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區叛亂

民國政府重新控制新疆後,蘇聯除外交事務外,在新疆的公開活動基本銷聲匿跡,但事實上,蘇聯從未停止對新疆的分裂謀劃,尤其在對德作戰有所改觀後,蘇聯在邊界製造了一系列事端。

據駐新特派員公署的統計,自1942年12月底至1943年10月,新疆蘇聯邊界共發生了記錄在案的各類事件64宗,其中伊犁區27宗,塔城區6宗,阿山區16宗,三地合計49宗,佔總數的77%,而伊、塔、阿三區正是後來「三區叛亂(革命)」的中心。

除了不斷增加的邊界爭端,1943年6月,阿山爆發了烏斯滿領導的暴亂(烏斯滿反的是盛世才暴政,後來發現蘇共分裂新疆圖謀,投向民國政府,後被中共槍斃,此處不表),並得到了蘇聯和外蒙古的大力支持。

他們不僅向烏斯滿提供武器和糧草,還將在蘇聯受訓兩年的達列力汗派回阿山與烏斯滿合作,隨同的還有以波波夫少將為首的12人顧問團。為了平息變亂,盛世才不得不將主力調往阿山,以至省內防務空虛。在此情況下,盛世才感到蘇聯巨大的威脅,只能同意中央軍開入新疆。這些部隊在1943年至1944年陸續開入新疆。

1944年1月,蘇軍解除了德軍對列寧格勒的包圍後,有更多的精力插手新疆事務,差不多同時,在蘇聯的支持下,蘇聯操控的外蒙古與新疆省軍在阿爾泰地區發生了武裝衝突,本已糟糕的中蘇關係更趨惡化。

由於不甘心失去新疆操控及利益,更不願意看到國民政府控制新疆,蘇聯利用新疆的民族和宗教矛盾,促成了三區叛亂的爆發。

岳父全家被殺 盛世才善終

盛世才的岳父邱宗浚在盛世才1944年9月調離新疆後,自覺失去靠山,為避仇家追殺,舉家自迪化(今烏魯木齊)移居蘭州。

1949年盛世才已到台灣,他致電他岳父「請全家早來台灣,避免日後為共產黨人及仇人所害」。

1949年5月16日深夜,邱宗浚家十一口全部被殺死,牆上留下血寫的一行字:十年復仇一日雪。此為邱宅大血案。

該案系前東北籍軍人所為,東北有一部份抗日軍隊約幾千人最後撤退到蘇聯,被解除武裝後,蘇聯把他們送到新疆交給盛世才。盛世才靠這批東北同鄉鞏固他的地位。但是盛世才在新疆任職的時候殺害過東北軍人和其中隱密的共產黨,他們為這些兄弟們找盛世才報仇。

首犯蔣德裕在遺書中寫道:「盛世才背叛了聯共聯蘇的主張,對中共人士進行了大肆逮捕和屠殺。有130多名無辜者遭到盛世才、邱宗浚、邱定坤的殺害。我要為那慘死的130多名無辜人士雪恨……恰好這時,傳來邱氏父子想逃到台灣的消息,於是,我決定把當年盛世才和邱家父子在新疆欠下的宿仇大恨,來個總清算……」。

同年8月12日,在還有五名案犯未歸案的情況下,特別軍法處以共同搶劫殺人罪,判處首犯蔣德裕、劉自立死刑,剝奪公權終身;執行槍決。

判處劉玉山、孫立、陳永春、王祥仁無期徒刑,剝奪公權終身;判處張佔生有期徒刑10年,剝奪公權10年;判處關子章有期徒刑7年,剝奪公權7年。因蘭州局勢緊張,對外逃的案犯也再未追蹤。在邱案判決生效兩周後中共軍隊佔領蘭州,六名案犯立即獲得中共大赦釋放。

雖然有人多次對盛世才提出了彈劾案,但蔣介石信守「中必為吾弟負責」的承諾,盛世才遂得善終,於1970年7月13日病逝於台北,終年78歲。盛世才雖飽受爭議,但他把完整的新疆歸還國家也算立了大功。

盛世才於1970年7月13日病逝於台北,終年78歲。病逝時,受到國民黨覆蓋黨旗。(網絡圖片)
盛世才於1970年7月13日病逝於台北,終年78歲。病逝時,受到國民黨覆蓋黨旗。(網絡圖片)

盛世才與新疆待解的問題

筆者研究盛世才與新疆問題及三區叛亂時,發現許多被中共歪曲的歷史事實,特別在《錫礦協定》,成立突厥斯坦蘇維埃共和國問題,盛世才願和蘇聯「重修舊好」,全是對中共蘇俄主子的譽美之詞。現在應把這些問題羅列如下:

1.《新蘇租借條約》(亦稱《錫礦協定》)

《新蘇租借條約》無疑是個賣國的協議,但不能全賴在盛世才頭上,因為當時新疆的許多重要官員全是共產黨,如毛澤民就在全省財經系統和各地稅務部門安排了大批共產黨員擔任重要職務。其他部門及系統也是如此,此協定難道就沒有中共所作的工作嗎?

蘇聯明知唯有民國政府才有權限簽署《新蘇租借條約》級別的條約,卻脅迫盛世才秘密簽署,也是其赤化分裂新疆的部署之一:不僅可獲得利益,也可將來要挾盛世才。

2.成立突厥斯坦蘇維埃共和國問題

中共和蘇聯稱,1941年1月,盛世才曾向蘇聯提議:成立突厥斯坦蘇維埃共和國,脫離中華民國,加盟蘇聯。鑒於當時中蘇的同盟關係,史太林拒絕了這一提議。

筆者認為這是中共美化其主子蘇聯的說法及蘇聯後來要除掉盛世才的反間計。理由有三:

一、據毛澤民報告,盛世才1938年從蘇聯回來後,對蘇共和中共的態度起了微妙的變化。

二、艾力汗吐烈是蘇聯烏茲別克人,從蘇聯跑到新疆佈道,鼓吹新疆實行徹底「獨立」的泛突厥主義思想,成立東突厥斯坦共和國,被盛世才逮捕,從1937~1942年一直被關在伊寧的監獄。「三區革命」起來之後,在蘇聯的支持下,他取得叛亂中成立的成立「東突厥斯坦共和國」領導權。如果盛世才想成立突厥斯坦蘇維埃共和國,不就和艾力汗吐烈相合了嗎,幹嘛還要抓他?

三、盛世才在莫斯科-延安-重慶之間玩手腕,走鋼絲,出爾反爾,翻雲覆雨,維持一種動態平衡,多次炮製所謂「陰謀暴動案」,清除了一批批政敵,將大權牢牢掌控,只想作新疆王,沒有想獨立分裂國家。

3.盛世才願和蘇聯「重修舊好」?

民國政府控制新疆後,據說盛世才親自打電報給史太林,表示要「悔過自新」,請求重新加入共產黨,並「再次」提出新疆加入蘇聯,作為它的一個加盟共和國……態度之卑躬,言辭之懇切,難以言表。

史太林不僅明確拒絕盛世才的要求,還將盛世才的乞援電報轉給了蔣介石。此電報可能是反間計的偽造,目的是除掉盛世才,因為盛氏的反覆,一夜之間使史太林花費在新疆的多年心血蕩然無存,讓他在英、美諸國面前顏面無光。但蔣中正沒有上當,僅將盛世才調離新疆。

4. 蘇聯用反間計欲除掉盛世才

由於失去對新疆的控制,蘇共對盛世才恨之入骨,1943年5月4日,聯共(布)中央政治局會議指出:「必須採取措施,以使盛世才失去在新疆的權勢」,代之以「忠於蘇聯的新疆土著居民代表組成的政府來掌管省內政權」。

中共稱:因為國民政府消弱盛世才的「新疆王」地位,盛世才企圖再次投靠蘇聯。他上書史太林,表示「悔過自新」,但史太林直接把信轉給了蔣介石,因迫使盛世才下台更符合蘇聯的利益。

蔣介石決定把盛世才調離新疆,另任農林部長,由朱紹良代理新疆省主席。1944年9月11日,盛世才離開新疆到重慶赴任。至此,盛世才在新疆歷時11年5個月的軍閥統治宣告結束。

盛世才在1944年被迫離開新疆前後,一再稱自己是個民族主義者,費盡移山心力,方使新疆版圖完整歸入中華民國。後來不斷有人追究盛氏違法的罪行,蔣介石信守承諾,直言不諱為之辯護開脫。◇ 

備受爭議的「新疆王」盛世才。(網絡圖片)
備受爭議的「新疆王」盛世才。(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