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目前除了面臨以美國總統特朗普為首的西方世界圍堵,在大陸社會各階層亦怨聲載道,紛紛維權抗爭,民眾開始認清並拋棄中共。專家認為,現在中國社會民怨達到了沸騰的地步。

中共政權正處在內外交迫的窘境,在國際上,美中貿易戰打響後,特朗普步步進逼,除徵收關稅外,還包括制裁中共軍隊高層、通過《入藏互惠法案》和考慮就新疆拘禁營對中共實施制裁等等。同時中共還面臨包括澳洲、紐西蘭、加拿大、歐盟等西方世界就滲透問題的防堵。

中國問題專家、澳洲悉尼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國際研究學院中國部主任馮崇義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特朗普貿易戰的所有動作,是體現整個西方社會、西方政府對中共政權認知的重大改變。他分析:「按照特朗普最近在聯合國的講話就想要號召全球來阻擊社會主義,這代表他們整個思想和戰略的大轉變。」

同時在中國國內,社會問題層出不窮,各地的維權抗爭活動此起彼落。

被釘牌維權律師組團

被吊銷執照的維權律師們成立律師後俱樂部。(網路截圖)
被吊銷執照的維權律師們成立律師後俱樂部。(網路截圖)

中共加強對維權律師群體的打壓,2015年發生「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維權律師王全彰至今杳無音訊,江天勇律師、余文生律師等人再被關押,隋牧青、文東海等律師陸續被吊銷律師證。

在十一國殤日前兩天(9月29日),多名被中共司法局吊銷律師證的維權律師成立「中國律師後俱樂部」。發起人、原廣西百舉鳴律師事務所主任覃永沛表示,「『律師後』的意思,就以前是律師,不能做律師了,就是律師後。」他說發起「俱樂部」還有另一層意義,就是「祛除恐懼,再戰江湖」。

維權律師謝燕益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這可以說是一次反迫害的舉動。如果想改變極權奴役壓迫,要有堅強的意志,需要更多人的覺醒。維權律師作為反迫害一種堅定的力量,這種信念是中共無法改變的,意志也是堅不可摧的。隨著人心的覺醒,會有越來越多人去追求自由、尊嚴、人權。」

另外,中國退役軍人維權運動也如火如荼。「十一」前夕,全國老兵借烈士紀念日(9月30日),在各地陵園聚集,用祭拜方式展示其陣容和力量。單河北一地就有多個地點有逾千人聚集。

P2P難民維權不停

今年以來大陸P2P金融平台集中「爆雷」,涉及的資金難以計數,受害人逾千萬人。因此「十一」敏感日,P2P金融受難群體也再次成為中共「維穩」的重點對象。

其中一位受害人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平台「爆雷」後,她去自己當地派出所、平台所在地的派出所報案,但警方從來不給她任何回覆。當知道她8月6日要去北京上訪,當天晚上就去到她家中,不顧她有幼兒,進門就用非常惡劣的態度要求她前往派出所。當天她到派出所被訊問至半夜12時。翌日上午警方又打電話讓她去警局,遭拒後兩名警察立即上門貼身看管。「甚至通過我所在的單位直接對我施壓,不要去維權。」

另有金融難民向本報表示,「通過這次P2P爆雷事件對中共失望透頂,如果有武器,真想直接幹了。」

還有人透露,P2P平台之一「銀豆平台」的受害人提前9月30日就開始去資金流向的公司維權抗爭。

民營企業面臨寒冬精英開始覺醒

有網民盤點最近民營企業遭遇寒冬說,「海底撈創始人張勇改國籍,張小平逃離國企,萬科大喊救命……精英階層充滿焦慮,民營企業心神不寧,商人巨富轉移資產,小民努力移民,每個人都在掙扎求存!」

近日抵達美國的上海企業家胡力任向本報表示,現在社會上很多人已經丟掉對中共政權的幻想,開始覺醒。牢籠式的管理會更加深內部仇恨,社會矛盾激化總有一天會演變成一場革命性的暴動。

他強調:「歷史的潮流會淹沒專制統治,只是需要點時間,我相信我們能看到。希望執政70年就是他們的句號。」

多國海外華人團體中領館前反迫害

「十一」被海外華人稱為國殤日。紐西蘭率先拉開全球紀念國殤日序幕,他們在奧克蘭Aoter廣場展開行為藝術,並進行控訴中共罪惡的演講,在中共領事館前焚燒中共國旗等。

而大洛杉磯地區也組織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抗議活動,據悉有上百輛汽車包圍了中共駐洛杉磯總領事館。世界各地還有很多華人團體聚集在各自的中領館前進行各種抗議行動。

馮崇義認為,現在中共政權深陷危機,內外交困,包括現在搞的國進民退引起了很多不滿,達到民怨沸騰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