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沒錢可還」,中國的建築熱潮已經撞上高牆。中共政府慣用「鐵公基」投資來實現經濟目標,而隱形的地方債問題如今難以迴避。

《華爾街日報》周三(2月27日)報道說,中國南方一個偏遠縣為發展當地經濟、掀起的借貸狂潮,正招引其它地區的投資者蜂擁而至,不過他們的到來不是為了投資,而是為了拿回投資。

來自上海和其它地方的私人基金公司投資者和代表來到貴州南端的三都縣,這裏有數千萬當地人每天生活水平不足一美元(國際貧困線標準)。面對幾個尚未完工的項目以及逾期拖欠的債務,投資者們希望當地政府能歸還投資。

「我們同情投資者。」三都縣政府支持的投資公司的副總經理簡世偉(Jian Shiwei)說。他的公司從市場借入數億元資金後,用於當地的開發項目。「但現在沒錢(可還)了。」他說。

三都縣政府的僵局是日益嚴重的中國地方政府債務問題的縮影。中共地方政府正在靠發債籌資發展經濟,其中一種就是從數量龐大的私募基金獲得資金。

《華日》報道說,中共地方政府及其兩千多家融資公司積累了數萬億美元的債務,主要資金來源是追求高回報的富裕投資者。面對這些即將到期的地方債,在中國經濟放緩、北京限制風險融資以及大規模借貸的情況下,不能準時還款成為投資者恐慌的問題。

在中國新年假期之前,三都縣政府表態將償還一些逾期債務的利息。根據官方數據顯示,2017年三都縣政府債務總額為37.3億元。

投資者和經理人估計,三都縣政府及其投資公司在2019年需要支付20億元人民幣(約3億美元)的利息以及本金,這幾乎是三都縣政府年收入的三倍,顯然要正常還款不現實。三都縣2017年的政府總收入才7億元人民幣。

地方政府的隱形債 欠發達地區更嚴重

更有一些經濟學家、分析師和專家表示,三都縣的政府債務統計還不包括政府支持的投資公司最近的借款,那裏面才包含從私募資金借來的表外借款。

中國的私募基金近年來如雨後春筍般湧現,數量已超過7.4萬個,幾乎是五年前的10倍。獨立經理人和財富顧問向有錢的客戶推銷這些政府債券。

因地方政府從私募資金和其它渠道籌資,經濟學家表示,難以追蹤地方政府的借款總額。根據中共官方統計,2017年地方和中央政府的債務總額為29.95萬億元人民幣(約4.5萬億美元),約佔中國經濟總量的36%。

但中共國家智囊中國社會科學院的研究員張明說,到2017年,地方政府的資產負債表的表外借款接近23.6萬億元。

他估計,若將這個隱藏債務考慮在內,政府債務總額大約佔中國經濟總量的67%。

張明表示,有些地方的債務比高出更多,例如一些欠發達地區在試圖追趕發達地區的情況下,更是會極力尋求銀行渠道以外的私募資金借款。他估計,地方政府債務可能達到了當地GDP總收入的120%。

三都縣到處發債借錢 大搞旅遊業

當三都縣推出大計劃改造舊房、促進旅遊業提高當地收入時,它轉向經理人與私人基金經理、當地金融交易所等資金來源。

《華日》確認,三都縣政府的七種產品經私營公司打包後、出售給投資者或當地金融交易市場。在中共中央政府禁止地方政府發債後,三都縣改由讓地方政府支持的投資公司在2016年代表其借款。

這些產品都有人為誇大的成份。比如:在三都縣高鐵火車站到貴州的一條道路建設招股說明書上,充滿了吹捧貴州的快速增長、田園詩畫的鄉村風光,以及誘人的高達10%的年回報率。

等到2018年三都縣縣委書記在反腐敗調查中被撤職,該縣錯過了9月大規模債務的首次付款期,這一消息讓許多投資者措手不及。

由於法院缺乏對中共政府或國家支持的公司執行判決的權力,投資者知道他們必須當面找三都縣官員要求還錢,同時他們開始自己調查該縣的財政收支情況。

投資者驚訝地發現三都縣這麼窮:2017年的政府總收入才7.112億元人民幣,僅為大城市的百分之一。同時,他們也被三都縣的建築規模和爛尾工程震驚。

一個廢棄的戶外體育場,卻是含賽馬跑道的、像奧林匹克體育中心的建築設計,還有一座大酒店也設計了圓形劇場和室內籃球館,問正在施工的工人,他們抱怨沒有拿到工資。

但在過去十年裏,三都縣大部份年份的基礎設施投資增長都在20%以上。

投資者:整個金融體系監管不力所致

想要收回投資的投資者發現自己很大程度上被困住了。到三都縣政府辦公室要錢的投資者太多,官員們把他們分流到不同的辦公室。

一位投資者問,「你們能先還錢嗎?」還有一位投資者說,「我們被你們拖死了」。面對滿屋討債的投資者,三都縣政府的投資公司副總經理簡世偉在一根接一根地抽煙,並不斷翻看他的兩部手機。

來自上海的私募基金經理劉敏曾為三都縣籌集了數千萬元,在與兩位低層官員交涉無果後,她去了三都縣市委書記辦公室。

幾天之後,她收到三都縣轉來的一筆50萬元的轉帳,然後1月她再收到70萬元、彌補了她的逾期利息。但是她的公司在今年3月將有三都縣的2,000萬元債務到期,她預計,她屆時將被迫延遲還款給客戶。

「我想,他們會希望我們與客戶討論延期問題」,她說, 「他們真的沒錢。」

「三都是有問題,但我們怪不著它。」一家工廠老闆兼三都縣的投資者江夏秋說。他通過北京的私募基金購買了160萬元的三都縣債務,當時經理人說,年回報率為9%。

「這是整個金融體系以及私募基金行業監管不力導致。」她說,是經理人把她與基金經理綁在一起的。

三都縣政府的宣傳副部長吳茂華拒絕對具體項目發表評論。他說,該縣約40萬人要減貧,這是國家的首要任務。他們的目標是到2020年消除貧困,要比2017年減少17%的貧困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