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微博大V@花總丟了金箍棒,曝光十餘五星級連鎖酒店服務員用客人浴巾擦拭杯具、馬桶的影片……引發輿論廣泛關注。「花總」這次揭示的是氾濫的「偷拍」現象。有陸媒報道,大陸八成酒店房裝錄像頭,1套設備可年賺百萬元。

「酒店偷拍」其實早就不是新聞了。近期,在石家莊、洛陽、鄭州等多處酒店,都發現有針孔錄像頭偷拍的現象。縱觀整個產業鏈,偷拍影片儼然成為某些人賺錢的工具,一年可獲數百萬元的進帳。

「隱蔽錄像頭偷拍大揭」上熱搜榜

《新京報》報道,「花總」這次攜23分鐘的揭秘影片《偷拍的秘密》強勢歸來。揭秘影片再度引發輿論關注,相關話題#隱蔽錄像頭偷拍大揭秘#也排在了熱搜榜前列。

「花總」算是偷拍的行家。他此前曝出的五星級酒店衛生問題的影片,便是偷拍所得。

他這次並不是去偷拍酒店的錄像頭,而是跟人弄了個現場實驗:在房間中藏12個錄像頭,然後讓作為老手的「花總」找,結果有豐富臥底經驗、熟知錄像頭的他只找到6個。

但這不是全部內容:影片還揭秘錄像頭如何偽裝後,潛藏在試衣間、酒店、衛生間、的士、出租房裏,來偷窺普通人的生活私隱。看完後,不少網民覺得不寒而慄、防不勝防。

有網民紛紛表示:「技術是見識了,問題的嚴重性是意識到了,到底有啥招可找出所有錄像頭的呢?」

「真的,一次又一次對這個社會感到失望,對人性感到失望,作為女性完全沒有安全感,沒有法律保護。」

「中國真的真的真的是世界第一『直播』大國,除了『偷拍』,還有無處不在的『監控』。活著好難!」

「上樑不正,下樑歪。中國人的悲哀!」

八成酒店房裝錄像頭

澎湃新聞報道說,今年6月15日,住河南鄭州玉泰酒店的旅客黃先生,住入後兩小時,在所住房間的電視機下方,意外發現五孔插座裏有一個針孔錄像頭。黃先生立即報了警,並找來了酒店管理方。

黃先生希望酒店能夠承諾針孔錄像頭拍攝的影片不會流傳到網上。否則他將保留追訴酒店方責任的權利。

酒店方對此不以為意,稱在鄭州80%的店都有這種情況。而且酒店負責人稱,「我不對我說的話負責任!」

偷拍產業鏈:年入百萬

被抓獲的偷拍者透露,每個錄像頭可共享給100人觀看,並且有現場直播、回放和下載觀看等功能。

偷拍者將每個觀看帳號以每月100~300元不等的價格出售給代理,代理再以200~400元不等的價格出售給下級代理或網民。

在2018年的趙某偷拍案中,被查獲微型網絡錄像頭300餘個,偷拍的酒店客房影片達到10萬餘部之多。以一個錄像頭300元計算,300餘個錄像頭每月能為偷拍者帶來約10萬元收入。這還只是第一層代理,經過層層代理後,這個產業鏈已然極其龐大。10萬餘部影片,按照一部5元的價格,全部單次售賣就可獲利50餘萬元。這還不包括二次售賣。

酒店、試衣間、廁所 針孔錄像頭無處不在

從製造出售偷拍設備,到收集影片,再銷售傳播,這中間其實藏著的是不僅僅是一個隱蔽錄像頭,而是一條完整的偷拍黑色利益鏈。

而針孔錄像頭等硬件生態的技術爆發,是這條黑產鏈形成的技術基礎。「花總」展示了一種超微型錄像頭模組,大小僅為常人小拇指指甲蓋的三分之一,將他們裝入生活中常見的裝飾物中,讓偷拍能夠極好地做到「掩人耳目」。

隨著錄像頭硬件技術的成熟,成本的降低,讓偷拍逐漸成為了一種「小投入,高回報」的行為。在淘寶上,搜索「微型錄像頭」卻出現大量的商品,打著「更小更實用」、「無光夜視、不發光不發聲」、「想裝哪裏就裝哪裏」、「自帶AP熱點,沒網也可實時監控」等宣傳語,價格從人民幣100元到1,000元不等。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越來越多的人將針孔錄像頭安置在各個隱秘角落,再非法販賣給色情網站,或自己私下轉賣獲取利益。

「花總」的揭秘短片,只是挑開了這條黑產大幕的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