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時間,習近平在內政外交方面面臨三大難題,三大難題都涉及一個帶共性的問題——執行難。

「秦嶺違建別墅拆除」的執行問題

秦嶺北麓違法建築始於2003年,對生態環境的破壞十分嚴重。就拆除秦嶺違建別墅,習近平在5年中作了6次批示:2014年兩次,2015年、2016年各一次,2018年兩次。至2018年4月,習近平的5次批示,都被中共陝西省委省政府、西安市委市政府軟頂硬抗,糊弄過去了。2018年7月,習近平作了第六次批示:「首先從政治紀律查起,徹底查處整而未治、陽奉陰違、禁而不絕的問題。」並且派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擔任中央專項整治工作組組長,親自到陝西省現場督戰。直到這個時候,陝西省委省政府、西安市委市政府才真正動起來,共清查出違建別墅1,194棟,拆除1,185棟,沒收9棟。

習近平是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是中共地位最高、權力最大、聲名最顯赫的官。從2014年至2018年4年間,陝西省換了3任省委書記。第一任省委書記趙正永對習近平3年4次批示一直「能蒙就蒙,能騙就騙」。2016年3月,趙正永不再擔任陝西省委書記,婁勤儉接任。對習近平的第四次批示,新任省委書記婁勤儉理當「貫徹落實」。但是,婁勤儉照樣敷衍了事。2018年4月,習近平作了第五次批示,這時的陝西省委書記已換成胡和平。胡和平照樣糊弄完事。

直到習近平第六次批示直接威脅到陝西省委省政府、西安市委市政府第一把手的烏紗帽時,他們才真正動起來。要知道,陝西省可是習近平的家鄉啊。連家鄉的黨政主官都不把他這個最高領導人放在眼裏,惶論其它地區?中共天天在講「政治紀律」,天天在講「跟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這些官員天天在高喊擁護「習核心」。真實情況卻是:「下級騙上級,一級騙一級,一直騙到總書記」!

「陝西千億礦權案」 終審判決的執行問題

「陝西千億礦權案」因為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舉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而為全世界知曉。2003年,凱奇萊公司與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以下簡稱「西勘院」)簽訂民事合同,凱奇萊出資1,200萬元,由西勘院負責,對橫山縣波羅井田的煤炭資源進行勘探;收益按8:2分成,凱奇萊得80%,西勘院得20%。經探查,發現這個不毛之地下面竟是一個儲量近20億噸的大煤田。當時,市場估值高達3,800億元!得知此消息,美女港商劉娟上下活動,在陝西省委省政府高官的支持下,跟西勘院簽訂合同,獲得了原本屬於凱奇萊的採礦權。劉娟轉身將採礦權倒賣給另一港商,獲利高達21億元人民幣!

凱奇萊一紙訴狀將西勘院告至陝西省高級法院。陝西省高級法院判凱奇萊勝訴。西勘院不服,上訴至最高法院。最高法院裁定發回重審。2011年3月,陝西省高院判定雙方合同無效。凱奇萊不服,上訴至最高法院。2017年12月21日,最高法院終審裁定凱奇萊勝訴,雙方合同有效,應繼續履行。

凱奇萊法人代表趙發琦表示,他花12年時間,總算打贏了這場官司,至今已勝訴一年多,也向陝西省高級法院申請了強制執行。但是,2018年3月5日,最高法院民一庭法官沈丹丹起草一份文件,稱此案的終審判決無可執行內容,建議陝西省高院不要強制執行,由雙方通過調解來解決。時任最高法院民一庭庭長程新文報告有關領導後,再由最高法院執行局通知陝西省高院。陝西省高院已通知趙發琦,對此案終止執行。目前,此案終審判決已成一紙空文!

為甚麼?因為美女劉娟早就「打通」了當時的陝西省副省長、代省長、省長、省委書記趙正永的「關節」。趙正永充份運用手中權力,一面整治凱奇萊,一面促成西勘院跟劉娟簽訂合同。2014年4月24日,劉娟以21億元將她的兩個項目公司100%的股權轉賣給香港秦皇集團。合同規定,秦皇集團全權負責處理凱奇萊與西勘院在最高法院的訴訟事宜。據說香港秦皇集團董事長馬茂根,有深厚的官方背景,傳聞是某中共權貴家族的「生意代理人」。劉娟、馬茂根兩位港商及其背後的眾多高官(美女、金錢和權力的結合),可能是「陝西千億礦權案」終審判決執行難的根本原因。

中美貿易協議的執行問題

2月28日,美國財政部長姆欽和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表示,上周中美貿易談判進展得非常順利,多達150頁的協議文本已接近完成,如果中方同意,有可能在3月底在佛羅里達的海湖莊園召開「習特會」。

自從去年12月1日「習特會」以來,中美就貿易問題舉行了4輪談判。鑒於中共過去一再違背承諾,執行機制一直是美方強力要求的議題,也是中美談判最棘手的議題之一。1月31日,在特朗普會見雙方談判代表時,美方首席談判代表萊特希澤明確指出:「沒有嚴格執行,協議一錢不值」,為了表示強調,他連說三遍:「嚴格執行,嚴格執行,嚴格執行!」

2月27日,萊特希澤在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作證時表示,如果這次中美能夠達成協議,必須是「具體的、可衡量的、在各級政府都能強制執行的協議」。對於違反貿易協議行為的申訴,將在一系列磋商中加以討論。磋商的頻率是工作人員每月一次,副部級磋商每季度一次,部長級磋商每半年一次。如果磋商仍解決不了問題,美國就會加徵關稅。這就是貿易專家所說的「快速撤回」(snap-back)條款。萊特希澤認為,如果沒有這個條款,美國就沒有得到真正的承諾。

問題的根源在哪裏?

我認為,根源在於中共將從它的老祖宗馬克思那裏繼承來的「假、惡、鬥」發展到了極致。從1848年馬克思發表《共產黨宣言》算起,整個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搞假、惡、鬥已經搞了170年。從1921年中共成立之日算起,中共搞假、惡、鬥已經搞了98年;從中共1949年建政算起,中共搞假、惡、鬥搞了70年。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蘇聯東歐各國共產黨政權相繼垮台,皆源於假、惡、鬥。蘇東劇變至今近30年,中共的假、惡、鬥已經達到了人類歷史上登峰造極的地步。到今天為止,中共有時候甚至連那個虛假的面具都不要了,直接沒有任何羞恥地向全世界裸露他的惡。

說到中共的假,也就是騙,無時不在,無處不在,幾乎每一個中共黨員都在說假話,搞欺騙。這是整個中共官場的通病。上級騙下級,下級反過來也騙上級,以至於中共的組織原則「個人服從組織,少數服從多數,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現在已經演變成「個人糊弄組織,少數糊弄多數,下級糊弄上級,全黨糊弄中央」。習近平關於拆除秦嶺違建別墅的批示執行難,就是這種「糊弄」最典型的表現。

說到中共的惡,集中體現在中共深入骨髓的腐敗上。在拜權主義和拜金主義的支配上,權錢交易、權色交易充斥著中共的一切領域。按常理,最高法院是一國公民尋求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關口。但是,現如今,中共的最高法院已被權、錢、色攪得烏煙瘴氣。直接干預「陝西千億礦權案」審理的最高法院副院長奚曉明,2017年2月16日,因受賄1.14億多元人民幣,被判處無期徒刑。中國作家慕容雪村曾講:「廣東的一個大律師告訴我,有一個在牢裏的律師,陳卓倫,他是做經濟案件的律師。他當時和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關係很好。這個大法官特別喜歡處女,陳卓倫就定期給他送。」中共的首席大法官、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被中國法學界人士痛斥為「首席大法盲」。對於「陝西千億礦權案」,周強之所以先違法責成法官「發回重審」,繼而違法要求法官判「雙方合同無效」,在周永康、奚曉明被抓後,又指使人偷卷宗,就因為他臉厚心黑,玩權弄法,謀財害命,雙手上沾滿了無辜者的鮮血。

至於美方之所以在中美協議中反覆強調要有強有力的執行機制,也是中共在國際上大搞「假、惡、鬥」的直接結果。白宮貿易顧問那法若在《致命中國——中共赤龍對人類社會的危害》中談到:中美貿易不正常,半數以上的中國優勢來自8項不公平的貿易手段:(1)出口補貼;(2)操縱貨幣;(3)盜竊知識產權;(4)破壞環境;(5)極其寬鬆的工人健康和安全標準;(6)高關稅或非關稅壁壘;(7)以掠奪性定價將外國競爭對手擠出關鍵資源市場,然後以壟斷定價欺詐消費者;(8)築起貿易保護主義長城,阻礙外國競爭者在中國設立商戶。那法若說,這8條中的任何一條,在自由貿易的正常規則下,都是被明令禁止的。但是,過去幾十年來,中共就一直這麼幹。中共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時作了許多承諾,到今天為止,絕大多數沒有兌現。在談到中共時,那法若曾經非常氣憤地說,全世界都知道它是騙子!在上當受騙幾十年後,美國乃至於世界各國的政治領袖、學術精英、包括普通民眾都開始覺醒了。

2018年12月29日,32位中國問題專家聯名發表《中國影響力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惕》,詳細揭露了中共大舉滲透美國、獲取政經利益的各種手段。前白宮亞洲事務高級主任麥艾文說:「這證明了一整代(親中共的)中國問題專家的醒悟,他們曾經認為是他們是在幫助中國展現在世界舞台上,到頭來卻發現,這是個嚴重失誤。」2018年3月,澳洲學者咸美頓教授的著作《無聲侵略:中國在澳洲的影響力》出版。這本書的原名是《無聲侵略:中國如何將澳洲變成傀儡國家》。2019年初,加拿大資深媒體人文達峰的新著《熊貓的利爪:北京在加拿大的影響和恐嚇行動》出版。文達峰說:「你問我中國危險可怕嗎?我說中國人民不可怕,但中國共產黨絕對是危險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