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湖北農村,幼年時家境貧寒,那時,當地女孩一般都沒有讀書的機會,而我卻因父母的疼愛,加之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一所專業院校。畢業幾年後又調往北京工作。鯉魚躍龍門,山裏飛出金鳳凰,當時的我自信滿滿,無限歡欣:自己的奮鬥沒有白費,終於改變了自己命運。

然而,世事無常,正當我春風得意之時,厄運已悄悄降臨。從二十七歲開始,我不停地生病,經常發燒,有一次發燒咳嗽持續了一個多月,醫生診斷說肺部有陰影。從那以後,我就反反覆覆發燒,反反覆覆住院。

六年漫長求醫路

1994年冬天,醫生懷疑我得了肺癌,讓我住院手術。真是晴天霹靂!把我嚇懵了,那年我才三十歲出頭。所幸進一步診斷,改為支氣管內膜結核,不用做手術了。我在結核科一住就是三個月,肺部陰影並沒怎麼吸收。醫生說我右下肺不張,等於是壞死了,後來又說右下肺纖維化了。

住院治療中,我舊病未好,又添新病——患上了慢性乙型肝炎,還有嚴重的神經衰弱、失眠、胃炎等等,除了手腳沒毛病,全身哪兒都是病。我整天大把大把吃藥,打針打得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卻沒甚麼效果。

我一向相信科學,可是六年的漫長求醫路,我看不到希望,倒是感覺離死神越來越近。醫生很無奈地對我說:「你辦病退吧,你以後也沒法正常上班了。」這等於是明著告訴我:治不好了。

我怎麼辦呢?這些年來我一直在同疾病抗爭,我積極配合醫生治療,每天散步鍛練、練各種氣功、求神拜佛,能做的我都做了,可是無論怎麼掙扎,現實卻沒有絲毫改變。眼下的我,身體垮了,丈夫離開了我,單位精簡整編,我在被減之列……

苦苦奮鬥得來的一切都失去了,我萬念俱灰。仰望蒼天,我還有生路嗎?

第一次明白當人的目的

絕望之際,1995年3月,一位經常給我打針的護士給我介紹了法輪功。一聽說是佛家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我當時就想學。當天晚上我就去了煉功點。

煉功點正在播放李洪志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真是很神奇,聽著聽著,多年來壓在我心頭的那種絕望情緒消失了,心一下子空了,感覺很舒暢。從大法中我第一次知道了,我所經受的苦難都是自己生生世世的業力所致,第一次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歸真。

在大法中淨化自己

第二天,我去煉功點學習法輪功的五套功法,感覺暖暖的能量包圍著我的全身,有病的地方在往外冒涼氣。煉完功往回走的路上,我感覺到從未有過的輕鬆,太美妙了!

兩天後,煉功點一位同修把自己看的《轉法輪》借給了我,因為當時這本書供不應求,請不到。我流著眼淚一口氣看完了,真好!這就是我要找的,我要修煉!我想,即使我業力大、修不成,也沒關係,我就是要在大法中淨化自己,把自己弄乾淨些,再乾淨些。

一個清晰的夢境

沒過幾天,我做了一個十分清晰的夢:我身處一個很深很深的山谷裏,四周寂靜無聲,不遠處站著一個男人形像的鬼魂。我恐懼萬分,心裏呼喊著:「師父救我!師父救我……」我立即感到有一雙大手拉著我,穿過層層迷霧,向上飛昇,飛昇,很久很久才到達亮麗的地面……

醒來後,我真真切切地感到師父把我從地獄裏撈起來了,我重獲新生!

修煉大法後,我從內心感到喜悅,久違的笑容又回到了臉上,身體也發生了巨大變化:我能正常吃飯了,能睡覺了,還真像《轉法輪》中說的那樣「感覺到一身輕」。

我遇到一位曾患肝硬化的醫生,她也是通過修煉法輪大法重獲健康的。我和她談到我原來肝不好,還有肺纖維化。她說,按照現代醫學的說法,這兩種病都是絕症,慢性肝炎發展下去就是肝硬化、肝癌。肺纖維化一般活不過十年。如今,二十多年過去了,我仍然健康地活著,現代醫學的結論被活生生的現實推翻了,大法創造生命奇蹟!◇