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華文明最為輝煌的時代,朝貢體系一直是中國唯一的外交戰略。朝貢體系雖然在不同的時期有著不同的方式,「貢者,從下獻上之稱」,基本不外乎中國以天朝上國、天下共主自居,然後通過封賜、朝貢等方式,與其它國家維持外交關係。

特別是到了明太祖時期,中國正式確立了「厚往薄來」的原則。隨著鄭和下西洋,四處「撒幣」,抱回了長頸鹿,「厚往薄來」的朝貢體系達到了巔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這「王土」當然包括了全世界所有能到達的地方。

可以說,朝貢體系是一種雙贏,其它國家通過承認中國的天朝地位,獲得了大量的財富和資源,甚至獲贈最重要的土地。比如越南,也就是歷史上的安南國,從中國的宋朝一直到清朝,多次獲贈大面積的中國國土。

相對應,中國的皇帝們在朝貢的體系中獲得了面子,加強了等級制的貫徹與統治的合法性,知識份子也沉浸在天朝上國的美夢之中。

在所謂的一帶一路的建設中,我再一次嗅到了相似的味道。在鋪天蓋地的新聞和評論裏,我們似乎再次找到了萬國來朝的感覺。曾經天朝的中國夢導致的沉痛教訓,如今我們早就忘到九霄雲外了。

高峰論壇上萬國來朝,表面上是來進貢,實際上是深知中國人傻錢多,等著分一杯羹。

在古代的朝貢體系中,有時候中國「賜賚甚厚」,賜予對方的財物比爾等小國進貢的破爛兒價值高太多,體現出我們中國地大物博、無所不有、財大氣粗。

中國朝貢新體系,終於再次建立了起來。

話說回來,現在中國產能過剩,建設所用的原材料一應俱全,錢也多得花不完,幫這些小國修條鐵路,建個電廠甚麼的,再給貸款幾百億,改善一下友邦老百姓的可憐生活,這樣的「賜賚」,對生活在天朝上國的中國人來說,似乎小菜一碟。

一帶一路的時機也很特別。美國總統特朗普為了振興美國經濟,增加就業率,要求製造業回流,取消TPP,從國際事務中抽身退出,英國退出歐盟,歐盟自顧不暇,此時全球化的大旗恰好由中國接手。

你可能要問:俗話說的好,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在中國GDP增長率和外匯儲備連年下跌的情況下,為甚麼還非要在國際舞台強出頭?

有人說:「這你就不懂了,這叫做國家戰略,說出來嚇死你。以我等屁民的智商是無法理解的,咱只能把嘴閉上等著瞧好兒就行了。」

雖說一帶一路的戰略吹得非常偉大,但我還是期待各位看官,在讀了這篇文章之後,對現實有一個更清醒的認識。

最開始,一帶一路只是經濟合作的概念,後來定位為國家級頂層戰略。

其實從一開始就比較籠統和含糊,具體和統一的政策、目標、綱領、行動、制度,啥都沒有,基本上就是幾十個國企和央企,各自在周邊「野人國」找各自的基建項目,然後從國開行和進出口銀行貸款,或直接讓國家掏錢來投資。

當然,他們把有些八竿子打不著的投資項目都打出「一帶一路」的招牌,因為這樣更容易從國家撈錢,為帶路計劃找一些成果出來炫耀。

所以一帶一路具體到底做了甚麼,進程如何,成本控制如何,回報率如何,缺少細緻專業的數據統計,沒有官方的權威數據,也沒幾個人能說得出來。

一帶一路的說服力不夠,對祖國人民來說弊大於利,原因有如下幾點。

第一:無償援助最為扯淡。

比如,高峰論壇宣佈向沿途國家提供無償援助600億。

為甚麼這筆錢不來援助自己國家的底層老百姓,解決無數的民生問題?對外無償援助在國際關係領域已經被證實是極為荒謬的行為。

第二:投資目的地選錯。

一帶一路上的中亞、中東、北非等不少地區都是不講法制的野蠻國家,政治腐敗、公共治理不善、國民質素低下、宗教矛盾根深蒂固、極端主義橫行,還存在不少民族差異、主權糾紛和跨國犯罪,缺少經濟投資的良好環境和安全保障。

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主權風險評級中,超過一半的國家信用評級低於投資級別。有的政府選舉後,隨時變臉不還錢,或者改抱其它國家大腿,你又不能為了一個投資項目派兵打它。

國際市場的自由資本都唯恐躲之不及的事情,為甚麼中國人偏要去最不適合投資的地方投資?難道中國的官僚機構比美國華爾街精英還聰明智慧?除非中國13億人都已經富得流油,去那邊扶貧。

第三:總體投資將得不償失。

有人粗略統計,中國在伊拉克的投資損失了200多億美元,在利比亞損失了300多億美元,中國給委內瑞拉的500億美元拿不回來,石油抵債被拖欠。投資了75億美元的高鐵,也全部打水漂。

在沙特的一個爛尾的輕軌項目總虧損已經超過50億,在老撾的近60億美元鐵路項目至少會連續虧損十幾年。撒了不少錢,人家也不認你的好,甚至還想繼續騙中國的錢,最後產生糾紛甚至鬧翻,這樣的例子舉不勝舉。

雖然一帶一路不是沒有好項目,畢竟花了這麼多錢,但是大部份的項目成本高、回報率低、風險大,不可控因素非常多,還由於跨境監控不到,隱藏無數貪腐機會,國企和央企派駐人員、國外地方政府機構、當地的地頭蛇,全都各懷鬼胎,等著冤大頭主動獻身被敲竹槓。

花這麼多錢,獲得的利益卻屈指可數,完全得不償失。為甚麼國家還要繼續拿老百姓的血汗錢去做如此虧本的生意?

第四:國家戰略佈局不構成目標。

從瓜達爾港往中國運輸石油的成本是正常油輪海運的16倍,這種戰略根本不是基於經濟需求,而是基於某種不靠譜的戰略假設。

假設與美國和日本開戰,對方封鎖了中國的海上補給線,中國能有其它渠道獲取資源,這是很多人支持一帶一路的理由。但問題是:中國與美日開戰幾乎是天方夜譚,是不懂國際政治經濟學的胡言亂語。就算是真的打起來,中美都是擁有核武器的國家,也不可能到魚死網破的地步。

再說,哪怕真的封鎖了馬六甲的海路,難道中國軍隊就能守住陸路通道?美國導彈可以輕鬆地炸毀石油運輸鐵路線或破壞掉石油天然氣管道。

一開戰,中國改革開放成績化為烏有,灰飛煙滅,國家體制立刻潰散,與美日根本構不成長期戰爭關係狀態。

所以無論是經濟上還是地緣政治上的理由,都經不起推敲。

第五:項目效果可疑。

在海外的許多項目由於當地民眾抗議等各種因素,頻頻遭到拖延和受阻,比如泰國的湄公河疏浚計劃;柬埔寨的甘寨水電站、天津優聯地產旅遊項目、鄂爾多斯金邊萬谷湖地產開發、中海油石油勘探項目、中國國電柴阿潤水電站項目;緬甸的中緬石油管線項目、中緬密松大壩工程、中緬合資萊比塘銅礦、中緬高速鐵路計劃等等等等。

最近還有馬來西亞和巴基斯坦對一帶一路項目的叫停。

英國《金融時報》稱一帶一路會把污染帶到鄰國,我認為實在多慮了。

一帶一路的實際成績最後到底能有多少,到現在還是巨大的疑問。不要看媒體吹的多麼玄乎,多少億多少億的好像很嚇人,其實一帶一路對於中國境外投資來說,比重微不足道。

2016年,對53個一帶一路國家的投資只佔中國全部對外投資的9%,並且從2016年開始投資額一直在下滑。

據國開行的統計,發往一帶一路國家的貸款佔境外總貸款的份額,從2014年的41%已經滑落至2016年的33%。

總之,任何理性的探討和合理的質疑,在這個國家都是極為稀缺的。某一兩個領導一拍腦門,一群御用文人和姓黨媒體在後面就跟著煽風點火。不聽民眾的意見,沒有人大的辯論,還堵住了公開質疑的聲音。

如果領導的能力和見識足夠,我們趕上一個千古明君,那還算走運。但如果對方是個土包子,那倒楣的只有老百姓。

在中國,絕對不是沒有聰明人發現這些問題,但他們都是有上級的,很少有人敢於站出來反對一帶一路。敢反對的專家怎麼可能拿到研究基金?敢反對的學者怎麼可能會被媒體訪問?

畢竟中國仍然是官本位、一言堂的專制國度。幾千年一直以來的教訓,居然在21世紀的中國再次不斷上演,中國人,慚愧不慚愧?

更遺憾的是,我沒有看到任何有說服力的道理,來證明一帶一路的偉大意義。我倒希望能有人說服我贊同一帶一路,可惜罵我的人,姿勢水平只停留在胡攪蠻纏和人身攻擊。

我都已經想到他們會如何反駁我了:「這是國家戰略,你不懂」、「請不要質疑祖國」、「你這個漢奸走狗賣國賊!」、「一派胡言!就你最懂?難道你比國家領導人還聰明?」、「我們其實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不用大腦進行邏輯思維,或者根本就是腦殘,只憑著一份非理性「愛國」激情來表達對理性質疑者的仇恨情緒。某些五毛在本公子推特上(@terenceshen)罵我的時候,向來如此,我懂。

在2017年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上,中國宣佈未來再追加近5000億投資。退一萬步講,就算6000億投資一半打水漂,也沒甚麼可怕的。反正都是老百姓納稅人的錢,花起來不心疼。

注意,你以為我全盤否定一帶一路嗎?那你就太幼稚了。

我可沒說一帶一路一無是處。國家撒下這麼多的投資裏面,地方當局和宣傳機構,以及依附於它們的大量國企央企及私營企業,一定會從中撈到不少好處。

一帶一路,有提供了一個尋租和貪腐的絕佳機會。

再說,據官方統計,截至2016年底,中國企業已在「一帶一路」沿線20多個國家累計投資超過185億美元,建設中和已經完成的項目名單很長,為東道國創造了近11億美元稅收。

雖然11億美元稅收進了外國腰包,投資收益也含糊不清,基建設施只惠及了外國人民,可那又如何?這從中體現了中國共產黨大公無私的雷鋒精神,寧肯家裏孩子受苦,也要盡力援助自己的鄰居,典型的「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

通過一帶一路,中國逐漸形成了21世紀中國朝貢新體系,帶入萬國朝貢的時代,周邊國家將天天為中國當局歌功頌德。

共產黨認為,在國內經濟下行的同時,一帶一路可以大大增強他們在中國的執政合法性。

特別是,中國的吃瓜群眾在越來越苦逼、生活越來越沒有安全感的日子裏,將重溫天朝大國之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