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中共在經濟操作方面,是「一國兩制」下最大的受益者,中美貿易戰將令香港失去其特殊地位,對中國大陸影響巨大,可能是起決定性的,恐怕不光是對中國的經濟構成決定性的影響,甚至對中國整個政治結構,和內部都會有非常大的分化作用。

石藏山說,他從來不認同很多人一直談,說香港的地位,說香港的經濟對中國的重要性不大了,因為中國的經濟已經起飛了,從GDP的比例來看已經如何了,但實際上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香港的經濟現在對中國的作用,重要性比以前更大。從幾個角度來講,我們香港其它的都不談,包括貿易、貨運、甚麼科技進口、甚麼跟國際的民間往來,這些我們全都不談。我們只談香港最重要的:就是它金融中心的地位。」

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起碼有三點是非常重要:1、所有進入中國外資,從香港進入的,佔百分之五十左右;第二,中國企業的融資,中國通過香港籌集到的資金,規模非常巨大,包括從中國來香港上市的企業、在香港發人民幣債、外債,發美元債,在香港進行銀團貸款等等;中國大量的對外的短期債務,基本上絕大部份是在香港做的。

港幣帶動人民幣變國際流通

第三,最重要的是港幣位置。港幣實際上是一個在國際上自由通行的自由兌換的貨幣。因為中國目前,人民幣雖可換,但它實際上是一個行政機制完全控制的貨幣。

尤其是資本項目,想換的話那是非常困難,中共政權之所以設這麼一個東西,基本充份的考慮,想隔絕國際金融風險傳遞到中國,也就是說它對國際融資,它有一個阻嚇的作用,它能夠保證中國所謂的金融穩定,政府、行政當局可以有非常大的主動權。

雖然人民幣的運作可以隔絕了對外的風險,但它的壞處,就很明顯了,因為它不是一個可以充份自由兌換貨幣,所以中國人民幣不是一個硬通貨,但是港幣它是完全可以自由兌換,是硬通貨,可以自由兌換的貨幣。

「中國因為有香港,可以通過很多金融和制度上的一些安排,它可以把人民幣用某些措施把它變成港幣的規模,實際上把人民幣變成一種,不敢說全部,起碼是很大一部份可以變成一個可兌換貨幣。」他說。

這是它的一個非常巨大優勢,它通過香港金融機構,它用人民幣做抵押,然後它就可動用很多很多的,可在國際上自由兌換貨幣,也就是港幣了。實際上港幣因為聯繫匯率存在,它就等於可換成美元了。

這是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擁有的,在金融制度上的優勢,就說它退、它可以守、進、它可以攻,它有很多優勢,這個地位是中國大陸,北京、上海、深圳、廣州等城市,即使經濟規模跟香港一樣,也沒一個城市能夠發揮的一個作用。 

香港死 中國就會死 

石藏山同意「香港死 中國就會死」的說法。 

「實際上,過去這些年在香港已進行了,香港已可以通過一些金融的安排,動用人民幣作抵押,動用香港的外匯基金、私營部門存的錢,他們都可以隨便動用,只要用人民幣抵押就行了。」他說。「也就是說它可以發行人民幣,然後通過匯率幣值,可以拿到港幣,換句話說,就可以拿到很多美元,它是可以動用很多很多的錢去做這件事情,而過去這些年,實際上已經在發生了。」

他指出,國際資本之所以要通過香港,因為它們比較信任香港,因為香港有比較信用高的法律制度,和財經制度,才願意把錢拿到香港,香港才有其國際金融中心的位置。

石藏山說,中國實際上在使用香港的這種法治,這種不同的一國兩制另外一制的優勢,所以從「一國兩制」獲得最大的好處是中國,而不是香港;「這樣說,中國的經濟依靠香港這一制,獲巨大好處。」

他認為,香港特殊地位消失,香港聯繫匯率會出問題,受到衝擊,「香港外匯儲備可能會被美國凍結,哪怕凍結半年、一年,這個已經不得了,港幣和美元結算機制,或出問題。一旦出問題,當然,聯繫匯率便會不存在了,香港外匯,港幣的整個位置就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