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G20高峰會,將在日本大阪召開。在眾多議題中,中美貿易戰的進展和「習特會」將是焦點所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已經表態,將在G20峰會上,跟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談香港反送中議題。

如今,習近平面對著中國經濟發展的困境和香港的亂局。

在長達一年多的中、美貿易戰衝擊下,中國經濟出現了李克強所說的「斷崖式下跌」。外國企業持續撤離中國:蘋果已經要求主要供應商將15%~30%的產業移出中國,谷歌也準備將Nest恆溫器和服務器等移出中國;另外還有南韓三星、LG、現代汽車、Kia汽車等,也都要撤資避險。據統計大約有400家美國企業要撤出中國。

中國國家統計局早前公佈,今年2月份全國失業率為5.3%,創下兩年新高。有學者認為,中國實際失業率估計是官方公佈數字的三倍左右。據日本媒體5個月前報道,貿易戰已經造成超過500萬間中國企業倒閉。數據顯示中國失業人口可能高達1,000萬。而專家認為,中國GDP每下降一個百分點,將造成100萬到200萬人失業。

經濟對於一個國家和政權的穩定至關重要,經濟穩定,社會繁榮,則民眾生活安定富足,反之則社會動盪,民不聊生。

中國經濟面臨的困局,由多方面因素造成。從政治體制角度來看,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文革結束後,中共被迫實行的經濟改革開放,使中共暫時擺脫了亡黨的危機。在政治制度未變,僅僅在經濟層面的有限放鬆後,中國人就創造了被世界矚目的「經濟奇蹟」,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經過三十多年的經濟快速增長之後,這種以踐踏人權、破壞環境和過度消耗資源為代價發展模式,也已經走到了盡頭。

中共政權和其制度,不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原因和動力,相反卻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嚴重障礙。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已經成為了中共維持統治合法性的救命稻草。中共政權把它和中國經濟捆綁在了一起。

目前,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中國的經濟面臨著嚴峻的局面和危機:經濟增速放緩、民眾失業增加、金融和房地產泡沫巨大、地方政府債務危機嚴重、製造業面臨困境、大量資金外流等。

面對這種局面,習近平其實已經無路可走。向美方繼續保持強硬,最終習近平將會承擔貿易戰帶給中國經濟衝擊的全部後果和責任;向美方妥協服軟,會被中共內部的政敵指責為所謂「賣國賊」,也要承擔全部的後果和責任。

在習近平內外交困的同時,香港爆發了「反送中」大遊行,香港民眾的反共行動越演越烈。那麼,中共在壓力下,是否會像2003年5月香港民眾成功逼迫港府撤回《基本法》23條那樣,使中共撤回《逃犯條例》?

2003年5月1日,50萬香港民眾冒著酷暑走上街頭抗議中共推行23條惡法,震驚世界。中共在壓力下被迫撤回23條立法,其後特首董建華也提前下台。

無論在國內和國外的重大事件中,中共做出應對措施的基本考慮,就是看對其政權的穩定是否有利。為了維持政權穩定有利,它可以做出任何變化,可以在強硬和服軟之間隨時自如的變化。保持政權穩定,是中共所有動作的底線,為了這個目標,它不惜一切代價和手段。

因此,未來香港民眾的抗爭如果持續升溫,七一這天的大遊行人數能夠再創新高,美國和國際社會加大關注和譴責、甚至制裁的力度,對中共的政權穩定受到嚴重影響時,中共有可能在壓力下撤回《逃犯條例》,林鄭月娥也可能提前下台。

但是,習近平面臨的香港亂局,還有中共內部政治博弈的因素,香港是江澤民集團長期操控的地盤,也是江集團反習勢力對抗習近平、發動政變和挑起亂局的工具。香港未來局勢的發展,也將受到中共內部激烈政治鬥爭因素的影響。

總體概括,習近平面臨的中國經濟以及香港的亂局,其根源是中共政權和體製造成,在中共的體制下,習近平已經沒有任何有效的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