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7‧21大遊行,黑社會出動,手持棍棒暴打示威者,震驚國際社會。然而整個過程,港警視而不見,打人的暴徒散去後警方方姍姍來遲。即使全副武裝警方到達後,同暴徒交流後,沒有像先對待示威者一樣檢查暴徒身份,更沒有抓人。外界普遍指稱警黑勾結。

星期天(21日)晚43萬人7‧21反送中大遊行後,元朗西鐵站一帶出現百多名穿白衣、戴口罩,手持棍棒刀具的暴徒,在西鐵線元朗站附近追打路人,之後更闖入西鐵站大堂和月台,車廂內隨意追打市民,市民的慘叫聲不斷。

整個暴力過程持續數個小時。事件導致至少45人受傷,包括孕婦和幾位媒體記者,有的頭被打破,血流滿面,其中一人危殆,5人情況嚴重。

元朗有民眾被暴徒打得傷痕纍纍。(臉書截圖)
元朗有民眾被暴徒打得傷痕纍纍。(臉書截圖)

《立場》女記者雙手、右肩受傷流血,後腦腫起,背部有大面積傷痕,感暈眩無法繼續採訪。Now新聞台採訪隊在採訪期間遇襲,攝影器材損毀。香港資深傳媒人柳俊江在現場試圖拯救被毆打市民時反被打到頭破血流。在現場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林卓廷頭部被打、嘴唇要縫18針並需要留院觀察。

現場片段亦看到,有孕婦被打倒在地上;老人家試圖勸阻但被拉走,亦有男子跪地求饒。

警方不作為的種種事實

被毆打致傷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周一早上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在去元朗站之前,跟元朗的警方代表已經電話聯繫過,要求警方儘快地派人去阻止這些黑社會的行為。然他到現場看到許多市民被攻擊,最後自己也受傷,前後一個多小時,沒有警員來到去阻止事件。

林卓廷表示,有理由認為警方在這次事件中不作為,刻意不去制止和處理。

民主黨元朗區議員黃偉賢表示,當晚收到多名居民投訴,指7點開始已有過百名白衣人聚集,令人驚恐,但報警幾個小時都沒有警察到場。致電元朗警署,竟被告知「驚你就唔好出街」(如果怕就不要上街),然後就掛線。黃偉賢批評警方是明目張膽地「放水」。

黃偉賢還向香港媒體透露,有幾個白衫人想打他,他向附近警車上的警員求助,表明身份並指有白衫人襲擊他,要求警員保護,但警員卻開車離開。

警方事先早知黑社會將施暴

元朗鳳翔區議員麥業成表示,他在21日早上就接到消息,知道元朗區「懷疑會有黑社會收錢做事」,便聯絡警方,警方宣稱已經有所部署。但是從晚上8點多公園有白衣人士聚集到晚上11點多白衣人士衝進元朗西鐵站追打黑衣人士一個多小時,都沒有警察身影。

約60歲的元朗居民黃太對BBC中文網表示,在衝突發生前一晚,已經收到警察親友警告,元朗居民當天不能穿黑衣在街頭行走。

黃太對BBC中文說,「當時我也沒想到發生這麼大事情,但現在我不敢問我的警察親友發生甚麼事情,我希望他們還是有良心,不要跟黑社會走得太近。」

此外,有警員在衝突發生前在社交媒體上發帖,說「元朗準備大量籐條打仔」,被網民質疑警方一早知悉事件,有關帖文其後被刪除。

警方親切「調查」白衣暴徒

另外,警方午夜過後進入白衣暴徒聚集的南邊圍村調查。全部武裝的警員與手持木棍與鐵通的白衣男子拍肩膊和閒聊,並讓路給白衣人士步行或駕車離開。

被媒體質疑在調查期間打開封鎖線,讓兩批白衣人離開,不僅沒有拘捕任何人,甚至沒有檢查身份證。同警方隨意在金鐘附近檢查示威的年輕人的身份證,形成鮮明對比。

網上有影片顯示,事發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含笑在街頭與白衣男子握手,並稱讚白衣人「做得好」,是「保家衛族」的「英雄」。

親共建制派議員何君堯同白衣暴徒握手表支持被攝下。(影片截圖)
親共建制派議員何君堯同白衣暴徒握手表支持被攝下。(影片截圖)

社會抨擊「香港最黑暗的一天」

香港民主黨在22日凌晨發出聲明,強烈譴責特區政府「任由黑社會血洗元朗」。

泛民主派的職工盟發表聲明,稱這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天,認為是赤裸裸的「警黑勾結」。

聲明表示,這些暴徒在元朗行兇得逞之後,更加猖獗地前往天水圍、屯門、大埔等地方,繼續行兇,整個過程警察竟沒有制止,好像是在配合行兇者的行徑。

公民黨發表聲明,強烈譴責7‧21元朗暴行,批評警方失職,仿如與黑社會協調,不單在暴行發生時有在場警員轉身離去,事後在防暴警察到場增援後,竟讓大批懷疑涉事的白衣人離去,令元朗形同淪為黑社會管治。

公民黨並提醒林鄭政府,「政治問題必須政治解決,倚仗警隊武力和黑社會暴力處理民怨只會被香港市民唾棄,令民怨繼續沸騰,抗爭運動將會一直升級,民間與政府的裂痕永無癒合之日,對香港整體絕無好處。」

香港親中建制派的自由黨也表示對元朗暴行不能接受,促請警方嚴正跟進,把兇徒緝拿歸案。

曾任廉政公署調查主任的林卓廷表示,警方這些不作為,嚴重損害市民對警隊的信心。

他說:「過去也有黑社會襲擊香港市民,但是沒有這一次這麼大規模,持續時間那麼長。我覺得跟警方袒護他們是有關係的。因為我們從網絡上得知他們(黑社會)在元朗部署已經幾個小時了,我們被攻擊也有很長的時間。整整幾個小時時間上,警方都不去處理。最後也沒有拘捕任何人。我就覺得警方的執法有非常大的問題。」

香港中文大學講師梁啟智認同這是「恐怖襲擊」,與「打爛玻璃」的暴力不一樣,「說這些人是暴徒還是過輕了,他們是恐怖份子」。他認為,一個正常政府應該立即制裁「恐怖份子」,如果不做,就會有疑問,「香港政府是否正在支持恐怖主義?」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星期一下午記者會上,首先發聲明譴責包圍中聯辦大樓的「激進示威者」,稱政府會依法追究;其後再稱元朗21日晚發生「令人震驚的暴力行為」,批評施襲者目無法紀。

但被問到元朗事件是否「暴動」或「恐襲」。林鄭拒絕對事件定性,並稱外界指控政府與暴力份子有關的指控「完全沒根據」。

香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同時表示警察與施暴者沒關係,「與黑社會勢不兩立」,會檢討部署。

中共是香港黑社會的總舵主

香港主權移交之前,香港的黑社會堂口林立,但在香港主權移交中共之後,中共對香港黑社會全部收編。中共前公安部長陶駟駒就公開說,香港黑社會也有「愛國」的。

2003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大內總管」曾慶紅任中共國家副主席,同年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接管香港,趁機在香港澳門大搞特務系統。香港三教九流成批成批地上京「晉見」曾慶紅,被港人形容為黑道上的「拜碼頭」,其中不乏黑社會高層人物。

近年來,香港也一直是中南海高層博弈的風暴中心,中共江澤民集團不斷利用香港製造混亂,曾慶紅在一次會議上公開宣稱,香港越亂越好辦。在此前香港的「雨傘運動」中,曾慶紅安插的地下黨特首梁振英也曾出動香港大部份的黑道成員來暴力衝擊毆打學生和市民。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日前刊文分析,林鄭強推送中條例,只是一個表象。她實質是江澤民、曾慶紅在香港的代理人。強行修例是江、曾在香港攪局,將習近平趕下台的一個陰謀。

有紅二代日前對《大紀元》表示,現在香港瀕臨失控,有利於反習勢力;曾慶紅安插的人馬,通過香港事件製造事端,令局勢更為動盪。有人鼓動武力解決、鼓動動用部隊、鼓動軍管,這些都是幫倒忙。

而據路透社日前報道,中共駐港部隊司令員陳道祥少將日前主要向美國五角大樓的一位官員保證,中國軍隊不會干涉香港事務。會晤是由陳道祥發出邀請,並在中共駐港部隊大廈內進行。

前港府「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劉細良分析認為,「這個駐港解放軍的司令員,是直屬中央軍委的,他是不會有自己的個人意見,這一定是收到習近平的指示來的。我相信(習)是很怕香港事件裏面,內部有人挑動局勢,走向一個不可收拾的局面,對習近平而言這是最大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