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6月9日和16日,103萬與200萬港人走上街頭大遊行,抗議《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震撼了國際。外媒紛紛報道評論稱:香港甦醒了,香港社運邁進新紀元;香港和台灣的抗爭為中國民主化守住希望,將改變華人世界。

港府與市民關係破裂 香港甦醒了

美國《華盛頓郵報》6月16日評論說,香港人口約740萬人,卻有近200萬人走上街頭,凸顯深受北京影響的香港政府與市民間日益嚴重的裂痕。

報道說,大規模的一波接一波的抗議,也讓林鄭月娥越顯孤立。林鄭月娥雖向港人致歉,表示政府工作上的不足,令香港出現很大的矛盾和紛爭,但仍拒絕下台,故不能平息民怨。

柏林《日報》表示,林鄭月娥的退步應該是和北京商量好的,至少北京同意並公開肯定了她暫緩《逃犯條例》修訂的步驟。因目前還有中美貿易糾纏在身,北京不願意看到香港衝突又給美國總統特朗普提供更多借口和彈藥。

報道說,中共以為可以很簡單地一步又一步吞併香港,把自己的系統強加到香港頭上。可是香港市民醒過來了。他們要求中共履行「一國兩制」的承諾。

香港社運邁進新紀元

美國《洛杉磯時報》6月16日分析認為,香港已發展出一種由群眾自發參與的新社運模式,示威看似有組織,但沒有領袖。分析指,過往大型示威累計下來的經驗,示威者已建立了一定的默契及共識,示威群眾會像人工智能(AI)般自我學習和完善。

文章說,2014年香港「佔中」後,多名發起人及參與者分別被檢控及判刑,今次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示威則發展成新社運模式,使得大批民眾上街。

香港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6月17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香港經歷過多次大型的示威活動,包括「佔中」,本地人已累積了一定的默契,互相配合,而且這個新的社運模式會不斷進化,相信這樣可以組織更多人抗爭。

譚得志說,香港人已慢慢建立一種默契,例如激進派及非激進派之間的默契、議會內及議會外的默契、佔領馬路的人及馬路使用者的默契,互相都是配合得相當之好,這個優勢會不斷提升,下一次的群眾運動,一定會比二百萬更加多人參與,但未必是遊行,可能是快閃,或者是其它一些全民能夠參與的運動。

香港和台灣為中國民主化守住希望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中共極力抹去民眾對六四民運的記憶,但香港卻是全中國唯一能紀念六四的地方,這份自由不僅對香港740萬市民至關重要,對中國的未來也是如此,而台灣與香港也許能成為中國走向民主自由的希望所在。

報道稱,香港在中國的角色獨特,因而此次香港市民反對港府強推《逃犯條例》的抗爭舉世矚目。若香港的自由能獲保障,將有助於在中國內部保存自由思想的喘息空間。這不只對港人,也對中國人民,甚至全世界都至關重要。

報道提到,香港民眾會如此大規模示威,其中一大主因,是近年來有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一國兩制」有日漸被侵蝕的危機。例如2014年帶頭民主示威的學生被判入獄;部份民選議員因宣誓時發生爭議而被褫奪資格;異議政黨被貼上非法標籤等。

報道提到,相較之下,地理位置和政治制度確保台灣較能與北京保持一定距離。台灣持續在政治和經濟方面獲得成功至關重要,因為它是現代中國的潛在典範,證明並無華人社會不能成為民主國家的文化或歷史緣由。許多中國大陸觀光客造訪台灣和香港後,都會帶著對政治和媒體自由的新觀念回國。

報道結尾提到,憑著運氣、堅持和國際聲援,香港和台灣或能保住中國走向自由的火種,直到中國開始改變的那一天。

香港「反送中」 將改變華人世界

法國資深記者吉哈爾(Renaud Girard)在費加洛報(Le Figaro)發表專欄文章表示,北京原本或許可以選擇鎮壓香港遊行,就像對待1989年天安門廣場上和平集會的學生一樣,但習近平允許香港當局讓步是對的,因為他沒必要沾著血出席6月底在日本大阪舉行的20國集團(G20)峰會。

吉哈爾認為,現在對習近平來說是很微妙的時期,自2018年初開始,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起貿易戰;今年一月起,美國又對中國電信企業華為展開科技戰,在美國國會,特朗普的抗中姿態連反對黨都予以支持,此時北京若血洗香港,可能讓所有美國國會議員更緊密地支持特朗普。

此外,吉哈爾分析,印度、日本、南韓、澳洲等亞洲主要民主國家結盟的概念一直在發展,習近平若想在對美貿易戰的背景下維持與這些國家的貿易水準,就沒必要以對香港採取政治暴力去挑釁這些國家,這只會讓國際投資對中國避而遠之。

法國資深記者藍格列(Francois Lenglet)在RTL廣播電台表示,北京退讓是前所未見的舉措,首先可從經濟角度來解釋,中國需要香港和香港非凡的經濟活力,若香港富人和外籍人士因擔憂北京控制而離開香港,對經濟會是一個打擊。

其次,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世界霸主地位與暴力鎮壓不能相容,尤其是香港這樣一個有許多西方人生活的地方,習近平若想藉「一帶一路」展現中國可為世界帶來利益,就不能同時沾血。

最後,北京很在意美國的反應,美國國會警告取消對香港的貿易優惠待遇;上述種種因素加起來,迫使北京讓步,讓港人贏了第一局。

藍格列表示,香港人贏了第一局之後,想要走得更遠,但北京能退讓到甚麼地步,有待觀察。

他認為,若中共領導階層讓步,在中國本土也會有發生類似運動的風險;若中共領導階層採取強硬手段,會使中國形象蒙羞,也會阻礙北京想要和平統一台灣的計劃,無論怎麼做,香港引發的危機都會改變華人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