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再過幾天就是「五四」紀念日了,週一(4月29日),習近平發表了這個運動100周年的紀念講話,說「五四」運動的「核心是愛國主義」。他表示,「新時代中國青年要聽黨話、跟黨走」。

北京這個說法引起不少爭議,人民大學退休教授張鳴對德國之聲表示,所謂的「五四」是一筆糊塗帳,「誰紀念就按照自己的意願來說」。他說「五四」運動實際是「暴力行為」,砸人家家,燒人家房子,走哪都不合法。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也指出,用「愛國」定義「五四」,存在著很大的偏頗。

為甚麼海內外學者都有不同看法,「五四」運動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五四」沒有救國 也沒有立德

香港歷史學者馮學榮指出,「五四」運動就是一場「胡鬧」。「除了打傷一個人、燒燬一棟房、撤了三個官、留下暴力的火種之外,沒有甚麼裨益可言」,「既沒有救國,也沒有立德」。唯一的後果就是給「馬列主義」入侵中國打開了一道方便之門,開啟了中國的噩夢。

大家知道,在中共的宣傳中,「五四」是一場「救國救民、改造社會」的「愛國學生運動」。是因為「先進青年」無法容忍「北洋軍閥」腐敗黑暗,才發起的這場運動。

其實中共把民國北京政府稱為「北洋軍閥」,是有政治目的的。大家知道,民國北京政府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民選政府,是中國民主社會的開端。無論是政府議員還是總統,都是全民選舉產生的。民間的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是很寬鬆的,可以說是一個政治開明的民主社會,當時的政府是民主憲政政府。

那麼在開明的政府時期,為甚麼會發生「五四」運動呢?

大家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1919年,召開了巴黎和會。民國北京政府派了外交官參加,並藉機要求日本歸還青島給中國。但無論民國政府怎麼要求,日本就是不歸還青島主權。無奈之下,民國北京政府密電參會代表,實在沒辦法就簽署《凡爾賽和約》。

但這個密電被身在北京的「國聯同志會理事」林長民知道了。寫了一篇《外交警報敬告國人》,5月2日發表在北京《晨報》上。文中吶喊「山東要亡了!同胞奮起!」這激怒了北京十三所大中專院校的青年學生。

五四運動驚人真相:救國不成 只留下暴力火種  

1919年5月4日,三千多名學生舉行了聲勢浩大的遊行示威。他們高呼口號到了使館區,向外國使館提交了《陳情書》。但列強的外交官根本不待見這些學生,有火撒不出去,於是學生們放了一把火,燒了曹汝霖的家,弄出了震驚現代史的「火燒趙家樓」事件。

這把火逼出了在曹家藏著的政府外交官員章宗祥,學生誤認為是曹汝霖,一頓亂打,把章宗祥打暈在地。他的日本朋友中江醜吉死死護住章宗祥,對行兇的學生們說,「我是他的朋友,你們要動手的話,就衝我來。」

聽了這句話,這群憤青學生竟然不敢動手了。他們以「反日」為遊行口號和宗旨,可是真的日本人出現了,而且只有一個日本人,他們卻傻眼了。後來北京警察局長吳炳湘趕到,鬧事的學生們像鳥獸一樣「轟然逃散」了。

這就是中共口中的「五四」愛國運動。一個月後,政府撤銷了曹汝霖、陸宗與和章宗祥這三個「親日派」官員的職務。事後,當年的公共知識份子梁漱溟在《每周評論》上譴責學生們的暴力行為,稱這是一場「暴亂」。

而五四運動沒能救回青島,青島的回歸是美國促成的。美國1921年牽頭召開「華盛頓會議」迫使日本1922年從青島撤軍、回國、把青島還給了中國。

五四青年節 對這些年輕人意味甚麼?

巧的是,最近維權網公佈了一份在押政治犯和良知犯名單,有1千多人在列,其中有相當數量的青年人。榜上有名的何方美,人稱「俠女十三妹」。33歲的她一直和丈夫一起維權,成了這個社會弱勢群體的代表人物,也是當局的維穩對象。

他們的女兒在2018年5月注射了白百破疫苗後,雙腿雙手變成了殘疾。何方美的丈夫李新證實,當局最近以「尋釁滋事」的罪名抓捕了他的妻子。

美國之音表示,紀念「五四」青年節,對這些年輕人意味著甚麼?

有體制內學者表示,中共這次高調紀念「五四」,其實是「山寨版」的愛國主義,就是藉助宣揚「民族主義」轉移國內的矛盾。中共把數百萬平方公里的領土拱手相讓,是真正的賣國賊。它對國內民眾宣揚「大國崛起」、愛國主義,這不是笑話嗎?

民國政府允許學生遊行,儘管政府不高興,但還是允許的。北京當局能允許嗎?單講這一點就不行,中共跟民國政府根本沒法比。說民國政府黑暗,中共政權才是最黑暗的。

香港時事評論員潘小濤認為,北京這次紀念大會,只是藉助「五四」這個100周年的日子,為自己的政治目的服務,而不是真正紀念。他指出,北京演講中提到,「對一些青年思想上的一時衝動或偏激要能包容」,這是典型的「講一套做一套」。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