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貿易談判重啟前,中方突然新增一名對美談判高官,被解讀為貿易戰打破了中共高層的權力平衡。

有香港媒體的消息稱,中共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被要求更多地參與對華盛頓的貿易談判;而排名副總理第一的韓正則在內部會議上批評擬議的中美貿易協議。

中共官媒7月10日報道,中共政治局委員、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7月9日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欽通話,「就落實兩國元首大阪會晤共識交換意見,商務部部長鍾山參加通話」。

以往歷次的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中,皆是劉鶴與萊特希澤、姆欽通話,鍾山是首次出現在通告上。過去,鍾山只有在兩次中美元首G20峰會期間會晤、美方談判團赴北京磋商才露面,但從來都是劉鶴一人主導。

甚至中共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去年在北京接見美方貿易談判代表團時,鍾山也位列劉鶴及王毅之後。鍾山作為部長級,屬於劉鶴貿易談判團隊的一員,他參加對話不意味著中美談判已開始「二對二模式」。

在中美貿易談判破裂後,20多名中共高層領導人參加的一次內部會議上,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批評了擬議中的中美協議。(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在中美貿易談判破裂後,20多名中共高層領導人參加的一次內部會議上,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批評了擬議中的中美協議。(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國務院副總理的權力平衡被打破

劉鶴是中共國務院排名第四的副總理,主管領域是金融、科技以及工業,對應的部委是科技部、工信部、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和證監會。

掌管商務部的國務院副總理並非劉鶴,而是胡春華(排名第三)。

胡春華大體上從前任汪洋(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國政協主席)手中接管農業農村和對外商務,但因中美貿易戰爆發後,胡春華分管的中共商務部中有劃出一部份——對美、對歐貿易(商務)談判交由劉鶴負責、擔任牽頭人。

隨後,「一帶一路」成為胡春華現身的主要內容。僅2019年6月,胡春華訪問英國時、再提「一帶一路」;湖南長沙舉辦的首屆中非經貿博覽會開幕式暨中非經貿合作論壇,胡春華也出席談論「一帶一路」。

香港《南華早報》近日報道說,貿易戰已給中國帶來失業和經濟增長放緩問題,中共國務院已設立就業指導小組,由胡春華領導;另一位政府消息人士稱,胡還被要求更多地參與跟華盛頓的談判。

外界認為,如果胡春華準備更多參與中美貿易談判,那麼他派出下屬——商務部部長鍾山參加通話,是一個明確的信號。

需要指出,中共政府內負責牽線落實習近平「一帶一路」規劃的領導班子中,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排名第一)的韓正任小組組長,胡春華為韓正的第一副手。

此外,貿易談判中的棘手問題——涉及結構性改革以及國內補貼——對應的部委是發展與改革委員會(發改委)和財政部,這兩個部門歸韓正掌管。韓正還掌管香港和澳門事務。

對國有企業補貼則由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國資委)管理,對應的國務院官員是國務委員王勇。

到目前為止,韓正、胡春華以及王勇三人都很少在公開場合就貿易戰發表意見。

港媒傳,中共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被要求更多地參與跟華盛頓的談判。(Feng Li/Getty Images)
港媒傳,中共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被要求更多地參與跟華盛頓的談判。(Feng Li/Getty Images)

談判破裂後中共高層會議 韓正批中美協議

從中共高層對外釋放的消息來看,中方仍寄望在技術層面解決中美貿易問題,比如:貿易、金融、市場准入和知識產權保護上允諾採取措施,但並不準備深入到結構性改革或執法機制等需要更廣泛改革的領域。

《華爾街日報》7月1日引述知情人士的話說,在5月13日(談判破裂後)舉行的由20多名中共高層領導人參加的會議上,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批評了擬議中的中美協議。

這些知情人士稱,韓正及其他中共高級領導人對美國的一項堅持尤為不滿,即美國不會因中共承諾改變就取消關稅。

知情人士稱,中共政府近期的討論,一些負責監督國有企業以及電信等國企佔主導地位的關鍵行業官員對「競爭中性」的概念提出反對意見,稱這是西方的行事方式,不適合中國。

到目前為止,唯一對這一概念表示歡迎的是金融監管機構,該機構認為,允許外國投資者更多參與銀行等金融領域可能有助於提高整個行業的競爭力。

金融監管機構都是劉鶴主管的部門。而結構性改革或執法機制則是韓正等主管的範圍。

彭博社周二報道說,若習近平接受任何不取消關稅的協議,在政治上或被視為不可行;同時,中國共產黨內的民族主義者正向他施壓,要求他避免簽署一份讓人想起中國與殖民國家簽署的「不平等條約」。

中共黨報《人民日報》日前的社論中更發出強烈的信號,指「投降者」希望中國「成為美國的附庸,被美國控制和為美國工作」。

中共國務院顧問、中國和全球化中心的創始人王惠堯透露說,當中美貿易協議文本草案在中共政府內部傳看時,劉鶴受到其它部門的抵制。他表示,這一插曲已經削弱了劉鶴的話語權。

美方官員首次透露談判破裂的內情

時隔2個月後,美國官員首次透露5月初中美貿易談判破裂的內情,中方想通過國務院頒佈法規頂替立法(修法)、達成協議被美方否決。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周二(7月9日)接受美國財經電視台CNBC媒體採訪時透露,中方撤回很多之前達成的協議內容。

「我們以為我們達成了協議,但這些承諾又被中方刪除了。

我們以為,我們已就某些問題和監管機制達成了一致意見,結果並非如此。」庫德洛說。「在執法機制上,跟這也同出一轍。」

「我們的團隊一次又一次地要求中方改變中國的法律(完成協議承諾),而對方在此問題上卻越來越抗拒。」他補充說,「中方似乎相信,僅僅國務院安全委員會或政治局頒佈法規就足夠了,而我們不能同意這個。」

庫德洛在周二的採訪中提到一個非常重要的要點,若中方遵守規則,中美貿易協議根本不會對其構成任何威懾或障礙。

但中方目前並沒有這樣做或顯露這樣的意願,反而使用不同的權力機構回應美方訴求。庫德洛說,比如上周末,中方還想把他們要的包裝成「公平、公正(fair and equitable)的協議」。

「G20後中共內部已非改革與保守之爭」

中國問題研究專家橫河表示,用西方觀念看待中共內部的權力鬥爭,似乎總有一派是改革派,對面則是保守派或強硬派。

「事實上,美國對中共的貿易反擊戰,針對的恰恰是中共所謂改革派幾十年來的政策,包括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時的虛假承諾。」他說。

橫河認為,中共這幾十年的經濟成果並非來自經濟政策的合理性,而是來自對內的人權、資源、環境、道德代價和對外貿易的不公平;這種只改經濟不改政治體制的跛足改革存在先天弊端,到目前已經走到頭了,沒辦法改變現狀。

「再改,就是接受美國的要求進行結構性改變,而結構性改變的最大障礙就是中共本身,儘管特朗普政府不一定有此意圖。」他說。

其次,橫河表示,中共的改革派和強硬派其實都是中共內外政策的既得利益者,他們都有現實考慮。

「所謂的強硬派,無非就是中共內外政策的既得利益者,他們和所謂改革派一樣也有自身無法克服的矛盾,只是表現不同而已,他們的全部利益來自經濟的開放,即使是很不全面的自由經濟;而他們所要的那種強勢的中國實際上就是這些超級權勢集團全面控制的中國。」橫河說。

所以,這些強硬派也知道,若對美強硬只會削弱而不是強化他們的經濟基礎,而且加劇中國國內兩極分化和社會動盪最終也會傷及他們自己的利益。

「原來的改革之路已經走不通了,深化改革就是動中共的統治基礎,中共在G20後內部面臨的已不是改革、保守之爭。」橫河說。「習近平面臨的不是說服誰的問題,而是中國的任何個人或派系面臨的實質上是保黨還是棄黨的選擇。」

他指出,由於中共的決策過程完全是黑箱操作,外界並不知道誰在貿易問題上持甚麼態度;其實,具體哪個人屬於哪一派不重要,誰在高層會議上說甚麼也不重要,因為美國針對的是中共的政策,而不是猜測派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