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成立於1921年,今年98歲;黃之鋒出生於1996年,今年23歲。

按常理,98歲,屬耄耋老人,已歷經歲月滄桑,應該睿智、寬容、慈祥,對晚輩厚愛有加;23歲,則青春年少,敢想,敢說,敢幹,雖難免犯錯,只要長輩善加提攜、指點,亦可少走彎路,漸成大器。

最近,23歲香港眾誌秘書長黃之鋒出訪台灣、德國、美國。他之所以選擇這3個地方,是因為:台灣是亞洲民主的燈塔;德國有過被柏林墻分隔的歷史,今天的香港和當年的西柏林類似,德國也是歐盟國家中比較註重人權的國家。美國是整個自由世界的領袖。然而,此行卻惹得98歲的中共雷霆大怒。

9月9日晚,黃之鋒飛抵德國,出席德國《圖片報》舉辦的「柏林墻倒塌30周年紀念酒會」。會上,黃之鋒發表了演講,並與德國外長、國會議員、媒體界人士進行了交流。11日上午,在聯邦新聞會議中心出席新聞發布會,德國主流媒體雲集;11日下午,在柏林洪堡大學演講,座無虛席。

9月10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中方對德方允許香港分裂分子入境從事反華分裂活動以及德國外長馬斯公然同這樣的人接觸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任何挾洋自重、分裂國家的言行和圖謀都註定要失敗」。「個別德國媒體和政客企圖借反華分裂分子蹭熱度、博眼球做政治秀的做法也是極其錯誤的,是對中國主權的不尊重和對中國內政的幹涉」。

9月11日,中共駐德大使館就馬斯與黃之鋒會面發表聲明,稱黃之鋒為「香港分裂頭目」,「鼓吹香港獨立」;認為「德方允許黃之鋒這樣的分裂分子入境,縱容其利用德領土從事反華分裂活動,德外長馬斯等個別政客公然同黃接觸,媒體也借機鼓噪作秀,向外界發出了錯誤信號……不利於香港局勢穩定」。

同日,中共駐德大使吳懇舉行記者會表示,中共外交部召見了德國駐華大使,表達了對德國政治家會晤黃之鋒的強烈不滿。「中方此前已經一再要求德方不允許黃之鋒入境」。德國政治家會晤了香港一位煽動暴力者,幹預了中國內政。這一事件將「給德中雙邊關系帶來非常負面的影響」。

9月10日,黃之鋒接受德國之聲電視采訪時明確指出:「我們高度認識到,香港是由中國統治,也是中國領土的一部份」。

但是,中共不幹,非要說他是「港獨」不可。9月11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旗下的公眾號「俠客島」在微博中說:「別信他變了主張,避談港獨只是一種狡猾的策略而已」。最後還咒罵說:「蒼蠅就是蒼蠅,叮不死大像」。

僅從上面簡短的陳述中,可以看出,98歲的中共確實了得,給23歲的黃之鋒扣了多頂駭人聽聞的大帽子,諸如,「香港分裂分子」、「反華分裂分子」、「香港分裂頭目」、「煽動暴力者」。

9月2日,98歲的中共在它掌控的《環球時報》發表社評,罵23歲的黃之鋒是「新生代漢奸」,「喪心病狂」,「像歷史上所有的賣國賊一樣」,「模仿一百多年前的那些狗腿子」,「狂妄之徒」,「一生最後一定會輸得連底褲都不剩」。

98歲的中共對23歲的黃之鋒有多恨,才會甩出這些臭氣熏天的臟話來!

然而,23歲的黃之鋒並沒有跟98歲的中共對罵,沒有在任何一個場合宣揚「港獨」和「暴力」,無論出席德國上流社會的酒會,還是在聯邦新聞會議中心出席新聞發佈會,還是在洪堡大學演講,還是接受德國之聲專訪,都彬彬有禮,思路清晰,反應敏捷,說話有理,有據,有節。

其實,中共才是「港獨」的鼻祖。1931年11月7日,日本入侵中國東北三省、國難當頭之際,中共在中華民國境內的江西瑞金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這個「國中之國」。1999年以來,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將相當於40多個台灣的中國領土無條件送給俄羅斯等國。

對於江澤民「分裂中國」、「危害國家安全」的嚴重犯罪行為,中共沒有一個黨小組、黨支部、黨總支、黨組、黨委說一個「不」字。

98歲的中共有甚麼呢?有幾百萬軍隊,掌握所有宣傳機器和專政機器,在互聯網上用「長城防火墻」將中國大陸與全世界隔絕開來,剝奪十多億大陸人的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

23歲的黃之鋒有甚麼呢?手無寸鐵,坐牢3次,被抓捕8次!

將98歲的中共與23歲的黃之鋒比較,就如同「高墻」與「雞蛋」。

自從6月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絕大多數香港人想要的就是「五大訴求」,黃之鋒到訪台灣、德國、美國,也是希望國際社會幫助香港人實現「五大訴求」。

這「五大訴求」歸根結底是甚麼呢?台灣作家龍應台說得好:「在五大訴求的深處,其實是一個價值坐標:社會制度的公平、資源分配的正義、法治精神的貫徹、政府治理的透明、人民參政的充份。」

「人民參政的充份」是甚麼呢?就是黃之鋒在台灣、德國、美國反復講的自由與民主,就是「真雙普選」。

自由與民主有甚麼好處?還是以黃之鋒為例。在中共眼裏,黃之鋒是一個「分裂國家」的敵人。但是,無論是德國政要,還是德國媒體,還是德國最古老的大學——洪堡大學,都非常尊重黃之鋒這個人,也非常尊重他的言論自由。

中共在罵黃之鋒的同時,把德國外長馬斯等也一並罵了。德國外交部立即駁斥了中方的批評,強調外長與各國公民社會的代表會晤是正常行為。馬斯本人也強調,德國政府始終支持言論自由。9月12日,馬斯在新聞發佈會上說:「默克爾總理訪問北京時,她會和人權律師、活動人士會面,我訪問北京時,也會這麼做」。「在柏林,我同樣會這麼做,這一點未來也不會改變」。

德國媒體普遍站在黃之鋒一邊,站在香港反送中示威者一邊。德國《圖片報》認為,這一切都說明,中共價值觀與德國所代表的價值觀根本不相容。《圖片報》感謝馬斯外長與黃之鋒對話,稱這是為了向外界表明:德國重視自由,支持人權。

「真雙普選」有甚麼好處?香港人要的「真雙普選」是指香港特首真普選,香港立法會議員真普選。其最大好處,就是龍應台講的「人民參政的充份」。香港果真實行「真雙普選」,香港特首就必須對香港選民負責,而不是中共的傀儡;香港立法會議員就必須對香港選民負責,而不是中共的傳聲筒。

反之,如果不實行「真雙普選」,送中惡法被撤銷了,另一個惡法可能又會被提出、被通過,香港永不得安寧!

問題在於:98歲的中共從來沒在中國大陸實行過自由與民主,從未搞過真普選。中共只會兩樣東西——高壓、欺騙。23歲的黃之鋒,以及千千萬萬香港年輕人,數百萬走上街頭的香港人,面對的就是這樣一個專制獨裁政權。

「雞蛋」和「高墻」現在在香港街頭仍然對峙著。「雞蛋」能夠推倒「高墻」嗎?

德國之聲記者問23歲的黃之鋒:「這些年來,你一直都在社會動蕩的中心。是甚麼支撐著你走到今天?」

黃之鋒回答說:「香港人一直都有給國際社會驚喜,亦會給驚喜我們這些所謂的政治人物。5年前,誰會想到雨傘運動會發生?去年,你跟香港人說會有100萬人上街,不會有人相信。現在也出現了。對政權沒希望,但對人民有希望,事情自然會向好的方向發展。」

黃之鋒的這番話點到了一個要害問題——對人民抱有希望。香港人民覺醒了,台灣人民在覺醒,大陸人民也在覺醒。據大紀元退黨網站統計,目前已有3億4千多萬中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不僅如此,自從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以來,特朗普已改變了美國過去幾十年對中共的綏靖政策,將中共作為美國的頭號戰略對手,以貿易戰為先導,從軍事、科技、人權、宗教、意識形態諸方面發動對中共的圍堵。

世界已進入從地球上最後鏟除共產主義的歷史階段。世界歷史的天平已經倒向以23歲的黃之鋒為代表的香港年輕人一邊。

黃之鋒的父親叫黃偉明,1989年6月3日拍婚紗照,因為第二天發生「六四」天安門屠殺,沒舉行婚宴,只印了一張米色卡通知親友,卡上寫著:「國難當前,儀式從簡」。結婚7年後喜得貴子。信奉基督教的黃偉明從《聖經》詩篇「你的箭鋒快,射中王敵之心,萬民撲倒在你以下」,給孩子取名為黃之鋒。

《聖經》詩篇中的「你」,指上帝。黃之鋒的意思,是希望他成為上帝手中的利器,打敗仇敵。黃之鋒的英文名Joshua是《聖經》記載的約書亞,是繼承摩西的以色列人領袖,驍勇善戰,在《聖經》中沒怎麼做過錯事。

孔子講,名正言順。黃之鋒和Joshua這兩個名字取得真不一般。或許,這小子真是中共的剋星。
 
98歲的中共與23歲的黃之鋒的對決,最後的結局已經註定,只是這一天到來的遲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