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延燒,法國漢學學者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認為,香港人1997年以後越發關心政治,現在看似不關心政治的中國大陸人,未必不能像香港人一樣改變。

據中央社報道,香港民眾為了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持續發起抗議行動,從街頭運動到罷工、罷市、罷課,包括法國在內的許多歐美國家都相當關注。

這項由香港政府推動的草案若通過,將可把司法案件被告送往中國大陸,一般稱為「送中條例」,經眾多香港民眾上街反對後,香港特區政府宣佈暫緩修訂,但群眾持續要求撤回草案、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察暴力、釋放被捕抗議人士等。

法國《費加洛報》(Le Figaro)就香港事態發展,訪問在香港浸會大學任教的高敬文。他認為,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最初是出於「盲目」才推動這項草案,她很快就獲得北京支持,期望儘快通過,但她一定沒料到香港人會這麼大規模反對。

高敬文說,港府宣佈暫緩修訂草案,而不是撤回,是北京做的決定,在這件事上,北京才有最終決定權。

有關警察對抗議民眾施暴的控訴,他表示,明面上,警察聽令於行政長官,實際上是透過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中聯辦)、遵從中共公安部的指示;他從自己的消息來源得知,北京暗地派遣一些從廣東來的警察,他們和香港人說相同語言,易於融入人群,這是相當重要的發展,林鄭月娥在內部安全議題上,其實無法完全作主。

記者提到,「一國兩制」已遭嚴重破壞。對此,高敬文說,理論上,北京只能插手香港的外交及國防事務,但事實上,北京近期已涉入香港安全管理事務。

他說,「反送中運動」發展到7月1日左右,轉為香港全面民主化運動,呼應2014年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傘運當時是失敗收場,若認為北京這次會有不同的決定,就太魯莽、太理想化,他不太相信中共會讓步。

高敬文說,很多香港人認為,即使不知道北京會怎麼做,也必須動員,多達200萬名香港人要求全面民主化,這是一場誰也不知道出口何在的危機,大家都在想北京和林鄭月娥將如何解決。

記者詢問北京目前不採取軍事干預的可能理由,高敬文表示,理由之一是要維持「一國兩制」的可信度,另一個則是為了香港的社會、政治及金融穩定。

高敬文說,習近平的操作空間很小,他別無選擇,不能置之不理,若北京干預、任命一名黨委書記來治理香港,想想那會是甚麼情況,中共權力階層很清楚香港反共,到時大家都會想離開香港,甚至可能出現乘船出逃的難民。

記者提到,1980、1990年代,外界對香港人的印象是汲汲營營逐利、不關心政治。關於這一點,高敬文說,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促使香港人關心政治,因為中國由一黨獨大、扼殺自由的共產黨領導,這證明人是可以改變的,對北京來說,這也是一個教訓,「因為誰能說現在不關心政治的中國人,不能像香港人一樣改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