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滄海、上太行、蹈堅冰、駕六龍,乘雲而行、執槊賦詩、歌以言志。一代豪傑、文韜武略,魏武大帝之華章蘊乾坤、奇句展雄風。

曹操(公元一五五年~公元二二零年),東漢末年傑出的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一生文集繁富,是「建安風骨」最著名的代表人物。曹操大膽創新,沿用樂府舊題表述新事,記錄了社會現實、軍旅見聞、山水景觀及遊仙神蹟,抒發了建功立業的壯志豪情。

仁者錄史詩

清代沈德潛在《古詩源》中說:「借古樂府寫時事,始於曹公。」

《薤露行》和《蒿里行》乃曹操以詩記史的代表作,透出作者強烈的憂患意識。前者寫董卓之亂、漢朝傾覆的歷史過程,後者寫長年戰亂給兵士和百姓帶來的苦難。

蒿里行

關東有義士,興兵討群凶。

初期會盟津,乃心在咸陽。

軍合力不齊,躊躇而雁行。

勢利使人爭,嗣還自相戕。

淮南弟稱號,刻璽於北方。

鎧甲生蟣虱,萬姓以死亡。

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

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

曹操用筆簡練,寥寥數語即概括出動亂的恐怖、民眾受難之悽慘。遍地屍骨,千里荒涼,令人斷腸。白描手法盡顯悲涼沉鬱;文簡而情深,深切的悲憤滲透於詩中。

《度關山》闡述了曹操的執政理念,且映射其自身修為。此詩以古代帝王、清官、賢士為例,指出為政者應勤儉、愛民、守法。開篇點明:「天地間,人為貴。」 此外,「黜陟幽明」、「儉為共德」,也是放諸古今皆準的廉政綱要。

曹操提倡節儉,身體力行,自古罕見。《魏書》記載其「不好華麗,後宮衣不錦繡,侍御履不二采,帷帳屏風壞則補納,茵褥取溫,無有緣飾」。

山水雄吟 

建安十二年(公元二零七年),曹操北征烏桓得勝,回師途中經碣石(今河北境內)等地,寫下了著名的《步出夏門行》組詩。《觀滄海》為正文第一篇,是現存最早、最完整的古代山水詩,流芳百世。

觀滄海

東臨碣石,以觀滄海。

水何澹澹,山島竦峙。

樹木叢生,百草豐茂。

秋風蕭瑟,洪波湧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漢燦爛,若出其裏。

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詩人登上山石,只見水波蕩漾,山島聳立。島上樹木繁茂,生機盎然。大海廣闊無邊,掀起巨瀾,似乎將日月星辰都捲入其中。

此詩由遠及近,描繪壯麗開闊。雖然秋風瑟瑟,卻無敗落凋零之跡。自然的盛景襯托詩人的激昂滿懷,不言情而情自現。

沈德潛讚《觀滄海》「吞吐宇宙氣象」,見《古詩源》;明人鍾惺曰:「直寫其胸中眼中,一段籠蓋吞吐氣象。」見《古詩歸》。

對酒當歌

建安十三年(公元二零八年)冬,曹操率軍南征至長江,即將與孫權決戰。十一月十五日夜,皓月當空,曹操查看水寨後置酒擺宴,即興橫槊賦詩,吟誦曠世名作《短歌行》。

漢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曹操駐兵漢中褒谷口運籌國事,見褒河流水洶湧而下,撞石飛花,揮筆題寫「袞雪」二字」,墨跡刻在河中礁石上,原石藏陝西省博物館(公有領域)
漢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曹操駐兵漢中褒谷口運籌國事,見褒河流水洶湧而下,撞石飛花,揮筆題寫「袞雪」二字」,墨跡刻在河中礁石上,原石藏陝西省博物館(公有領域)

篇首噴湧憂思,豪情未减:「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人生短促,理當把酒放歌。詩人感慨光陰飛逝,但並未消沉落寞。「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作者憂思深重,以周文公「一飯吐三哺」映襯自己求賢若渴,盼早日成就大業。

此詩情感豐沛、語調雄渾、氣魄恢宏。大戰在即,手執長矛、對月抒懷,此乃大丈夫、真英雄也。

龜雖壽

神龜雖壽,猶有竟時。

騰蛇乘霧,終為土灰。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盈縮之期,不但在天;

養怡之福,可得永年。

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龜雖壽》係《步出夏門行》組詩中的第四篇,表達老當益壯的情懷,激勵人心。

「神龜雖壽,猶有竟時。」神龜雖然長壽,卻難得永生。首句興發生命有期的慨嘆,隨即語出驚人:「老驥伏櫪,志在千里。」詩人自比為千里馬,儘管青春不再,但雄心依舊。接著,作者提出養生的高見:生命之盛衰自有上天安排,不過,保持身心和樂,也可延年益壽。

仙蹤漫漫 

遊仙詩是中國古詩的獨特類型。仙界仙蹤在古籍裏多有記載,不少皇帝、名臣、文人等都潛心向道,頗具仙緣。因此「遊仙」並非某些人指稱的單純想像或消極遁世。事實上,求道歸真與守德行善緊密相連,對於社稷安邦大有裨益。

曹操存世詩作二十餘首,其中遊仙詩七首,約佔總量的三分之一,包括《氣出唱》三首、《秋胡行》二首、《精列》及《陌上桑》。這些作品描寫詩人飛天入仙境、與神仙共遊及修道養生等事,流暢生動,值得今人深思細品。

清袁江繪 蓬萊島(公有領域)
清袁江繪 蓬萊島(公有領域)

氣出唱

駕六龍,乘風而行。

行四海,路下之八邦。

歷登高山臨溪谷,乘雲而行。

行四海外,東到泰山。

仙人玉女,下來翱遊。

驂駕六龍飲玉漿。

河水盡,不東流。

解愁腹,飲玉漿。

奉持行,東到蓬萊山,上至天之門。

玉闕下,引見得入,

赤松相對,四面顧望,視正焜煌。

開玉心正興,其氣百道至。

傳告無窮閉其口,但當愛氣壽萬年。

東到海,與天連。

神仙之道,出窈入冥,常當專之。

心恬淡,無所愒。

欲閉門坐自守,天與期氣。

願得神之人,乘駕雲車,

驂駕白鹿,上到天之門,來賜神之藥。

跪受之,敬神齊。

當如此,道自來。

詩人駕著六條祥龍,騰雲駕霧,飛臨四海之外的泰山仙境,得飲瓊漿玉液,又入祥瑞天宮,遇到了赤松子。仙人向其傳授秘方:閉口養氣、延年益壽。作者感悟,自己應當專心修道,閉門靜坐、保持內心恬淡。最後,詩人跪受仙賜的長生不老藥,表明:修心自守、敬重神仙,便可得「道」。

這一番神仙遊,過海上天、浩蕩逍遙,不僅鋪展天界的輝煌玄妙,還向凡夫開示得道的精要。「當如此,道自來」—千年已過,紅塵後世,幾人識此玄機?

曹操的樂府詩題材廣泛、內容豐富、情感真摯、筆調蒼勁,不以綺麗溫婉動情,而以雄渾古樸動心。絕世雄才,開創詩歌新氣象,留下寶貴的文學財富和歷史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