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解放軍全體將級軍官:

本人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海外知識份子。因為看到諸位正面對著與香港前途和中國前途息息相關的重大事件,所以想直言不諱地與大家談談自己的想法。同時,我也作好了因此而被報覆滅口的思想準備。

知道諸位軍務繁忙,但我還是懇請大家關注一下這份篇幅有限的公開信。

香港人民自2019年6月初以來的「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簡稱「反送中」)的全民性遊行和大規模集會,引發了中南海領導層的不安。根據各種跡象,海內外媒體已經開始推測香港出現軍事管制的可能性;甚至有媒體揚言要武力鎮壓。作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將級軍官,你們肯定注意到了香港事態的發展。面對這一可能性,你們每個人自然都會有自己的想法。

諸位都是軍界將領和高官,屬於中國社會裏有一定影響的人士,也都是中國現執政黨的黨員,甚至還有中共中央委員、中央軍委委員。正因為如此,你們的一舉一動,必須對全國人民(特別是香港人民)負責、對香港的國際地位負責、對中華民族的千秋青史負責。你們的一言一行,不能像處理日常軍務那樣,僅僅以軍人身份、僅僅靠「完成任務」和「服從命令」的態度來面對這一當前出現的重大事件。

第一,眾所周知,軍隊要組建在道義基礎上,軍事行動要符合道義原則。說一千道一萬,向和平提出社會訴求和政治主張的人民群眾大規模動用武力,怎麼說都是對人類文明的反動。正因為此,哪怕是最反動的勢力,在對和平的人民進行鎮壓時,總是要先尋找藉口、捏造所謂「暴亂證據」,甚至蓄意製造衝突,而後才動手實施鎮壓行動。1989年「六四」事件殷鑑未遠。三十年來,多少「平暴英雄」(包括「共和國衛士」)為自己立功授獎的「榮譽」而感到悔愧或提心吊膽,乃至銷毀自己的「榮譽」證書和獎狀。因為他們清楚:自己鎮壓的是和平請願的人民群眾,而學生和北京市民的所謂「暴亂證據」則是偽造的。想必諸位都明白:希特拉當年栽贓迫害德國共產黨人時,也是要求參與迫害的納粹黨徒從黨性出發,無視人性,不得提出疑問,堅決執行命令。這類違背最起碼的道義,靠栽贓、製造衝突來鎮壓人民的暴行和風氣,已經同樣蔓延到你們黨內軍內,毒化了體制內的政治生態,弄得人人自危,朝不保夕。這一點你們也由於身受其害而不無體會。因此,諸位有道義責任、也有切合自身利益的若干實際需要,來阻止這種暴行和風氣向香港進一步蔓延。

第二,作為國防軍,你們的使命是防禦外敵入侵,而不是鎮壓本國人民。按理說,你們肩負著抵禦外敵的使命。你們中間不少人曾在火線上直接參加過抗擊外敵的戰鬥,你們中間有人還負過戰傷,你們中間很多人因戰功和其他貢獻而逐級陞遷,除了極少數純屬靠非正當因素而獲得軍銜者,你們大部份人至少因程度不同地履行了使命而獲得將級軍銜。對此,我謹向你們致以誠摯的敬意。但與此同時,我也不得不痛心地指出,你們中間有的人,參加過1989年「六四」期間對學生和北京市民的鎮壓行動,或參加過同樣誤以人民為敵的其他鎮壓行動。

我理解,你們的初心是保衛國土、是為人民服務。我知道,在捍衛領土、搶險救災中,你們有過無愧於人民子弟兵的表現。那麼,是誰、是甚麼力量,時不時地要迫使你們把槍口指向人民?是誰、是甚麼力量,總是要迫使你們不得不執行鎮壓人民的命令?是黨性,是扭曲人性的黨性,迫使你們中間有些人違背了自己的初心、參與了鎮壓人民的行動。現在,面對香港的全民抗爭,你們是否準備再度執行血腥鎮壓的命令?在歷經血洗的神州土地上,諸位是否打算用手中的武器裝備上演新的一出歷史悲劇?

我知道,你們中間不少人曾經為保衛祖國邊疆而浴血奮戰。我承認,你們中間沒有誰一開始就想出賣國土。但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自1949年以來,中國領土的面積卻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斷縮小。這是為甚麼呢?

1962年在中印邊境,你們越過所謂「麥克馬洪線」勇猛出擊、威震敵膽,收復了該線以南的中國領土。你們每個參戰官兵都是當之無愧的戰勝者,每支參戰部隊都是當之無愧的英雄之師。但是,中共中央、中央軍委卻命令你們立即後撤。為了服從黨性和軍令,你們不得不把剛剛收復的中國領土無條件地拱手交給入侵之敵。你們留在「麥克馬洪線」上的歷史形象,可能比當個印度軍隊的手下敗將還要不堪。貴軍的這一恥辱終難洗刷,直至今天。

幾乎整個1980年代,你們為了制止當時越南當局蠶食中國陸地邊界的挑釁行為,在中越邊境老山、者陰山、法卡山等地區輪戰,保衛了祖國的神聖領土,履行了軍人的神聖職責。但是,在1990年代,根據中南海的決策,這些曾經被越軍逐次蠶食又被你們一一奪回的中國領土,幾乎全部劃給了越南。中南海之所以要在1988年決定停止中越邊境地區的輪戰,是為了對付它預計有可能發生的國內學潮。若幹部隊「從老山主峰到天安門廣場」,參加了1989年「六四」鎮壓。中共中央、中央軍委一聲令下,多少鎮守邊關的勇士,就墮落為戕殺人民的屠夫。貴軍的這一恥辱終難洗刷,直至今天。

更為令人憤慨的,是遲浩田上將《戰爭離我們不遠,她是中華世紀的產婆》講話所披露的歷史事實:「這些年我們按照小平同志的部署,把那麼大面積的北方領土都讓給了俄國,難道我們黨中央是傻瓜?」相當於四十多個台灣面積的中國北方領土,就此被割離神州故土。與此同時,根據中共中央、中央軍委的命令,貴軍原瀋陽軍區各部駐軍還要一律向後撤出距國境線500公里的地域範圍。貴軍的這一恥辱終難洗刷,直至永遠。

請問,中共中央、中央軍委今後再下達諸如此類的命令,大家還要無條件服從和堅決執行嗎?中共中央、中央軍委如果命令諸位率部開赴香港、鎮壓香港人民的所謂「暴亂」(據諸位級別可接觸到的內部文件,一般已足以判別「暴亂」是有疑點的),大家難道就應該大開殺戒、血腥鎮壓了嗎?

第三,面對大規模鎮壓人民的命令,也許你們中間有些人認為「統治階級要有統治意識」,誰不服統治就殺誰,這也可以理解啊。也許有些人認為自己作為軍人,只能服從命令,別無選擇;更何況鎮壓的執行者還可以陞官晉爵,鎮壓的真相也可以仰仗官方來屏蔽掩蓋。

然而,大規模屠殺人民的罪證真的能夠永遠被掩蓋嗎?大規模的反人類罪行難道有可能逃脫歷史的審判嗎?最終,掩蓋會敗露,罪行會暴露,真相會顯露,戰友會吐露,媒體會披露,人民會群起揭露。即使連黨中央出賣大面積國土那樣的最高機密,也會由內部洩露;即使像遲浩田那樣的中央軍委領導,也會向外界透露。

「六四」鎮壓後,原北京軍區第27集團軍,受到其軍部駐地石家莊市人民的普遍鄙視和公然唾罵。就連命令、指揮27軍實施鎮壓的中央軍委,其領導層內的楊尚昆等人,也多方推脫,誰都不敢出面為這支部隊打圓場。在2015年至2016年新一輪軍隊改革中,首先被裁掉的就是27軍。這還沒有完。「六四」平反時或中共垮台後,第27集團軍還將面對歷史的審判。希望諸位不要重蹈該部覆轍。

歷史也同樣不會忘記在關鍵時刻保護人民的赤誠之心、勇於擔當的錚錚鐵骨。

當年「六四」戒嚴期間的5月21日,武力鎮壓人民的危機已經迫在眉睫。解放軍七位上將聯名致信戒嚴指揮部及中央軍委,表示反對戒嚴,並凜然呼籲:「絕對不能向人民開槍!」讓我們永遠記住為人民挺身而出的「七上將」:葉飛、張愛萍、蕭克、楊得志、陳再道、李聚奎、宋時輪。貴軍有這樣的將領,諸位應當感到驕傲!

當年「六四」期間,原北京軍區第38集團軍軍長徐勤先少將拒不執行鎮壓人民的命令。原北京軍區第28集團軍軍長何燕然少將、政委張明春少將為保護學生和北京市民而消極抗命,拒絕向天安門廣場強行推進。原瀋陽軍區第39集團軍116師師長許峰大校消極抗命,以電台故障為藉口,不斷延滯向天安門廣場開進的出發時間…… 比起冒著敵人的炮火衝鋒陷陣,他們置身家性命於不顧而守護人民的壯舉實屬更為不易、更為難能可貴!能有這樣的同袍和戰友,諸位應當有理由感到自豪!

我相信,既然貴軍的隊伍由炎黃子孫組成,就註定會在未來更多地湧現出這樣的英雄兒女、這樣的「真男兒」。我期待,貴軍最終擺脫中國共產黨的專制控制,由中共的黨衛軍轉變為真正的人民子弟兵,並最終成為一個負責任大國的高度職業化的國防軍。

第四,鎮壓人民沒有好下場,逆歷史潮流而動會被釘上恥辱柱。如果你們中間有人認為這些只是空洞的說辭而置之不理的話,那些人總應該考慮一下自身的實際利益和現實處境。如果有人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韙、悍然鎮壓香港人民的話,在國際上必然會受到西方民主國家的正義制裁。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部長李尚福中將於2018年受到美國制裁,就是一個實際例證。何況李尚福被美國制裁的原因是貿易上的違法犯禁,還遠不是鎮壓人民的反人類罪行。你們中間很多人有家屬、子女、存款、房產在西方國家,因此諸位行事更要有敬畏之心而不要肆無忌憚。

敬畏甚麼呢?敬畏普世價值、人道主義、司法正義、人權宣言、聯合國憲章、國際法準則、日內瓦公約,等等;更具體地說,就是敬畏諸位中很多人的家屬、子女所在國、入籍國的法律,敬畏體現「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原則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的精神。要把這層意思表達得像貴軍政治思想工作用語那樣通俗易懂、簡單明瞭,那就是一句話:「敬畏人民」––– 敬畏中國人民和世界各國人民。就當前形勢而言,首先是敬畏香港人民。

敬畏人民並不丟臉,泯滅人性的黨性、沒有底線的「超限戰」那才叫丟臉!「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鎮壓人民的軍隊,不僅必然在道義上受到舉世譴責,而且在軍隊建設等方面也會遭到重大阻遏和挫折。貴軍從「六四」至今一直受到西方各國武器禁運的制裁,就是你們中間很多人已經感受到的鮮明例證。敬畏人民的軍隊才有可能真正成為正義之師、威武之師、文明之師。敬畏人民的軍隊才會真正贏得普世尊重。

懇切希望諸位三思而後行,好自為之。

第五,你們中間多數人出身平民階層,如果有人準備在鎮壓行動中「堅決服從命令」、「出色完成任務」,並準備通過「掙表現」來獲取晉陞之階的話,那麼請記住:那些人在參與血腥鎮壓而成為屠夫之後,他們實際上就已經自動註冊為替罪羊的優先級候選人。因為中南海一旦需要減輕國際上的輿論壓力和譴責聲浪,或者需要部份平息民憤以在一定程度上挽回「黨的形象」(這兩種可能性都比「六四」時更大),把劊子手拋出來當替罪羊是較為有效且易於操作的常規選項。

一場大規模鎮壓,那麼多軍官參與其中,為甚麼偏偏就輪到那些人當替罪羊呢?因為到篩選替罪羊的時候,鎮壓堅決、對黨忠誠、領導看中、軍事質素、軍銜職務、學歷獎項、戰友情誼、老鄉關係、賄賂數量等等,統統退居次要地位,首先要考慮的是家庭出身。

如果使用排他法,絕對不能或肯定不會當替罪羊的,首先是「太子黨」,即「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和以後歷任正國級、副國級領導的子弟或後代。其次不能或不會當替罪羊的,是「紅二代」,即中共建政時期省、部、軍級高幹的子弟。再接下來是「軍二代」,即軍隊師、旅、團、營級別的中層幹部子弟,其父輩級別不算太高,但在軍中人脈廣、根基深,更何況他們自己也已「子承父業」,一旦入選替罪羊,對軍心影響面甚廣。接下來,當然只有在平民和基層幹部出身的軍官中選拔替罪羊了。所以,你雖然已經將星在肩(章),但卻出身於平民或基層幹部家庭的話,那麼,在鎮壓行動中千萬不要為了「掙表現」而「衝鋒在前」。

如果「太子黨」、「紅二代」、「軍二代」中有人想通過大規模鎮壓來保黨,想通過政治投機來進一步陞官發財,因而極力主張鎮壓或為鎮壓而請戰,那麼請記住:李鵬、陳希同力主「六四」鎮壓最強硬,但升不了官;獲益者卻是江澤民。至於有可能導致的嚴重外交後果,李尚福中將的個案只屬於可供參考的最輕微級別。

一旦發生血洗香港的悲劇性事件,在查證積極主張、指揮鎮壓者後,西方民主國家應該會採取一系列制裁措施,同時會向國際媒體界、國際法庭、國際刑警組織通報這些人。海內外其他人士也很可能會在網上或通過其他手段搜索出鎮壓者子女、配偶、情婦等在美國等國的住址、學校、就業公司等,然後在海外媒體上點名動員他們勸說鎮壓者改邪歸正。海外人士還完全可能通過爆料、媒體訪談、專題文章等方式,曝光其反人類罪行以及貪污腐敗等各種情況,從而提高這些人受西方制裁的概率,以及入選為當中南海鎮壓決策替罪羊的可能性。因此,積極主張大規模鎮壓者、指揮鎮壓造成嚴重血腥後果者,甚至有可能被解放軍軍事法庭判處極刑。

第六,最後說一下,遵照命令執行鎮壓行動者,也可能在中共體制內遭受不白之冤。我們至少不能排除下列可能性:

你完全按照上級命令實施鎮壓,事後立功授獎;

你完全按照上級命令實施鎮壓,事後輪不上立功授獎;

你完全按照上級命令實施鎮壓,事後說你執行任務時配合不力,對友鄰部隊造成人民群眾過量傷亡負有部份間接責任;

你完全按照上級命令實施鎮壓,事後說你執行任務有偏差,對人民群眾過量傷亡負有直接責任;

你完全按照上級命令實施鎮壓,事後說你擅自更改部份任務的執行方式,對人民群眾過量傷亡負有重大刑事責任;

你完全按照上級命令實施鎮壓,事後說上級領導並沒有下達過鎮壓命令,你由於種種原因(包括「配合西方敵對勢力」)而擅自啟動並指揮鎮壓行動,對故意造成人民群眾大量傷亡負有極其重大的刑事責任……

在黨內、軍內日益惡化的政治生態環境中,在官兵關係、上下級關係、各部隊間關係、軍政關係、軍民關係都趨於惡化的大環境中,而虞我詐、勾心鬥角、落井下石、兩面三刀、口蜜腹劍、你爭我奪甚至你死我活,等等,早已蔚然成風。

請問,誰能排除以上這些可能性呢?
拒絕鎮壓人民者會上軍事法庭。那時,當事人會怎麼說呢?

積極鎮壓人民者同樣可能上軍事法庭。那時,當事人又會怎麼說呢?

「六四」後遭不公正審判時,原北京軍區第38集團軍軍長徐勤先少將在軍事法庭上一言既出,四座皆驚,全庭寂然:「不是歷史的罪人,就是歷史的功臣!」

對此是罪人,對彼是功臣;反之亦然。

今天是罪人,明天是功臣;反之亦然。

是中共政權的罪人,就是歷史和人類文明的功臣;反之亦然。

當然還有游離於兩者之間的第三種選擇,那也是高難度的技術活。
面對歷史,作出選擇。誰都有權利,誰都無可迴避。

寫信人:宋征時

2019年7月8日於法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