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央行日前發佈一份評估金融穩定性的報告,稱中國金融系統總體風險可控,但報告披露的中國住戶部門債務數據,顯示中國民眾的財務狀況可能並不穩。

中共央行11月2號發佈《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8)》,稱「中國經濟金融體系中多年累積的周期性、體制機制性矛盾和風險正在水落石出」,但金融運行總體穩定, 「不會發生系統性風險。」

報告承認,一些「灰犀牛」(比喻大概率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性質的金融風險可能仍將釋放。該報告雖未言明誰是「灰犀牛」,但在專門設置的「住戶部門債務分析」專題中指出,中國住戶部門債務水平呈不斷上升趨勢,個人住房貸款保持較快增長,而且短期消費貸款在2017年高速增長。

央行報告的結論是,與其它國家相比,中國住戶部門債務風險並不突出,只是債務增速偏高的趨勢應引起關注。

不過,非官方的經濟學家們並不這麼認為。知名財經自媒體「葉檀財經」發文分析稱「鼓勵年輕人過度借錢消費,會害死一代人」。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原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發展室主任易憲容也撰文指出,央行報告將中國人的債務風險與外國相比並不恰當,中國民眾債務快速增長,最終可能引發更大的金融風險。

「三不同」決定中國人債務風險有多高

央行報告披露了觸目驚心的數據,但得出了「令人安心」的結論。

根據央行報告披露的數據,2017年末,中國住戶部門債務餘額40.5萬億元,住戶部門槓桿率(債務餘額/GDP)49.0%,低於國際平均水平(62.1%),尚未突破65%的金融穩定線。

央行報告同時披露,2017年末,中國住戶部門負債收入比(債務/可支配收入)為112%,但償債比率(當年應還債務本金與利息之和/可支配收入)為9.4%,處於國際平均水平。

央行報告通過與國際對比,暗示中國住戶部門債務風險可控。不過,中共治下的民眾債務風險,與世界其它主要經濟體相比,有三個顯著不同:

其一,居民收入在GDP中占比低。

中國民眾的可支配收入在GDP中占比,去年才達到44%,遠低於發達國家65%~70%的水平(美國去年該比例為65%)。

其二,中國民眾的負債主要是房貸。

央行報告指,2008~2017年,個人住房貸款餘額從3.0萬億元增至21.9萬億元,佔住戶部門貸款餘額的比例保持在45%~54%。而這一數據僅核算了中國人從商業銀行中獲取的貸款,並未包括住房公積金貸款和消費貸、網貸等其它可能被用於買房的負債。也就是說,中國人真實的房屋負債,在整體債務中的占比遠超50%。

其三,中國人很多都是掏空夫妻雙方的父母、以及爺爺奶奶、外公外婆 「六個錢包」的積蓄,才能支付首付,貸款買房。

據自媒體「口岸財經」對中國城鎮居民購房支出與收支結餘的分析,2016~2017兩年中,中國民眾當年省吃儉用結餘的錢,幾乎全部用於購房開支;而到了今年上半年已徹底入不敷出,中國人必須啃老本才能維持生計和房屋。「口岸財經」分析了1998~2018年的累計購房支出與收支結餘數據,發現截至2018年上半年,整體上中國人為了房子已經啃掉了八成的老本。

這意味著,中國人傾盡三代人的財力、所承接下的房貸重擔,實際上主要是一代人來抗。更糟的是,已扛不住了。

以上這些不同之處,決定了中國民眾真實的償債壓力(債務風險),比那些經濟指標所反映出的,要高得多。

中國人房債「壓力山大」

央行在報告中也承認,中國民眾的債務壓力主要來自樓市。

該報告指出房貸收入比(個人住房貸款/可支配收入)從2008年末的22.6%,增至2017年末的60.5%。該數據的變化,反映出中國人的個人房貸增長遠遠超過收入增長,房屋貸款對家庭開支的壓力越來越大。

但高房價帶給中國人的債務風險,並不僅僅來自個人房貸,還有飆升的消費貸款。

央行報告披露,短期消費貸款在住戶部門債務中占比不斷提升,尤其是去年,不到一年時間,短期消費貸餘額同比增速就從1月的19.9%漲到了10月的40.9%。

猛增的消費貸款流向哪兒?央行報告認為,高房價抽空了居民消費力後,迫使中國人利用短期消費貸款維持消費水平,甚至有部分購房者用消費貸款作首付來買房。

另據易居房地產研究院統計,2017年3月~9月,至少有3000億元的消費貸流向了樓市。

雖然央行去年底就指令商業銀行嚴查違規消費貸,但在個人房貸收緊的背景下,中國人利用消費貸買房的情形似乎並未改善。

2018年10月底,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發佈《2018年第三季度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報告》,指出中國家庭債務結構繼續發生變化,短期貸款增長與居民消費增長之間不匹配,顯示中國家庭可能在使用短期貸款支付房子首付或房貸。

「三分之一中國家庭債台高築」

以上都是對中國居民部門整體上的宏觀分析。而針對中國家庭的微觀分析,可能更貼近百姓生活,例如西南財大中國家庭金融調研中心,多年來對中國家庭所做的抽樣跟蹤調查。

該中心2017年12月發佈報告,指中國家庭債務負擔分佈極度不均,超過三分之一的家庭屬於高負債家庭,即債務收入比大於4。

西南財大報告強調,低收入中國家庭債務負擔過重,其中最低收入20%人口的債務收入比高達13.7,負債比年收入要多出近13倍。

西南財大報告還指出,中國工薪家庭資產結構中,房產占比78.2%,一旦房價大跌,中產階層將受重創。

「葉檀財經」也指出,低收入高負債買房家庭的債務風險極高,一旦工作出現風吹草動,房地產市場下行,這種家庭就像脆弱的小船,第一個被撕碎。

高負債五省市 房貸未來或更「緊」

央行報告針對「水落石出」的這些風險,提出一些建議,例如挑出了住戶部門槓桿率、債務存款比以及債務收入比,全都超過全國平均水平的五個省市(上海、浙江、廣東、福建、重慶),要求加以關注。

被央行盯上的五省市,預料未來或被重點「照顧」。在個人房貸整體被收緊的背景下,上海、浙江、廣東、福建、重慶五地的銀行,未來在個人住房貸款的審核上,很可能會更加慎重。

不過,易憲容更擔心三四線城市居民的債務風險。易憲容認為,中國銀行系統在評估房貸風險時,一般是按照房價只漲不跌將住房貸款視為優質資產,但無論政府如何托舉樓市,樓市泡沫終究會破滅,中國居民的債務風險最終會引發更大的金融風險,而這個最弱的環節可能就是三四線城市居民快速增長的住房按揭貸款。

另外,央行還建議金融機構加快推進消費信貸管理模式、嚴厲打擊挪用消費貸款,預期商業銀行會加強對消費貸款的追蹤管理。中國人以後再想利用消費貸買房,估計會越來越難,同時短期償債壓力或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