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場腐敗不堪,不少省部級貪官是在開會現場被抓,被抓時,有的人嚇得「癱倒」,有的甚至想「跳樓」自殺。

6月2日,中共安徽省阜陽市紀委監委駐市中級法院紀檢監察組組長孫宇,被調查。

澎湃新聞從安徽政界多名人士處獲悉,孫宇近日在外地參加單位集體學習時,被有關部門帶走。

會場已經是當局抓捕貪官的一個主要場所。據《廉政瞭望》雜誌此前報道,在開會時,往往是腐敗官員警惕性最低的時候,所以就成為紀委抓捕他們的較好「時機」。

如中共前政治局委員薄熙來、雲南省委原副書記仇和、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慶良、 南京市委原書記楊衛澤、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江西省副省長姚木根、寧夏政府副主席白雪山、中共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肖天等人,都是在會場被抓。

其中,薄熙來和仇和分別是在2012年、2015年的中共兩會閉幕當天被帶走調查。仇和2015年3月15日參加完中共全國人代會的閉幕會後,中午12點左右回到雲南團駐地的飯店。當時,同一樓層的雲南團人大代表準備去餐廳吃飯,正巧在走廊裏碰到仇和與幾名陌生男士。

這名人大代表還問了一句,「仇書記,出去呀。」仇和沒有說話,只是微微地點點頭。幾分鐘之後,仇和的秘書來到他的房間,替他收拾了換洗的衣服給他送去,隨後仇和就被宣佈落馬。

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2014年6月27日下午正在省委開會,會議剛進行一半,紀委辦案人員出現在會場,將其帶走調查。

據報,萬慶良被帶走時,用發抖的雙手拿著「雙規」文件看了看,語無倫次地表示要好好交代。萬在「雙規」文件上簽名後,便「癱倒下來」,最後由兩名特警架扶著離開會議室,上了廣州軍區提供的旅遊中巴直奔機場。

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2015年1月4日落馬。據報,楊衛澤被抓時,正在主持召開南京市委常委民主生活會。會議正在召開中間,省委通知楊衛澤前去省委開會,市裏的會議因此休會。

知情人士說:「楊衛澤在辦公室抽了十五分鐘的煙。在省委,楊發現中紀委的工作人員後,立刻做出向窗戶跑欲跳樓的舉動,不過被摁住了。」

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2015年7月24日白天還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由中共副總理張高麗主持的「京津冀協同發展工作」,當天晚6時許就被調查。

周本順是「從會場帶走」的。陸媒報道,雖然人們已經習慣了「從會場帶走」這樣的紀委手法和場景,但當這一場景真切地發生在一位「封疆大吏」身上的時候,給人們心中留下的衝擊力還是相當大的。

據悉,這些會場被帶走的「老虎」,他們當時參加的會議一般規格較高、與會高官多,所以他們請假缺席的可能性低,且容易因身處其間的「優越感」而麻痺大意。

除會場外,還有「老虎」是在機場、火車站等特殊場合被抓。如中共發改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努爾.白克力,2018年9月20日從莫斯科返回北京,當航班一抵達北京首都機場後,就被有關部門帶走。

據中紀委官方通報,中共十八大至2018年底,至少有517名中管官員(一般為副省部級或軍級以上官員)被調查。其中,在王岐山任內調查了包括周永康、孫政才、令計劃、郭伯雄、徐才厚、蘇榮等國級在內的440名「老虎」,在趙樂際任內調查了77名中管官員。

這些被調查的高官,一般都具有江派背景或與江派高官關係密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