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200萬人上街「反送中」大遊行後,中共被迫暫緩在港修訂《逃犯條例》,正當媒體報道習近平當局或問責來自上海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韓正、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及香港中聯辦等官員之際,7月21日,元朗發生暴力事件,香港危局升級,國際聚焦。

中共前國家副主席、前中央常委會港澳工作負責人、特務頭目曾慶紅透過香港地下共產黨,長期在港扶植操控的黑幫勢力,7月21日晚猖狂襲擊無辜市民;民眾強烈譴責香港警方與親共議員毫不避諱與黑幫勢力的勾結。

元朗暴力事件後,中共媒體公開稱第74集團軍,在廣東湛江針對香港舉行反恐演習,與中央軍委嫡系駐港部隊司令對美國國防部公開表態「不會介入香港事務」背道而馳。中共高層對今次香港事件出現兩個聲音。

中共高層乃至軍方的分裂公開化、香港「反送中」局勢升級及元朗暴力事件發生,與當年的北京雷洋事件進展軌跡有相似性。三年前雷洋案不了了之,令習近平、江澤民博弈態勢逆轉。如今,習近平當局何去何從,又到了一個十字路口。

疑點一:元朗黑幫集體穿白衣高姿態猖狂打人 演給誰看?

白衣人在元朗西鐵站內及車廂內見人就用鐵通棍棒打,或拳打腳踢。( 視頻截圖)
白衣人在元朗西鐵站內及車廂內見人就用鐵通棍棒打,或拳打腳踢。( 視頻截圖)

7月21日43萬港人大遊行當晚,中共出動黑社會。在元朗區內出現百多名戴口罩、手持鐵通等武器的白衣人,襲擊穿黑色衣服的市民,之後更闖入元朗西鐵站,在大堂、月台和車廂內隨意追打市民、記者和民主派議員。

事件導致至少45人受傷,其中一人危殆,包括幾名記者,有的人頭被打破,血流滿面,有的人遍體鱗傷。在現場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身體多處受傷,其中嘴唇要縫18針,並需要留院觀察。

這些黑幫暴徒都身穿白色衣服,姿態高調,故意釋放流氓恐怖氣氛,行動特徵是故意做給外界看。

21日晚元朗暴力事件發生前,已有一大批白衣人在附近持武器集結,並有市民報警,但警方「後知後覺」,未調查或佈防。(網絡圖片)
21日晚元朗暴力事件發生前,已有一大批白衣人在附近持武器集結,並有市民報警,但警方「後知後覺」,未調查或佈防。(網絡圖片)

警黑勾結證據曝光

整個暴力過程持續數個小時,警察視而不見。有元朗居民報警求助,唯只收到「驚就唔好出街」的答覆。其後,市民打999更沒有人接聽,元朗及天水圍警署更落閘,不接受市民報案。市民被白衣人士毆打期間,曾有警員到場,但見狀立即掉頭離開。

元朗鳳翔區議員麥業成表示,他在21日早上就接到消息,知道元朗區「懷疑會有黑社會收錢做事」,於是聯絡警方,警方宣稱已經有所部署。但是從晚上8時多公園有白衣人士聚集,到晚上11時多白衣人士衝進西鐵元朗站無分別的追打市民及記者一個多小時,都不見警察身影。

隨後有影片披露,事發後,警察和白衣黑社會暴徒溝通,白衣暴徒打人之後攜帶棍棒及鐵通,與全副武裝的警察短暫交流後安然離開,也沒有被沒收武器。警員並沒有像對一般抗議者那樣被截停要求檢查身份證,或搜查隨身包。

有指,現時對付示威者的香港警務處副處長(行動)鄧炳強在前特首梁振英上台後,2012年至2013年出任元朗警區指揮官,與當地黑幫社團稔熟,而元朗黑幫一直是梁振英的支持者。

市民在網絡提出質疑:「今日元朗黑幫公然在車廂襲擊市民,昨天消息已經廣泛流傳,今晚八時白衫流氓通街行,區議員、居民報警沒人理,元朗警方絕對知情,他們是配合黑幫襲擊恫嚇香港人。我們有理由懷疑,究竟曾任元朗指揮官的行動處處長是否就是主謀?」

親共何君堯與白衣人握手

7月21日,43萬人反送中大遊行後,香港白衣暴徒在元朗攻擊示威人士、記者,多人受傷。圖為與白衣暴徒握手表支持的親共建制派議員何君堯辦公室,7月22日被憤怒的民眾貼滿標籤。(AFP)
7月21日,43萬人反送中大遊行後,香港白衣暴徒在元朗攻擊示威人士、記者,多人受傷。圖為與白衣暴徒握手表支持的親共建制派議員何君堯辦公室,7月22日被憤怒的民眾貼滿標籤。(AFP)

網上流傳最少三條短片顯示,白衣人出發前,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與大批白衣人握手稱「辛苦你」,更舉拇指及鼓掌稱讚,對方回答「不辛苦」,何還向一名白衣人說「你們是我的英雄」。

翌日,何君堯召開記者會,有記者問他會否與白衣人「割席」,他反問為何要割席,又稱任何人犯法都可以原諒。當記者質問何君堯為何與白衣人握手,他呼喝記者「坐低」、「要乖點」。有記者問他「你後悔與那些白衣暴徒握手嗎?」 何君堯則威脅記者「你別後悔你問這個問題」。

何君堯被指由中聯辦等本地共產黨勢力暗中扶植上位,何本人是中共鎮壓法輪功特務機構610辦公室在港扶植的黑幫「青關會」的法律顧問、律師,2016年立法會選舉期間,中聯辦被揭出手「逼退」與何君堯同選區的自由黨候選人周永勤,以保何君堯順利當選。

專門打壓法輪功的親共團夥青關會會長楊江也為何君堯競選活動站台。梁振英當政期間,何君堯曾成立反佔中組織,又曾發表「警方應槍殺暴徒」等激化矛盾言論。

曾慶紅特務系統操控港黑幫

香港主權移交之前,香港的黑社會堂口林立,但在香港主權移交中共之後,中共收編全部香港黑社會。中共前公安部長陶駟駒就公開說,香港黑社會也有「愛國」的。

2003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大內總管」曾慶紅任中共國家副主席,同年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接管香港,趁機在香港、澳門大搞特務系統。香港三教九流成批成批地上京「晉見」曾慶紅,被港人形容為黑道上的「拜碼頭」,其中不乏黑社會高層人物。

近年,香港也一直是中南海高層博弈的風暴中心,中共江澤民集團不斷利用香港製造混亂,曾慶紅在一次會議上公開宣稱,香港越亂越好辦。在2014年本港「雨傘運動」中,曾慶紅安插的地下黨特首梁振英也曾出動香港黑道成員暴力衝擊毆打學生和市民。

昆明砍殺血案手法重現 

2014年3月1日,北京兩會前夕,昆明發生恐怖襲擊血案,一群戴著黑面罩統一著裝,且訓練有素的兇殘歹徒,手持長刀對平民大開殺戮,數百人傷亡,其血腥程度令人髮指。 

2014年3月7日,《大紀元》獨家報道,江澤民集團精心策劃昆明恐怖襲擊事件。原本計劃同時在5個城市施襲,但是出現意外之後,其餘4個城市幸免於難。

據悉,江澤民集團精心策劃昆明恐怖襲擊事件。昆明血案實質是中共內部的江澤民集團通過買兇,以殺戮民眾的方式製造社會仇恨,發動另類政變,密謀推翻習近平。

在香港反送中出現連串數以百萬計市民大遊行抗議、中共北戴河會議激烈內鬥前夕,香港發生了受中共曾慶紅特務系統操控的黑幫勢力高調暴打市民、記者和議員,香港警方與黑幫勢力勾結恐嚇民眾的局面,華府中國問題專家季達分析,曾慶紅江派黑幫勢力此舉不僅只是為恫嚇香港人,意在恐嚇和針對習近平。

疑點二、74軍 在敏感時點的反恐演習 

7月21日,43萬港人反送中大遊行後,中共陸軍第74集團軍官方微博「鋼鐵先鋒號」22日發文說:「為有效維護野外駐訓營區安全,確保在發生突發事件時能夠採取有效措施,日前,陸軍第74集團軍某旅在湛江某海訓場模擬了一場突發暴恐情況處置演練。」 

美聯社報道,湛江離香港不遠,這則貼文並未提到香港目前的反送中抗爭,不過,中共軍事評論家、退役上校岳剛指,這場演習顯示,中共當局必要時會派軍隊到香港。

7月22日,即元朗恐怖襲擊的第二天,香港有線電視台及中共媒體報道了這場軍演,並直接報道,這場軍演是針對香港。

中共74軍於在廣東湛江模擬反恐演習。(微博截圖)
中共74軍於在廣東湛江模擬反恐演習。(微博截圖)

中共74軍於在廣東湛江模擬反恐演習。(微博截圖)
中共74軍於在廣東湛江模擬反恐演習。(微博截圖)

中共軍方傳出兩種聲音

74軍反恐演習釋放的信號,與之前駐港部隊司令的表態大不一樣。 

在香港市民激烈抗爭之下,林鄭政府7月9日承認反送中(《逃犯修例》)修例工作完全失敗。同日路透社獨家報道,在6月12日發生香港警察以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等鎮壓反對修例的示威者後,中共駐港部隊司令陳道祥6月13日曾主動向美國國防部高層表明,解放軍(中共軍隊)不會介入香港事務。

「雙方對話一開始,陳道祥就明確向美方表示,中共軍隊不會違反『不干涉香港事務』的原則。」一位知情人士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說:「這令人驚訝,因為這是陳道祥自己主動提起的,在這敏感的時刻,這是一個明確的信號。」

報道又引述消息指,中方目前並無打算讓共軍介入,「這是香港的事務,應由香港政府去解決」。

長期以來,中共駐港部隊是一個敏感的問題,受到活動人士和國際外交官的密切關注。根據香港《基本法》規定,香港可以要求駐軍協助維持公共秩序,但他們「不得干涉地方事務」,還必須遵守由獨立司法機關管轄的當地法律。

陳道祥曾任南京軍區司令部作戰部綜合處副處長、處長、副部長,陸軍第31集團軍第86師師長。2010年4月,任陸軍第1集團軍參謀長。2011年7月,晉升少將軍銜。2014年7月,升任廣州軍區副參謀長。2016年1月,任南部戰區副參謀長。2019年4月8日,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簽署命令,任命陳道祥少將接替譚本宏中將擔任駐香港部隊司令員。

南京軍區及31軍被視為習近平的嫡系部隊,習近平任軍委主席後,陳道祥自2014年開始,一路被提拔,應是習的嫡系將領。 

香港前中央政策組成員、資深傳媒人劉細良向《大紀元》表示,如果路透社消息屬實,駐港部隊13日對美國軍方的表態,命令應來自習近平。「我相信是習近平預防局勢失控,提前和美國說好,大家不用緊張,解放軍是不會出動的,是不會開槍的。」

劉細良分析,習近平在6月12日開槍事件後,出手處理香港局勢,是因為習很怕香港事件裏面,內部有人挑動局勢走向一個不可收拾的局面,「對習近平而言這是最大的威脅」。 

7月18日,《南華早報》報道,港人反送中遊行示威的規模和強度讓北京當局感到吃驚,並對於傳統情報管道無法精準掌握港人的想法而惱火。有鑒於此,負責香港事務的主管官員正研擬解決香港政治危機的全面性戰略,並且很快就會呈交中共領導層,而其中不包括訴諸軍事力量來解決問題。 

4天後,43萬人反送中大遊行及元朗黑幫發動暴力事件剛結束,74軍舉行反恐演習,釋放軍隊干預香港局勢的信號。 

中共軍隊出現兩種不同的聲音,極不尋常。按程序,香港政府可以要求駐港部隊協助維持公共秩序。在駐港部隊司令之前向美國表態軍隊不會介入香港事務後,這次舉行演習的卻是距離香港很近的位於廣東湛江的第74集團軍某旅。 

2016年,習近平改革軍隊,撤銷七大軍區,成立五大戰區,陸軍第42集團軍劃歸南部戰區陸軍。2017年4月,在軍級單位調整組建中,以陸軍第42集團軍為基礎,調整組建陸軍第74集團軍。軍部駐地廣東省惠州市。 

房峰輝與張陽老巢 廣州軍區及第74集團軍 

中共十九大前後,2017年8月底,中共軍委委員張陽與房峰輝突然被免職、調查,11月23日,張陽在家自縊身亡。2018年1月9日,當局首次宣佈房峰輝已被調查,並移送軍事檢察機關處理。 

張陽被指是徐才厚的嫡系,房峰輝被指是郭伯雄的頭馬,兩人關係密切。郭、徐二人則是江澤民的親信,盤踞軍隊近20年。郭伯雄於2015年4月落馬,2016年7月被判處無期徒刑;徐才厚於2014年3月落馬,2015年3月因患癌死亡。

房峰輝在廣州軍區任職時與張陽是搭檔。張陽1999年9月任陸軍第42集團軍政治部主任,2002年升任第42集團軍政委。房峰輝2003年由第21集團軍軍長調任廣州軍區履職參謀長後一年,2004年12月張陽調任該軍區政治部主任。此後二人在同一個班子中搭檔4年直至2007年。2007年7月,房峰輝調升北京軍區司令員;2007年9月,張陽升任廣州軍區政治委員。中共十八大上,二人又一同進入軍委。 

上述信息顯示,第74集團軍前身為第42集團軍,隸屬廣州軍區,江派背景濃厚,是江澤民軍中馬仔于永波、張陽、房峰輝等人的老巢。 

香港局勢異常敏感時刻,第74集團軍舉行反恐演習,恐嚇香港人,與習近平嫡系將領、駐港部隊司令陳道祥的表態背道而馳,凸顯中共高層乃至軍隊的分裂。

疑點三:元朗暴力事件 發生時間點敏感── 韓正被習問責之際

韓正被指與港島遊行後警方武力清場及元朗暴力事件有關。(大紀元資料室)
韓正被指與港島遊行後警方武力清場及元朗暴力事件有關。(大紀元資料室)

江派常委、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韓正5月21日公開力挺《逃犯條例》修訂,直接刺激香港局勢,引發港人不斷大規模遊行抗議。

6月9日103萬市民反送中大遊後,6月12日,大批市民包圍立法會抗爭,遭警方使用150枚催淚彈驅散,但港府將其定性為暴動,導致民間不滿情緒升溫。

6月16日,200萬人上街示威,示威者提出五大訴求:撤回修例、釋放6.12被捕者、追究6.12警方開槍責任、撤回6.12暴動定性和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

6月26日晚又有萬人聚集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集會。

7月1日,再有逾55萬人上街。當天發生示威者佔領立法會會議廳事件。2日,上千名全副武裝防暴警察,手持盾牌、警棍、胡椒噴霧與催淚彈清場。

期間,韓正坐鎮深圳,據指其與6.12集會遭暴力清場及7.1衝擊立法會黑幕密不可分。 

被問到香港局勢為何出現失控時,香港前中央政策組成員、資深傳媒人劉細良向《大紀元》表示,北京首先要調查兩件事,其一是6月9日百萬大遊行後,「誰讓政府發聲明力挺修例?」;其二,6月12日「誰下令開槍?」他相信,這些命令非特首林鄭月娥所能決定,而是來自中共。 

《蘋果日報》7月12日刊文稱,香港事件震驚中南海,亦徹底反映兩大涉港部門中聯辦和港澳辦嚴重失職,錯判形勢,致使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韓正於短短半個月內兩度南下深圳坐鎮。 

報道稱,韓正7.1前再度南下之時,傳達了習近平的口諭,衝突不能見血,同時勒令隱身多日的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招待會。消息還指林鄭月娥以及親中媒體均被批評失職。 

報道還說,習近平也對韓正領導的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不滿,目前,中央多個部門正蒐集各方訊息,預計對港政策將有調整。中聯辦和港澳辦未來會有人事變動。如今北京已將其定性為外交事件,由外交部全力主導。 

《香港01》也曾於7月5日報道引述接近北京的消息,因應本次港府「修例」大戰敗退,整個中共對港工作系統,都需展開大檢討。包括對港工作系統之內的中聯辦、港澳辦甚至公安單位等,都需要進行大檢討,因為初期形勢評估報告,都是他們呈上去的,這些報告都寫得頗樂觀,結果卻完全不是那回事。 

7月20日,北京的一名紅二代向《大紀元》披露,反送中民間抗議中,「習近平一個大的原則就是不流血,無論如何避免『六四』發生。這點習近平把握得很嚴的。習近平講了三條,不管出甚麼事就是『不準流血、不準動槍、不準動用駐港部隊』,還是要做工作平息這個事件。」 

這名北京紅二代還透露北京已經處理了一批相關的官員,「對於港澳辦、中共駐香港的領導機關,十幾個人都受處分了,有的還被撤職了,就是對自己派去的黨員幹部嚴厲處分了,對林鄭是保護她過關。」 

就在習近平當局釋放問責韓正及港澳系統官員信號之際,7月21日,發生元朗暴力事件,香港局勢再度失控,詭異莫名。

雷洋事件翻版 

在反送中局勢高漲,中共高層博弈升級背景之下,發生元朗暴力事件。這與當年讓習近平被迫跟江澤民集團妥協的「雷洋事件」相似。

雷洋離奇死亡

當年「雷洋事件」讓習近平被迫跟江澤民集團妥協(網絡圖片)
當年「雷洋事件」讓習近平被迫跟江澤民集團妥協(網絡圖片)

2016年5月7日晚,家住北京市昌平區的雷洋去機場接機途中,被中共警方以「涉嫌嫖娼」為由扣押,並於當晚離奇死亡。當時,警方通告稱,雷洋在一家足浴店嫖娼被抓後心臟病突發致死,央視還播出一賣淫女指證為雷洋服務。

事件引發社會的關注,質疑警方說法,認為死者在赴機場接機途中去嫖娼不合常理,且警方整個執法過程沒有任何紀錄,對具體的執法地點、執法民警及車輛、人證及物證也都秘而不宣,其「自說自話」難讓人信服。 

家屬指案件疑點重重,因死者身上有明顯傷痕,嘴角有血,額頭、頸部、手臂都有外傷。除了發現其全身傷痕累累,還發現雷洋的睪丸位置異常腫大,家屬認為這是導致雷洋死亡的致命傷。家屬懷疑雷洋被嚴刑逼供致死。 

據大陸媒體當時報道,現場觀眾看到5、6個便衣毆打雷洋,雷洋大聲喊救命。有目擊者告訴財新網,雷洋被抬上車的時候已經昏迷。雷洋被打死後,足療店的5名證人也「失聯」。

雷洋離奇死亡後,雷洋所在的中國人民大學,1977、1978、1988、1992級的部份校友先後發出聯名公開信,質疑北京警察辦案部門並譴責官方媒體的不專業、不公正的行為,要求請第三方出面公正調查。

民情激憤 習尖銳批示下令嚴查 

北京政壇人士透露,雷洋事件引發舉國關注,輿論對公安執法草菅人命表示強烈不滿,社會大眾對生命安全保障失去信心後,習近平在《新華社內參》作出批示,要求公安部門一定要規範執法,同時要「公開、依法」查處事件,挽回影響,給人民群眾一個滿意的答覆。 

官方新華社隨即發炮,暗批北京警方利用中共央視讓當事警員上電視,是誤導社會輿論;不但公開跟央視打擂台,更有對公安部「逼宮」的意思。 

5月19日,北京公安局發通告稱,對雷洋案高度重視,相關人員已接受調查,「決不護短」。 

5月20日,習主持召開深改組第24次會議,會議通過了《關於深化公安執法規範化建設的意見》。會議強調公安執法的規範化、專業化的問題,尤其是提到要讓民眾感受到「社會公平正義」。此舉顯示習當局正試圖將執法部門拉回法治的軌道,否定江澤民掌權時的亂象。 

京城消息指,與新華社透露有關會議「四平八穩」的提法比較,習近平對雷洋案的批示是「十分尖銳、直截了當」,就是要公安部依法嚴處執法犯法的公安警察。

當時海外一些媒體報道稱:「正因為有習的批示,北京市公安局才不得不忍痛對涉案的昌平公安分局東小口派出所副所長邢永瑞、輔警周某採取措施,然後以涉嫌玩忽職守罪,對他們實施逮捕。」

傅政華操控 四千多名警察對抗習 

然而,12月23日,北京檢方對涉雷洋案的5名警務人員作出不起訴決定,並且認定雷洋嫖娼。對此,雷洋家屬完全不能接受。網絡上罵聲一片,很多人憤怒不已。

消息稱,習近平對雷洋案作出尖銳批示,北京市檢察院不得不對5名警務人員採取刑事拘捕,但遭到中共公安系統的抵制,北京公安局4,000多名幹警聯名給最高層寫信,聲稱如果要處理涉事警察他們都辭職不幹了。 

當時,北京4,000多名警察抗議因雷洋案抓捕他們的「戰友」,令他們的「士氣」受到打擊,「形象」被破壞,並說,此案的辦理「漲了犯罪份子和敵對勢力的志氣」。

據悉,當時習近平因憂慮這些長期盤踞在北京的黑白二道的警察地頭蛇在北京發動類似昆明火車站恐怖「超限戰」,讓北京陷入混亂,在最後關頭妥協了,最終導致北京市政府封鎖輿論,雷洋案不了了之。 

據指,雷洋案中,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力挺涉案警察;4,000多名幹警聯名寫信對抗習當局,與傅政華有關。警察與賣淫女上央視指認,也是傅政華幕後運作。 

傅政華歷任北京市公安局刑偵處大要案隊隊長、刑偵處副處長、副局長、副書記,2010年升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長。2013年8月起,傅政華兼任公安部副部長,2016年5月,升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 

傅政華作為中共政治迫害的職業打手,從鎮壓法輪功起家,後又成為各種維權人士最兇殘的對頭人。傅政華是周永康的親信,曾出任中共江澤民集團鎮壓法輪功的專職機構──中央「610」辦公室主任。 

雷洋案後 習江博弈態勢逆轉

雷洋案不了了之後,習近平、王岐山在十八大以來打虎積累的震懾力與民望受損,習江博弈態勢急轉。江澤民集團隨即發起重點針對王岐山的打擊行動。

2017年中共十九大上,原本留任常委、續掌中紀委或國監委呼聲頗高的王岐山黯然卸任。王岐山雖在2018年兩會上出任國家副主席,但他最近在談到自己的角色定位時說:「我現在負責協助主席做一點禮儀性外交。」

仕途發跡極具江派背景的趙樂際黑馬入常,接掌中紀委,迄今,打虎態勢波瀾不驚,與王岐山執掌中紀委書記時不可同日而語。江派背景的王滬寧、韓正入常後,分別接管文宣系統、對北韓外交事務及港澳事務,不斷刺激中美貿易戰及香港局勢升級,成為習近平當局內外交困的肇因。

另一方面,傅政華在十九大後轉任司法部長,曾慶紅表外甥郭聲琨入政治局、接任政法委書記,江派湖南幫人物周強繼續擔任最高法院院長。以陝北千億礦權案驚人逆轉為標誌,江派勢力繼續操控政法系統對抗習近平。

在香港,韓正刺激香港反送中浪潮高漲,香港局勢成國際聚焦點,這與當年北京公安離奇致死雷洋案引發舉國關注類似;習近平處分港澳系統官員、釋放問責韓正信號,這與當年習尖銳批示雷洋案,要求嚴查涉案警察類似;曾慶紅敏感時刻操控香港黑幫勢力猖狂發動暴力事件,重現傅政華當年操控4,000多名警察對抗習近平的手法。 

雷洋案當年成為中國政局及習江博弈態勢的一個轉逆點;如今,習近平當局何去何從,香港局勢如何發展,又到了一個十字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