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火持續升高之際,北京26日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習近平以中央財經委員會主任的身份主持會議並發表講話。罕見的是,《央視》報道中多次提及「會議指出」,而非「習近平指出」。令外界質疑習是否失去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發言權。

據中共《央視》報道,8月26日,習近平以中央財經委員會主任的身份,主持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第5次會議,研究推動形成優勢互補高質量發展的區域經濟佈局問題、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水平問題。

中共國務院總理、中央財經委員會副主任李克強;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財經委員會委員王滬寧;中共國務院副總理、中央財經委員會委員韓正均出席會議。

有港媒27日分析說,央視報道此會議時,極少提及「習近平指出」,而是多次提出「會議指出」,極為罕見,令外界質疑習近平是否失去了「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發言權。

習已經喪失部份高幹的信任

此前就有評論文章說,習近平在香港反送中及中美貿易戰中,因誤差連連而進退失據,已經喪失部份高幹的信任,許多人在消極抵制,伺機反撲。25名政治局委員中,雖然「習家軍」比例很高,但沒有太高調支持習的「新路線」的。而7個政治局常委中也立場分裂,只有栗戰書是鐵桿護習。

其中主管中共意識形態的王滬寧,以及主管港澳事務的韓正,作為江澤民和曾慶紅布下的「暗器」角色,被指正在利用貿易戰和香港事件攪局,令習早已經失去了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發言權。

由於今年適逢多樁大事交錯,有分析認為,至少有兩大戰火正在燒向習近平。一是,中美貿易戰升級並發展為金融戰;二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仍在持續發酵中。

如今習近平在政治和經濟上進退兩難,有人正在坐等他出事,更不用再提甚麼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發言權了。

獨立評論人伍凡說,目前的狀況,在中共黨內部很難解決。儘管中南海召開北戴河會議,但沒人願意承擔目前這個困境,他們希望這個困境能夠逼習近平下台,再由別人來掌權。

有觀點認為,由於習上台以來大掃政敵而樹敵無數,一旦下台就是滅頂之災。

黨報「快閃式」抬鄧壓習

而中共黨內激鬥、疑似習近平失去話語權的最新一例,是北戴河會議後,隱身多日的習近平到甘肅考察。

8月22日,習近平考察結束回程的途中,《人民日報》出版社旗下的兩個微信公眾號:「人民閱讀」和「人民日報出版社」,罕見的發佈了一篇題為《鄧小平廢除領導職務終身制》的文章。

文章一開頭就說,廢除中共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建立退休制度,是鄧小平成為其黨核心後,提出的一個重要主張。

文章還引述一段話說,由於傳統習慣勢力的影響,中共普遍地、長期地存在著一種只能上不能下,只能進不能出,只能升不能降,只能留不能去,只能幹不能退的傾向!因此想讓某人自動廢除終身制談何容易。

多家媒體解讀說,黨報抬鄧小平壓習近平不同尋常,幕後人物疑是某高層對習放冷箭。

旅美政論作家陳破空在自媒體分析說,《人民日報》特別在兩個微信公眾號同時發表了紀念鄧的文章,在內容上,時間上和誰是背後操盤者上值得關注。

他認為,《人民日報》的文章談廢除領導終身制,實際上還是中共權鬥的一套,就是抬死人壓活人,抬鄧小平壓習近平的意圖明顯。

至於是誰主導了這個事情?陳破空說,這文章同時發在黨媒兩個公眾號上,但很快就刪除了,有人說是小編自己弄的,但是黨媒本身管理嚴格,有王滬寧分管。有可能是反習高層放風,意在警告習。但是有個疑問,因為整個宣傳系統是王滬寧控制,王現在是習的紅人,接管了全盤大權。因此,最大的可能是王滬寧本人所為,是他自己搞的一個小動作。

王滬寧為甚麼會這樣做?陳破空認為,王最早被江澤民扶上來,至今已是三朝不倒,這樣過來的人一定是見風使舵,他在北戴河會議上看到了風向,要自保。他可能看到習近平有可能兩屆任期就下台,這樣他就自己盤算,想當四朝元老。

如果換上新領導人,他還可以掌控新主,類似王莽或司馬懿。在這個野心之下,他才會搞這個小動作。搞個快閃,還讓人搞不明白是否小編出錯。

陳破空還提及,北戴河會議上發生拉鋸戰,政治老人和各派都不支持習。結果在北戴河會後,中美貿易戰突然升級,以及香港局勢也陷入危局。

綜合各方信息,在北戴河會議上,習只有兩個人支持,在常委中只有王滬寧和栗戰書,其中,王滬寧主管意識形態,想用黨建和整黨話題作主題來抵消政治老人和各派就貿易戰和香港問題的施壓,但是受挫。

而栗戰書是習近平的鐵桿,每到時局重要節點他都是習的保駕護航者,去年北戴河會議前後中南海政局混亂中,他首次喊出「定於一尊」的口號。

儘管上述分析只是一家之言,但由於習近平陷入內憂外患的險峻困境,有關習將是中共紅朝末代「君主」之說早有流傳。外界認為,即使王滬寧真有企圖想再當四朝元老,甚至有王莽之心,也不可能有機會了。#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