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日,大陸17個城市的P2P難友同步上街維權,各地警方如驚弓之鳥,全部出動,嚴陣以待,有地方的難友被抓。

據悉,此次同步行動時間為10月1日下午3時許,17城市包括北京(王府井步行街南端)、上海(南京路步行街第一百貨門口)、廣州(北京路天河城百貨門口)、杭州(延安路杭州百貨大樓門口)、南京(新街口百貨門口)、南昌(廣場北路成萬達廣場)、合肥(舉證河路步行街閤家福超市門口)、成都(春熙路步行街,孫中山銅像附近)、重慶(解放碑廣場)、武漢(水果湖步行街中百倉儲門口)、長沙(步行街黃興廣場)、南寧(青雲街萬達廣場)、福州(五一廣場)、昆明(金碧路金碧廣場)、鄭州(二七廣場)、濟南(泉城廣場)、石家莊(永輝城市生活廣場)。

有影片顯示,各地現場氣氛熱烈,有的地方人山人海,難友們舉標語、喊口號,甚至下跪等,各地都有調動大批警力現場「維穩」,多地難友被抓走,目前被抓人數還未統計。

有難友透露,參與此次維權的難友人數至少有數千人,甚至達到上萬人。

武漢一名難友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武漢現場人數非常多,警方封鎖步行街,只准進不許出,「警察把進到步行街的難友打散,粗暴地抓人,抓了三四個人,還有一位婆婆因家裏有病人要照顧給放了,被抓的人在拉扯過程中有受傷。」

合肥一位難友則說:「警察將現場圍住,不給進去,帶頭的都被警察抓了,也動手了。」

據了解,合肥官員有在現場出現,在大劇院與難友們見面會談,但是散會後警察開始抓人。

上海現場也是人山人海,當地警方強行鎮壓,一位難友表示:「我去的時候有些人已經被抓了,具體情況也不大清楚,警察應該有百八十人,有難友喊口號,警察就抓人。」杭州等地也有人被抓。

北京更是戒備森嚴,現場難友根本無法聚集,警察比難友人數多,天安門周邊地鐵站、公交站全部禁止停車,隨處都是查身份證的警察。

10月1日,大陸17城市的P2P難友同步上街維權,各地警方如驚弓之鳥。圖為杭州現場。(受訪者提供)
10月1日,大陸17城市的P2P難友同步上街維權,各地警方如驚弓之鳥。圖為杭州現場。(受訪者提供)

10月1日,大陸17城市的P2P難友同步上街維權,各地警方如驚弓之鳥。圖為杭州現場。(受訪者提供)
10月1日,大陸17城市的P2P難友同步上街維權,各地警方如驚弓之鳥。圖為杭州現場。(受訪者提供)

難友們透露,他們的維權將持續進行,大紀元記者將隨時關注跟蹤報道。

自今年4、5月份以來,大陸各地P2P平台紛紛爆雷,難友們數月的維權無任何結果,讓他們陷入徹底絕望之中,已發生多起自殺等悲劇事件。

北京的廖女士自稱自己是「踩雷大戶」,她兩年來一共投資了數百個平台,目前爆雷的平台達到數十個,而且其它平台還在持續爆雷,讓她近千萬元血本無歸。

她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她的投資經歷。

兩年前由於當局政府鼓勵民間借貨,為其站台,大陸P2P平台如雨後春筍,一時間有數千家平台出現,相互之間進行著激烈的競爭,不斷地推出各種優惠活動。

她說:「錢都是像滾雪球似滾出來的,誰一下子有這麼多錢,我這個平台一筆錢到期,我退出了,但是可能剛好平台又推出優惠活動,很誘人,我又繼續投進去。」

「但是你不知道甚麼時候跑路,有的平台剛開完債權人見面會,最後一批收割,沒有任何徵兆,有的包括平台裏的工作人員自己都不知道,第二天所有高管集體失聯。」

她繼續說:「過程中我也擔心過,但是這個東西就像吸毒一樣,你一旦吸上了就很難戒掉,可以說一旦上了這個賊船,就很難下來了。有一種僥倖心理,鬼使神差地總是吸引你繼續投。」

最後,耗時耗力的維權讓她看透了社會的陰暗、看透了政府(中共)的本質。

「目前的這個狀況是老百姓跟政府的一場博弈,實際上就是政府不解決問題,所以現在看誰能耗得過誰。因為是政府倡導的,現在收緊也是政府所為,應該政府買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