集會上發言。(黃芩/大紀元)
2019年9月14日,多團體齊聚德國科隆譴責中共,聲援香港民眾五大訴求。圖為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主席、自由亞太聯盟副主席席海明在集會上發言。(黃芩/大紀元)

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主席、自由亞太聯盟副主席席海明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到集會現場聲援香港是因為「香港這次真是震撼了世界,對蒙古人也非常震撼,我想表示我們的崇高敬意,對他們的支持」。他說,「我們雖然很弱,但畢竟更多人的支持對抗爭是有利的。因為香港民眾面對的是武裝到牙齒的(中共)強權,沒有任何道德、只是一種野蠻的國家政權。所有正義人士都應該支持他們。」

「我作為一個深受壓迫的蒙古人更應該支持,因為我們的目的是一致的,他們若不行了我們會更慘。」席海明說,「我作為一個蒙古人,我們是中國的第一個自治區。自治區表面上聽起來很好,自理,只是國防和外交歸中央,但實質上不是。實質上狼外婆進門之前好話說盡,一進門就翻臉不認人。它把你騙到手裏,之後在內蒙實行種族大屠殺。」

「六八年我爺爺就被屠殺了,當時有六萬多人被屠殺。而且有一點,這些人沒有任何反抗,甚至連想都沒有想要反抗,哆哆嗦嗦就被他們殺了。而且它是派的正規軍,北京軍區中將副司令帶領六十九軍進入蒙古,屠殺蒙古人。我們在自己家裏生命都沒有保障,這樣的國家、這樣的制度是我們絕對不能接受的。」

「它(中共)現在在內蒙實行文化上的種族滅絕。蒙古人放牧,漢族人有點文化的都知道,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現在把我們的地佔了,有的是用來種地,有的是軍事基地。讓蒙古人不能放牧了,說是對環境生態破壞很厲害。原來說的退牧還土,現在是不讓放牧了。不讓放牧就是不讓蒙古人活了。幾千年來蒙古人靠遊牧生活,就像漢人不讓你種地了,咋生活呀。」席海明說,「在文化上,蒙古學校被砍掉,土地被佔領,語言要逐步消亡,所以他們通過各種手段在蒙古實行文化上的種族滅絕。」

人權觀察:在中共極權社會 沒有一個人安全

2019年9月14日,多團體齊聚德國科隆譴責中共,聲援香港民眾五大訴求。圖為中國人權觀察理事、發言人馬永濤在集會現場。(黃芩/大紀元)
2019年9月14日,多團體齊聚德國科隆譴責中共,聲援香港民眾五大訴求。圖為中國人權觀察理事、發言人馬永濤在集會現場。(黃芩/大紀元)

中國人權觀察理事、發言人馬永濤介紹說,「人權觀察是1997年由秦永敏建立的,現在秦永敏又一次被中共關押,判了13年。」馬永濤本人三年前流亡到荷蘭,他說自己由於參加中國觀察組織,制定章程和組織架構,建立網站等,被中共限制出國,輾轉逃到荷蘭。

「在香港有可能發生像30年前的天安門大屠殺那樣的事件。」馬永濤認為,「我很為香港擔心,因為從我自己還有秦先生受迫害的經歷中看,我認為共產黨是沒有底線的,特別是它感到其政權受到威脅時,它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可以使用任何手段。」

馬永濤介紹說,他們之前在阿姆斯特丹、海牙等地搞活動的時候,經常會遇到一些海外大陸人來搗亂和謾罵。「比如中國(中共)某個領導人出訪某國,都有由大使館組織學生會、商會負責歡迎儀式,他們都是拿錢僱人。我們跟他們形成兩個陣營抗衡,這種情況很多。」他說,「我只能說中國大陸這種洗腦太嚴重了,它們篡改歷史、教科書,現在世界上還有幾個國家不能上臉書、推特和谷歌等社交媒體?它封鎖所有的媒體,不就是為了方便洗腦嗎?有的人被洗腦洗傻了,但是有一部份人為了利益,出賣了良心,裝傻。」

「在一個沒有人權保障、不是法治社會,是個極權社會制度之下,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馬永濤覺得自己有些話一定要跟這些人說,「不要覺得你現在是個既得利益者,是高官顯爵,獲得巨大財富也好呀,在這種制度下,財富和你的權利是沒有安全性可言的。你官位再大,大不過周永康、薄熙來,還有好多企業家不都是被他們以打黑的名義搞垮的嗎?在中共這個極權社會,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他們應該為子孫後代留一條明路。」

馬永濤來自大陸河北廊坊,在大陸當過六年村長,對中共基層的事情了解很清楚。「我今年47歲,過了18歲已經29年了,中國憲法寫得明明白白的,年滿18歲的公民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我們沒有享受過這個權利。我向有關部門去反映,就進了監獄。」他覺得到荷蘭之後感到這才是正常的人類社會,而不是像國內那樣,老太太倒地沒人敢扶,弱肉強食。最後他說,「只有儘早地結束中共這種極權統治,大家才能都獲得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