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讓不少中國人,尤其是上海人感到無比恐慌的一件事,應該就是垃圾分類了。大陸有媒體報道,「7月1日,《上海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施行,僅第一天就開出了623張『罰單』」;「不少居民被監控釘在了小區的恥辱柱上」。如今,「快要被逼瘋」的不只是上海人,因為「北京不久後就宣佈跟上了」,「後續還有45個重點城市也要上線垃圾分類」。

一篇題為〈垃圾分類逼瘋了上海人,下一個就是北京〉的網文介紹,儘管上海市綠化和市容管理局已發佈了《生活垃圾分類投放指南》,裏面有上百種垃圾的分類圖,將生活垃圾分為可回收物、有害垃圾、乾垃圾、濕垃圾四大類;但「即使如此,仍然讓人傻傻分不清楚」。不是中國人傻,而是「有一些垃圾究竟是否有害,或者是否可回收,普通人很難分辨」,「這種鑑別只有專家才能做到」。

更何況,上海人還被限定在一周之內,就要學會垃圾分類,而北京和其它45個重點城市的垃圾分類,也被限制在短期內推行。對此,有人指出,「日本用了30年才將垃圾分類做到現在的程度,而垃圾回收率最高的德國,推廣垃圾分類更是持續了一個世紀。即使如此,如今德國居民的誤投率依然高達40%」。

不難看出,中國有關部門在實施垃圾分類時的急於求成,不過是基於中共始終未變的「冒進」態度。儘管「大躍進」製造的災難已成為歷史,但幾十年來,中共對「十年內超英、十五年內趕美」的病態妄想卻仍在不時發作,「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瘋狂思路,仍被政府用來解決各類棘手的現實難題。

中共的「實施強制性的垃圾分類」,結果是「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除了民眾的極度不適應之外,政府本身也沒做好相應的準備。有文章披露,「目前上海有濕垃圾處理設施1,514處,日處理能力3,700噸」,「就算在理想狀態,也只有7,000噸的處理量」,「而上海光是一天生產的濕垃圾就有1.2萬噸左右」,「無力被處理的這幾千噸濕垃圾要怎麼辦呢?」

更令人費解的是,中國正當處理垃圾的設施不夠時,對環境極具污染性的垃圾焚燒項目卻也在搞「大躍進」。2018年7月,安徽省蕪湖生態中心發佈的報告顯示,「中國目前擁有359座垃圾焚燒廠,遍佈全國各地29個省市自治區」。對此,有專家表示,「到2020年,中國將擁有大約500座垃圾焚燒廠」。另外,中共當局也已推出「十三五規劃」,要將垃圾焚燒比例從原來的29.84%提高到54%,「其中60%將用於在中國人口密集的東部沿海地區增加垃圾焚燒」。

需要指出的是,中國大量建造的所謂「垃圾焚燒發電廠」其實與「發電」關係不大,其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快速的處理垃圾。有研究者指出,「發電只是垃圾焚燒廠一個極不起眼的產出」。因此,在人口密集的地方焚燒垃圾,只能是有百害而無一利。

西班牙國家流行病學研究中心癌症與環境流行病學分部的研究者們早在1996年,就對英國72座焚燒廠附近居民的健康狀況進行過研究,結果發現「一些癌症發病率偏高」。隨後,從1997年到2006年,他們又在其它國家進行過相關的研究,最終也得出了「廢棄物焚燒廠及危險廢棄物回收利用或處置設施附近,城鎮居民癌症死亡風險偏高」的結論。

然而,有環保組織人士披露,「中國幾乎所有的垃圾焚燒廠,在上馬前,都未對周邊的環境本底做基本的研究」,「開燒之後,也未對每天的排放與周邊的公眾健康開展持續的研究」。美國雙月刊雜誌《外交政策》今年4月撰文稱,「儘管中共政府宣稱垃圾發電廠是處理垃圾的清潔方式,但民眾經常反對建造新的垃圾焚燒爐」,「抗議活動在中國也到處爆發,包括湖北、湖南、廣東、海南等地」。最近,武漢陽邏因政府擬建「垃圾焚燒發電廠」而引發過萬民眾上街抗議的事件持續升溫,就是最佳的印證。

無論是在垃圾焚燒項目上搞「大躍進」,還是在垃圾分類上力求實現「大躍進」,都足以讓人看出,哪怕只是在處理垃圾的細節問題上,中共考慮的都只是自己的面子和利益,而不是老百姓的生存環境和生命健康。

只為一己私利,輕則勞民傷財、重則禍國殃民,「失道」的中共又何來「民心」?細節彰顯質素,細節決定成敗,垃圾處理的如何,就是一個國家的細節所在。從中國「垃圾圍城」、環境仍在持續惡化的現狀來看,中共不僅是醜惡本質盡顯,且註定會一敗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