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最引人關注的莫過於中美貿易衝突,美國總統特朗普陸續向中共射出幾支貿易利箭,其它國家由年初的觀望或指責逐漸轉為支持,加入美國共同對抗中共的不公貿易行為。

回顧今年這場衝突,外界看到了中美貿易衝突似乎是幾十年前即已種下的「惡果」,以及對貿易議程情有獨鍾的特朗普並非是亂箭齊發,而是鎖定目標有條不紊地步步進逼,終於在年底讓北京坐上談判桌,達成休戰三個月的協議。

本文介紹2018年中美貿易戰的十大聚焦,以及2019年貿易爭端的發展。上篇先介紹十大聚焦中的前五個。

一、中美貿易戰開啟緣由

長年旅居亞洲的英國財經專家斯圖爾特‧帕特森(Stewart Paterson),10月23日在其新書發表會時指出,西方國家原以為幫助中國入世可以改變中共,「但是這個如意算盤落空了」。

「沒有進行政治改革,中國無法如西方國家所預期地轉向西方自由主義。更糟糕的是,中國經濟上的成功反而更鞏固了中國共產黨的執政權力。」帕特森說。

帕特森的話道出了西方國家多年來與中國交易所經歷的切身之痛。

為了幫助中國入世,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於2000年簽署了中美貿易正常關係的法案,永久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向中國打開美國市場大門。然而誠如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10月的演講中所言,美國在過去的25年重建了中國,使其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然而,中共卻運用違反自由公平貿易的一系列措施,掠奪海外市場,侵害了美國的利益。

西方國家原以為幫助中國入世可以改變中共,但是這個如意算盤落空了。圖為中國安徽一家作坊正在加工美國國旗。(AFP/Getty Images)
西方國家原以為幫助中國入世可以改變中共,但是這個如意算盤落空了。圖為中國安徽一家作坊正在加工美國國旗。(AFP/Getty Images)

根據統計,在中國入世後10年,美國家庭收入中位數名目(nominal terms)增長率,從5.3%放緩至1%,若以實際(real terms)增長率觀之,則下降了10%。

更有甚者,中共在2015年出台「中國製造2025」計劃,旨在與美國等西方國家競爭,發展新一代信息技術創新產業、機械人、航空航天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等,意圖將中國從「製造大國」改變為「製造強國」。

「中國製造2025」令其它工業國家不滿的主要原因是,中共對目標產業提供政府補貼,並且以不正當的手段強迫外國企業轉移技術或竊取他們的關鍵技術,造成不公平競爭問題。

白宮2018年發佈的一份研究報告估計,中國企業仿冒商品、盜版軟件和盜竊商業機密,每年造成美國經濟2,500億美元到6,000億美元的損失。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估計,美國每年的研發費用平均為4,450億美元。

二、特朗普與眾不同的貿易議程

特朗普對貿易的看法,三十多年來始終如一。

1987年9月,當時還是紐約房地產開發商的特朗普,在《紐約時報》等媒體,以廣告形式向全美讀者寫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寫道:「日本和其它國家多年來一直在利用美國」,「要向這些富裕的國家課稅,而不是向美國人徵稅。結束我們的巨額赤字,減少稅收……」,「不要再讓我們這個偉大的國家遭人嘲笑」。

特朗普在2016年競選期間,嚴厲抨擊中共操控貨幣及竊取美國的工作,並提議向中國商品徵收45%的關稅。

2018年10月,CBS《60分鐘》節目主持人問特朗普,上任總統近兩年來有無犯錯,特朗普回答:「我應該早點推動我的貿易議程。」

特朗普總統。(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特朗普總統。(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感恩節當天,特朗普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Mar-a-Lago)告訴記者:「我這一生一直在為這個(12月1日習特會)做準備」,「我已做好了充份的準備。」

事實上,特朗普上任後即改變美國過去的對華政策,為未來的關稅措施鋪平道路,並聽取幕僚建議,在完成稅收改革後再全力處理棘手的中國問題。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12月4日接受波士頓公共廣播電台(WBUR)訪問時說:「特朗普組閣後的第一天,就開始針對中美貿易關係做出改變及進行交涉,此前的政府也這樣做,可是中國(中共)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裏,也沒有落實承諾。現在,特朗普總統成功地吸引了中國(中共)政府的注意。」

三、援引多年未用條款採取關稅措施

特朗普在三十多年前注意到日本在「佔美國便宜」時,即在媒體發表專文表示,應該要加徵日本商品的關稅。今年10月美加墨達成新自貿協定後,特朗普說:「沒有(鋼鋁)關稅措施,就不可能達成這項協定」。12月習特會後,特朗普發推文自稱是「關稅人」。

在2018年中美燃起貿易戰火前,特朗普總統給予中方幾次機會。例如2017年4月的首次習特會達成貿易「百日計劃」,雙方同意在百日內加速貿易對話,以解決中美貿易嚴重失衡的問題。然而,百日計劃最後以失敗告終。

「關稅人」特朗普在三十多年前就看清了傳統的貿易反制措施,例如對進口商品課徵反傾銷稅及反補貼稅,只是針對個別問題的救濟措施,無法達到全面阻止其它國家佔美國便宜的行為,及保護美國勞工及產業利益的目的。

特朗普採用了不同於過去幾屆政府的做法,援引十多年未用的救濟條款—《1962年貿易擴張法》第232條(國安條款)、《1974年貿易法》第201條(保障措施)及第301條款(不公平貿易救濟)。

四、四大戰場:太陽能板、鋼鋁材、301關稅、汽車

2018年伊始,特朗普總統在完成稅收改革後,開始放手推動貿易議程,重點在對抗中共的不公貿易行為,以下是今年中美貿易衝突的關鍵時刻。

《1974年貿易法》第201條款—家用洗衣機及太陽能電池與模組

2018年1月22日,美國宣佈對進口家用洗衣機及太陽能電池與模組,分別採取為期4年和3年的全球保障措施,加徵關稅稅率最高達30%和50%。後者對中國的影響最大。

《1962年貿易擴展法》第232條—鋼鋁製品

2017年4月20日,特朗普總統簽署備忘錄,要求商務部依《1962年貿易擴張法》第232條,對進口鋼鐵製品展開國家安全調查。

2018年1月11日,商務部長羅斯向特朗普遞交調查報告。

2018年3月1日,特朗普宣佈將對進口鋼鋁材加徵國安關稅。

2018年3月8日,特朗普簽署命令,對進口鋼、鋁製分別加徵25%及10%關稅,15天內生效。

2018年3月23日,美國鋼鋁國安關稅生效。

2018年4月2日,中共報復美國鋼鋁稅,對美國128項商品加徵報復性關稅,進口金額達30億美元。

2018年4月5日,中共向WTO控告美國鋼鋁稅違反《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1994)第1條到第3條、第19條,以及WTO《保障措施協定》(Agreement on Safeguards,亦譯防衛協定)相關規定。

2018年4月13日,美國正式回應中方就鋼鋁稅的指控,表示鋼鋁稅的採行係依據《1962年貿易擴張法》第232條,並不是根據《1974年貿易》第201條有關防衛措施的規定,因此其不是保障措施,中共的指控「沒有依據」(no basis)。另質疑中方4月2日採的報復措施的合法依據。

2018年7月16日,美國向WTO控告中共對該國鋼鋁國安關稅所採取的報復措施,不符合WTO規範。

2018年3月23日,美國鋼鋁國安關稅生效。(Lukas Schulze/Getty Images)
2018年3月23日,美國鋼鋁國安關稅生效。(Lukas Schulze/Getty Images)

《1962年貿易擴展法》第232條—汽車

2018年5月23日,美國商務部依特朗普總統指示,根據《1962年貿易擴展法》第232條展開進口汽車是否危及國家安全的調查。據報道,特朗普總統有意加徵汽車國安稅25%。

媒體報道,商務部的調查報告已提交白宮,特朗普總統尚未作出決定。

《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款

2017年8月,特朗普總統簽署備忘錄,指示USTR對中共展開301調查。

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根據USTR完成的報告及建議簽署行政備忘錄,指示USTR、財政部等行政部門對中共竊取美國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等不公平貿易行為採取三大反制措施:對至少500億美元中國商品提高25%的關稅;向WTO控告中共的侵權行為;限制中企在美投資。

2018年3月23日,美國向WTO控告中共,指其歧視性的技術規定違反WTO《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TRIPS協定)的規定。

2018年4月3日,USTR根據301調查結果,公佈擬加徵301關稅的500億美元中國商品清單,並徵求公眾評論。

2018年4月4日,中共表示如果美國對其出口產品實施301關稅,將對美國106項商品,包括大豆、波音飛機、汽車等(進口金額大約500億美元)加徵25%的報復性關稅。當天,中共向WTO控告美方對中國商品的301關稅措施。

2018年4月5日,特朗普總統表示,鑑於中方要採取不公平的報復措施,他已要求USTR考慮再對1,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301關稅。

2018年4月13日,美國在WTO正式回應中方就301措施的指控,指中方指控的是「美國擬議的關稅措施」(proposed tariff measures),這意味著中方很清楚地知道,美方尚未對中國商品採取301關稅,亦即中方(中共)指控美國違反WTO的措施並不存在。同時質疑中共擬採報復措施的合法依據。

2018年5月29日,白宮公佈中共不公貿易罪狀及美國已採的反制措施,特朗普要求USTR在2018年6月15日前公佈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25%的關稅,以及在2018年6月30日前公佈限制中方投資及出口管制清單。

2018年6月15日,USTR公告301關稅中國商品清單,計1,102項,貿易值約500億美元,其中340億美元(818項)定於7月6日加徵25%關稅。另外的284項商品,價值約160億美元,將完成徵求公眾意見程序後,再決定開徵日期及稅率。

在USTR公佈後,中共當天連夜趕製報復清單,計659項美國商品,其中545項比照美國先行實施,貿易值約340億美元。

2018年6月18日,特朗普表示,已指示USTR加碼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0%關稅。

2018年6月27日,特朗普發表聲明表示,已指示行政部門運用新法或所有現行法律,阻止掠奪性投資,及加強出口管制。

2018年7月6日,美東時間凌晨零時零1分對340億美元中國商品實施301關稅。中共則在北京時間7月6日中午12時零1分實施報復關稅,並向WTO提出追加控告美國的內容。

2018年7月10日,依特朗普總統要求,USTR公佈擬對華2,000億商品加關稅10%的清單,並展開徵求公眾意見程序,最快預計在8月30日完成。

2018年7月20日,特朗普表示不排除對所有進口的中國商品(價值約5,040億美元)加徵懲罰性關稅。

2018年8月1日,USTR考慮將擬對2,000億中國商品加徵的關稅,由10%提高到25%。

2018年8月3日,中共揚言對600億美元美國商品課徵5%到25%的報復性關稅。

2018年8月7日,USTR公告修正後的16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清單,取消5項原本列在清單內的項目。

2018年8月8日,中共公告修正後的160億美元美國商品報復清單,取消石油,並加上其它項目。

2018年8月23日,美國公佈對160億美元中國商品課徵懲罰性關稅,中共立即跟進,公佈對等值美國商品課徵報復性關稅。

2018年9月18日,特朗普政府公佈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清單,定於9月24日開始課徵10%懲罰性關稅,並自2019年1月1日起提高到25%。特朗普總統當天稍晚發表聲明表示,如果中方採取報復行動,他準備再對價值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特朗普在聲明中說:「我們已經非常清楚地說明了需要改變的內容,我們給中國更公平地對待我們的機會。但是,到目前為止,中國一直不願改變自己的做法。」

2018年9月18日,中共宣佈擬對600億美元美國商品加徵報復性關稅,並與美方同步實施。

2018年9月24日,中美的第二階段懲罰性關稅及報復性關稅生效。

中美貿易戰暫時停火

2018年12月1日,特朗普總統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阿根廷舉行晚餐工作會議,雙方達成90天暫時停火協議,並立即就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網絡入侵和網絡盜竊、服務和農業等結構改革進行談判。

如果未能在明年3月1日前達成協議,美國將對中國商品加徵新關稅,包括將目前的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10%懲罰性關稅提高到25%。

中國還同意大量採購美方農業、能源、工業和其它產品,以減少對美國的貿易順差,並且同意「立即採購」美國農產品。

此外,中方同意將芬太尼指定為管制物質,這意味著向美國出售芬太尼的人,將受到中國法律規定的最嚴厲懲罰。

2018年12月3日,美國財長梅努欽告訴媒體,中方在習特會上做出價值超過「1.2萬億美元」的承諾。

2018年12月11日,中共副總理劉鶴和美國貿易代表、中美貿易談判主談人萊特希澤及財長梅努欽舉行了三方電話會議。劉鶴計劃在2019年新年之後率團前往華府與美方談判。

2018年12月12日,《華爾街日報》引述多位知情人士的話報道,北京最高規劃機構和高級政策顧問正在起草取代「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產業政策,重點內容是淡化國家主導的角色,並對外國公司提供更多的市場開放機會。

2018年12月13日,美國農業部證實中國已向美國採購113萬噸大豆,終止近半年停止購買美國大豆的交易。

美國大豆。 (Scott Olson/Getty Images)
美國大豆。 (Scott Olson/Getty Images)

2018年12月14日,北京宣佈明年暫停對美國汽車加徵的25%報復性關稅三個月。特朗普當天發推文說:「中方希望達成一項重大且全面的協議。它可能會發生,而且會很快!」

2018年12月14日,美國正式公告,將針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提高懲罰性關稅的時間,由原本的美東時間2019年1月1日推遲到3月2日午夜12點零1分。

五、重中之重:劍指中共結構問題

特朗普政府今年為反制中共不公貿易行為連發數箭,重中之重是301關稅,直指中共傷害其它國家貿易利益的核心問題:國家主導產業政策歧視外國業者以及用不正當手段竊取它國知識產權。中共若想要確實解決與美國的貿易衝突問題,必須進行徹底的結構改革。

美國對華實施301關稅理由:中共四大罪狀

USTR去年8月依據特朗普總統的指示,對中共當局竊取美國知識產權展開301調查,今年3月發佈調查報告,確認中共當局的四大侵權行為。

第一,通過限制外資及行政審查和許可程序等手段,強制美國公司將技術轉移給中國企業,減損美國投資和技術的價值,削弱了美國公司的全球競爭力。

第二,限制及介入美國企業的投資和活動,包括限制技術許可條件。

第三,指導和促成中國企業系統性地投資及收購美國公司和資產,以獲得尖端技術和知識產權,並且對工業計劃重點發展的行業,進行大規模技術轉讓。

第四,在未經授權下侵入美國公司的電腦網絡竊取數據,包括知識產權、商業機密及敏感的商業信息(包括技術數據、談判立場以及敏感的內部通信)。

美國知識產權被盜委員會(Commission on the Theft of American Intellectual Property)在2017年完成的一份調查顯示,美國每年因假冒商品、盜版軟件以及商業秘密竊取造成的損失在2,250億美元至6,000億美元之間,這還不包括專利侵權方面的損失。

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ffice of 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2015年11月發佈的報告稱,黑客經濟間諜活動每年對美國造成的損失達4,000億美元。知識產權被盜委員會說,如果計入這個數值及增長速度,每年美國在知識產權竊取的損失達1.2萬億美元。

彭斯10月演講闡述特朗普對華政策及中共意圖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華盛頓智囊哈德遜研究所就中美關係發表演講,全面闡述特朗普政府對華政策,內容涵蓋中國(中共)的貿易、軍事、人權以及干預美國政治等多個領域。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華盛頓智囊哈德遜研究所就中美關係發表演講。(WATSON/AFP/Getty Images)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華盛頓智囊哈德遜研究所就中美關係發表演講。(WATSON/AFP/Getty Images)

針對貿易議題,彭斯說:「在過去17年,中國的GDP增長九倍,變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很大程度上得益於美國對中國的投資。」

「中國共產黨也使用了與自由公平貿易不符的一系列政策,包括關稅、配額、貨幣操縱、強制技術轉移、知識產權盜竊以及工業補貼。這些政策建立了中國製造業的基本,而以競爭對手特別是美國的利益為代價。」

「中國(中共)的行為給美國帶來了巨大貿易赤字,去年這個數字是3,750億,幾乎佔我們全球貿易赤字的一半。就像特朗普總統本周說的,我們在過去25年重建了中國。」

「中國製造2025」計劃 美國關切

彭斯在10月的演講中提到,中國共產黨通過「中國製造2025」,試圖控制全世界90%的最先進工業,包括機械人、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

「為了贏得21世紀經濟的領導權,北京指導其工業官員和商界以任何方式獲取美國的知識產權–這是我們經濟領導力的基石。」他說。

彭斯指責中共要求想在中國做生意的美國公司交出他們的商業秘密,也要求並支持中企對美國公司的併購,以獲取他們的創新技術。

「最可怕的是,中國(中共)的安全機構掌握了大量竊取美國科技的能力——包括最先進的軍事技術。使用這些偷竊的技術,中共正大規模地化犁為劍。」彭斯說。

習特會後,中共開始採取一些措施釋出開放信號。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12月13日表示,中共的這些措施只是「恢復原狀」,取消對美國的報復措施,美方唯一可以接受的談判結果是,「能夠保證北京終止不公貿易行為,進行徹底結構改革的協議。」

中共積極推動軍民融合(military-civil fusion),支持軍民機構合作發展人工智能。對西方國家來說,這是一項警訊,也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共採取更為強硬立場的動機之一。(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中共積極推動軍民融合(military-civil fusion),支持軍民機構合作發展人工智能。對西方國家來說,這是一項警訊,也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共採取更為強硬立場的動機之一。(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從我們的觀點來看,我們現在必須做的就是堅持立場,保持強硬態度,專注於談判目標。」納瓦羅說,「對美國、全球及中國來說,這個目標就是北京確實進行徹底的結構改革,結束所有擾亂全球經濟的做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