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侯三年不能回國,唐國的世子很奇怪啊,說父親怎麼到楚國,這麼長時間不回來,就派了一個大夫到楚國去看怎麼回事。那個大夫一看到國君就說,君上啊,你怎麼不想一想,到底是國家重要,還是馬重要呢?

唐侯說,國家雖然重要,可是我的面子也很重要啊。那個馬如果要給他,第一、我失去了一個很好的東西;第二,好像我是在武力的脅迫下,很怯懦地獻馬。

這個大夫就一看,說不通嘛,就在半夜裡邊偷了一些酒,把養馬的那個人灌醉了。灌醉了以後,就把馬偷出來,交給了楚國的令尹囊瓦。

囊瓦拿到這匹馬後,就跑去跟楚王說,唐侯在這邊已經待了三年了,唐國是這麼小的一個國家,他即使投奔吳國,看來也做不了甚麼,乾脆放回去算了。楚昭王也同意了,就這樣唐侯就被放走了。

蔡侯一看唐侯交了馬就回去了,就把自己身上的大衣脫下來,也交給囊瓦。然後囊瓦又跑到楚王面前說,唐侯跟蔡侯是一體的,唐侯已經走了,蔡侯不要獨留,把蔡侯也放回去。

就這樣,蔡侯也被放回了蔡國。蔡侯在回國的時候要渡漢水,因為蔡國的國都在現在的河南省新蔡縣附近,他必須要過漢水。過漢水的時候,蔡侯就拿出一塊玉沉到漢水中,他說寡人如果不能夠滅掉楚國,今生今世再也不渡漢水。

唐侯和蔡侯回到各自的國家後,立刻就到周天子那裡去告狀,要求周天子出兵去攻打楚國。唯一能夠跟楚國抗衡的,就是晉國。周天子就令晉國牽頭,一聲令下,十八路諸侯齊集,要去攻打楚國。

當時晉國領兵的兩個將軍,一個叫士鞅,一個叫荀寅,而周天子任命的那個將軍,就是十八路諸侯的總元帥,叫劉卷。

士鞅和荀寅也非常貪婪。他們倆找到唐侯和蔡侯說,那個馬還有沒有,那件衣服還有沒有,能不能給我們倆也來一套,或者給我們倆也來兩匹?

唐侯和蔡侯沒想到他們倆這麼貪婪,就說所有的好東西都已經被楚國得到了。如果你要想要裘皮大衣,或者馬,只要打進楚國的都城,那個東西就是你的。士鞅和荀寅聽了他們的回答,也覺得很沒有面子,被人拒絕了嘛。

大軍出征之後不久,趕上春雨下降河水暴漲,周天子派出的總元帥劉卷得了瘧疾。出兵十天,下了十天雨,劉卷的瘧疾也沒有好。士鞅和荀寅就以此為藉口,一個是主將生病,再有一個天時不好,乾脆就撤兵算了。結果他們一提議之後,十八路諸侯一哄而散。

唐侯和蔡侯非常失望。在軍事行動被解散之後,他們就來到了吳國,請求吳國出兵去滅楚國。吳王闔閭聽說唐侯和蔡侯來了,非常高興,覺得終於等到了楚國屬國離心的時候,因為十八路諸侯中包括很多楚國以前的屬國,頓、許、陳、蔡都在其中。孫武本來是在外練兵的,此時也回到都城。他跟吳王說,現在到了進兵的時候了。可謂英雄所見略同。

西元前506年,吳國起傾國大兵,一共六萬,號稱十萬,水路並進,和楚國發生決戰。吳國領兵的元帥是孫武,副帥是伍子胥和伯嚭,先鋒是吳王的弟弟夫概,而楚國這邊領兵的是囊瓦。囊瓦這個人要錢很厲害,打仗很糟糕。第一仗囊瓦就打敗了,之後楚軍就一直退到了大別山的邊上,吳國追擊了過來。

囊瓦手下的大將史皇向囊瓦獻計說,今天晚上趁著吳軍剛剛立寨,我們去偷營,也許可能占到一些便宜。

而在吳國的大寨中,孫武也在做佈置,他說囊瓦這個人「鬥筲之輩」,就是器量非常狹小,既然失敗,他很希望找回面子,今天晚上來劫營的可能性很大。

孫武於是就做了安排,把軍中所有的軍隊都移出大營,只留老弱殘兵,虛設旌旗;然後把軍隊分成兩股,一股在自己的軍營外埋伏,等待囊瓦來劫營的時候,反過來包抄囊瓦;另外一支軍隊由伍子胥率領,直接去劫囊瓦的營寨。因為囊瓦如果來劫營,他的大營肯定是空虛的。

結果這一次囊瓦又打敗了,一直敗到了漢水的邊上。囊瓦在敗退的過程中遇到了唐侯和蔡侯,唐侯說還我驌驦馬,饒你一死,蔡侯說把衣服還給我,我就饒你一命。囊瓦又羞又怒。

囊瓦在退敗的時候已經很危險了,這時候楚王派將軍薳射來接應他,楚國軍隊終於再一次紮住了營寨。將軍薳射問囊瓦打得怎麼樣?囊瓦說,吳國領兵的將軍打仗很厲害,我已經打敗兩次了。

薳射決定跟囊瓦立兩個大營,成犄角之勢,就是互相支持。但是囊瓦覺得自己的爵位很高,所以他覺得如果有事跟薳射去商量,是很沒面子的。薳射又覺得囊瓦是無能之輩,也不想跟他商量。所以雖然說立營的時候是犄角之勢,但是互相之間軍隊根本沒有甚麼溝通。

孫武知道兩個軍隊主帥不合,於是就派先鋒夫概,就是吳王闔閭的弟弟,直衝囊瓦的大營。

囊瓦大營是最弱的,一看夫概來了,囊瓦上馬就跑。這一跑就跑到了鄭國,而囊瓦大營中的一部分人就跑到了薳射的營中。薳射當時派他的軍隊站在大營外面,用弓箭守住營寨,告訴底下的士兵說,亂動者斬。結果吳軍雖然試圖去衝進大營,但是沒有成功。

薳射檢點自己軍隊的人數,大概只有一萬人,而吳國現在有六萬人,兵力又非常的強盛,所以薳射覺得已經不可能再跟吳國決戰了。為今之計只能撤退。就這樣他就準備帶兵渡過漢水。

而吳國準備全力去追擊。就快要追上楚軍的時候,先鋒夫概突然間跟吳王講,我們先不要再追了。夫概說為甚麼呢?如果你把楚軍追到漢水邊上,他們是背水一戰。因為如果再退,就掉到河裡邊淹死了,所以他們一定會拼命的。困獸猶鬥,更何況上萬的敵軍。

夫概說為今之計,我們向後撤一下。楚軍是一定要渡漢水的,我們等到他半渡的時候再去攻擊他。這個時候已經渡過漢水的人是不可能再回來了,沒有渡過去的人想趕緊趁機會渡過去。有船嘛,那麽別人在交戰的時候,後面人肯定是要上船逃命。此時軍無戰心,是打敗他們最好的一個時機。

闔閭聽從了他的建議,果然在半渡的時候去攻擊楚國。楚國一點戰鬥力都沒有,結果漢水也沒有守住,而吳兵一下子就衝過了漢水,包圍了郢都。

吳王闔閭說,我有夫概這麼了不起的一個弟弟,不但非常的勇敢,而且這麼有謀略,何愁我不稱霸於天下?

伍子胥跟闔閭說,你知道嗎,神相被離(就是給伍子胥看相的那個人)曾經給夫概看相,說夫概「毫毛倒生,必有背國叛主之事」,將來他是一定要造反的。闔閭根本就沒當一回事。

(旁白)西元前506年,吳國在孫武的指揮下,起傾國之兵六萬人進攻楚國。此時的楚國已經是衆叛親離,領兵的囊瓦又是無能之輩。第一次遭遇戰,楚國戰敗;第二次劫營,中了孫武的圈套;第三次吳國將囊瓦打得落花流水,囊瓦本人跑到了鄭國;第四次,闔閭採納了弟弟夫概半渡而擊的策略,再次打敗楚國,渡過漢水。就在闔閭讚揚夫概的謀略時,伍子胥警告闔閭說,夫概「毫毛倒生,必有背國叛主之事」。此時的吳軍離楚國的都城只有一步之遙,那麽孫武又是如何攻占郢都的呢?

吳國的大軍就把楚國的郢都給圍住了。當時郢都城外還有兩個衛星城,一個叫做紀南城、一個叫做麥城。伍子胥奉命去攻打麥城,孫武奉命去打紀南城,而吳王闔閭親自領兵去圍攻郢都。當時伍子胥用了一計,就很像《荷馬史詩》裡邊的木馬計,派了一些人進到麥城裡邊把城門打開,很快就把麥城給攻破了。

孫武是一個最不喜歡攻城的人。我們去看《孫子兵法‧謀攻篇》就會看到,孫武覺得攻城是一個最下最下的、不得已的選擇。孫武根本就沒有攻城。他當時看地勢,在紀南城旁邊有一條江,叫漳江。孫武掘漳江之水灌紀南城,水很快就沒過了城牆。孫武根本就沒有爬牆,划著船就直接划到了紀南城裡邊。同時水也淹到了郢都的城牆邊上。

楚昭王一看這個情況,覺得郢都守不住了,於是昭王就離開了楚國,跑掉了。這樣經過了五次的戰鬥,在孫武的帶領下,吳國就攻進了郢都,可以說是兵不留行、長驅直入。

隨後,吳王闔閭在章華台大宴群臣,因為這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軍事勝利。楚國從來沒有失敗得如此之慘,吳國也從來沒有取得過這麼輝煌的勝利。

可是就在宴會上,伍子胥放聲大哭。因為甚麼呢?因為伍子胥的仇人楚平王已經死了,而楚平王的兒子楚昭王又不知下落,而那個進讒言殺了伍子胥的父兄的那個費無忌也已經被楚昭王殺掉了。所以伍子胥報仇,似乎一下子失去了對象。伍子胥就向吳王請求說,我希望能夠找到楚平王的屍體。即使只能找到他的屍體,我也要報仇。

伍子胥不但記得誰傷害了他,要報仇;他也記得在逃亡的路上,有很多人曾經給過他恩惠,他也要報恩。那麼伍子胥是如何報仇,又是如何報恩的呢?請看下集《快意恩仇》。謝謝。(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